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J3】【人生可逃/花羊BG】现代番外《思无邪》END


 

原案/图:@王武莫虫之 我家阿莫, 请到LOF珷蟇之 支持原画_(:3」∠)_

阿莫放设定了,我就来放文嘻嘻嘻!

——————————————————————————————

 

 

李停其实也没有料到自己到头来还是接受了白天。

她喜欢的是李敏,或者说李敏那种类型的男人。有魄力,英俊潇洒,身体里面有一头蓄势待发的豹。

但是李敏是她的小舅舅,而且他是个基,而且他结婚了,对象是个叫严小峰的比小女孩儿还萌的每天扎头发绳都不重样的画家。

一开始白天对李停表示出兴趣的时候,李停是不答应的。

脑子又不是被驴踢过,她高二,他都三十了,怎么看也不可能是良配,但是白天到头来还是成了跟她签手的那个人。

 

李停几乎不记得白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身边的。

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她都不那么记忆分明,以至于白天一度在她的记忆里是模模糊糊的一个造型。

白大夫?大概就是……一个鹅蛋顶着黑面条?

其实游戏里的相遇记得更清楚,父母出国工作,从小成长在小叔叔身边的李停,课余玩儿游戏是当然的。

剑侠情缘三这个游戏和所有网游一样有BUG,而且层出不穷,而且匪夷所思。

那天李停的小道姑站在一线天门口看着恶人谷的杀浩气盟,天罗在旁边放机关,转一圈儿死一个,转一圈儿死一个。

有个浩气盟的万花男从远处跑过来,中了个减速控然后被弩射死在地上。

其实李停压根儿没有注意到这个人,芸芸众生之一而已。

但是芸芸众生站起来,出了BUG,那花哥弯着断了的腰顽强地朝一线天的井口滑过去,双膝着地,仰面朝天,关键是脸上并没有五官,而是飘荡着万花谷引以为傲的黑长直假发。

长长的黑发穿过我的脸。

李停挑起眉,所以说放暑假半夜打什么游戏?鬼无处不在。

李停那时候号小,所以只是中立,鬼溜到她跟前又死了,她一看头顶的名字:白天。再看看自己队里,果然也有这样一号花哥。

奶呢!奶进来没有,风在吼,马在叫,队友在咆哮。李停看准这人起来的当口落了个无敌,断腰花进了本,加了好友。

 

后来跟白天见第一面的时候,李停并不知道眼前高高大大却梳着清汤挂面妹妹头穿白大褂的医生就是游戏里水得令人发指的离经花,她当时想的是,好一个变态。

然而变态却是哈狗帮的御用医师。

白天在游戏里就喜欢缠着李停,从一线天缠到了浮香丘,从大战队缠到了五五竞技场。

李停本来是不想搭理人的,但是白天很热情,他总是问道姑你在干什么?要不要我陪你?

大部分时候,这人很烦。但是李停是个学生,玩儿的空闲不多,她在的时候,很多人却不在。

即便是李敏,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会有空跟自家侄女玩。

所以有时候李停也会回应,问问白天在干什么。

 

白天一般表现都特别积极,几乎可以说分分钟就会神行到李停身边,后来李停知道原因,此万花胸无大志,每天做完日常关了阵营就在五毒吭哧吭哧挖宝,每次他问李停的时候,通常骑着他那匹已经被时代所摒弃的脚力80%的马商任务附赠小破马,驰骋在五毒挖宝的旷野上。

难怪分分钟到,神行随时准备着。

后来白天很严肃的说,我也不是只会挖宝的,我还会在苍山洱海挖皇竹草。

李停觉得也没有什么所谓,人各有志,何况白天挖出来好几次藏宝洞都秒甩组队,ROLL到过一些可以卖个几万金的好东西。

但是等到有一天李停发现白天混进竞技场55的革命队伍时,她第一次体会到了,猪队友就是敌人的真切含义。

配置是一个苍云,一个丐帮,一个天策,两个纯阳,一个花奶。

开场二十秒内白天必跪下,躺在地上睁着无神的双眸看着队友鸡飞狗跳。

跟严小峰轮流落无敌是什么感觉?白天出来在队聊抠字儿:真好,你们都不需要奶。

白天就像一个抱着人大腿的考拉,搂着还不放。

白天,职业万花,内功离经,作用,祭品。

献祭白天是常态,不,是他主动被献祭。

柳元一出战场门就开了白天的仇杀,被隐元武卫摁在地上揍得口鼻流血还喊着老子干死你白大夫。

李停好友频道就炸了:柳副帮主这是你仇人吗,我帮你悬赏啊!1438怎么样!

 

其实白天真人是很英俊的,撇去他的妹妹头不提的话,他身高一米九,穿着白大褂,长着高高的鼻子,爱笑的眼弯成两个月亮。

但是妹妹头无疑和性别格格不入,白天伸手一捋掉在脸旁边的头发,发飞扬心飞扬,李停就觉得,最好还是不要跟他有任何关系的好。

但是所谓卖队友,不管是游戏内还是外都是有的。李敏介绍给白天,这是停停,就是游戏里面的小道姑,我侄女。

白天就是嚼软了的口香糖,贴在道姑的黑发上扯不下来了。

停停~~停停~~~停停唷~~~~你理我一下嘛!

你想追我吗白大夫?

李停十七岁,性子是这个年岁一般女孩没有的安静,还有高和冷。

她问他,他走在她后面,停下脚步,愣一愣神。

 

其实我没有想那么多,停停。

高高大大的男人温柔地说着,脑后扎着一个叮叮猫。

是小绵羊的花样,暑假里他受了李敏严小峰柳元一顾白的委托,照顾陆不开和唐若花,两个妮子跟她一样,被寄养在李敏这儿,但李敏有了情儿,就有些受不了无孔不入的孩子。

我就是想多看看你,跟你多说说话。

李停的手指摩挲着粉色的书包背带,夕阳下扎起头发的男人有一种奇妙的利落,他没有穿白色的袍子,只是一身普普通通的休闲装,她忽然发现他腿很长,脸很年轻,并不像有三十岁。

不过还是比不上小舅舅。

李停张开石榴红的嘴。

“变态大叔!”

她说。

转过身去踢踢踏踏的走,男人在后面喊,停停走慢点,先去接若花和不开。

 

李停其实一直不怎么给白天好脸色,甚至在她跟白天求婚那天。

但是变态大叔随叫随到,一直陪在她身边。

白天的特技就是随时可以神行。

李停虽然觉得这个大叔很麻烦,但是事实上白天也很方便。

比如她被姨妈精盯上走不了路,李敏和柳元一又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白天会来学校接她,把她背在背上,从教室楼上一步一步走到校门口去。

他会用长长的手指按她止疼的穴位,他的手指很暖很温柔。

 

你为什么留着妹妹头呢?变态大叔。

李停问白天,他只是笑,没有回答。

后来老年痴呆发作得有点昏天黑地的白老爷子给了她答案,老爷子看着她,叫别人的名字。

她说我不是那个人,老爷子就翻出钱包里的照片,一个清丽逼人的女子,有冷清干净的眼,像她,虽然只是气质。

白老爷子说,你怎么都忘啦?看看你这记性,昨天非得给天儿剪了个妹妹头,他是个男孩儿,可你就喜欢把他打扮成个小姑娘,就这么好玩儿?

 

白天的头发一直保持那样,一个奇怪的及肩的妹妹头。

游戏里叱咤风云的大万花白椴对找上门来的小道姑说,咦?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那是我和白天的妈妈,生了我们之后身体就不大好,我们几岁的时候她就去世了。

喂,变态大叔。

李停神行到白天身边,叫住正在掘地三尺的万花。

你是不是想追我?

 

【白天】摸了摸【李停】的头。

你还小。

他说。

显示器外的李停握紧了拿鼠标的那只手。

 

大叔。

嗯?

洗干净脖子等着。

啊?

等着就是了。

咦,停停你说明白啊,你怎么走了,我去神行到哪儿了?加我进队……喂……

 

很多年后李停站在莱茵河畔。

她对白天说,白大夫,我不想跪下来,因为我们中间有一团狗屎。

然后她打开盒子,露出一枚镶钻男戒。

脖子洗干净了吗?

啊?

我说过的,等着。

啊?

白天,做我的老公吧!

 

那天李停站在苍山洱海高高的山崖上,对被自己召唤过来正在勤奋挖马草的白天说,我好无聊啊,我们跳崖吧!

她蹦下去,看见白天也跳下来。她用了个小轻功,白天吧唧摔死在她旁边,扁扁的。

她说你怎么这么傻。

他说,停停你笑了,你开心就好。

 

少女不知情滋味,思无邪,心已动。

 

END

要是有人想看的话

我会写花羊古代和现代的各种故事的(づ ̄ 3 ̄)づ

评论(59)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