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3】【羊策】人生可逃系列之《鹤顶红》 4

 

 

原案/图:@王武莫虫之 我家阿莫, 请到LOF珷蟇之 支持原画_(:3」∠)_

好喜欢小峰TAT

————————————————————


严小峰X李敏


前尘往事诉不尽,不如生吞鹤顶红

 

4

 

严小峰险些死过,然而到头来却没有死。

或许是这样,他益发大胆起来,别人说的话总是容易相信,又因为能耐过人,到底就有些刚愎自用。

师父或许是看出来了的,许多年后他方才发现这一点,师父的眼总是看着他,定定地,如今想起来,是师父想他去问他。

师父,你为何盯着我呢?是否有什么想要告诫于我?

他原本应该这样问,然而到底也没有问。

他是那样的一个小道士,喝了千年鹤妖的精血,额间多了一线红,却没有撕扯开什么天眼,一路懵懂地相信了自己看到的自己听到的,就那么走过去,走到一座坟前,一株树下。

鹤闲云喂他精血时在风雪中说,你我有缘,将来你必然比常人长寿一些,若悉心修炼,未尝不能一窥仙道门径。

然而妖仙不曾说,活得久也是一种难过,如饮黄连,不可言。

 

严小峰在李敏的帮会里养伤,大唐长安,即便正值动荡,仍是最繁华的去处。

然而严小峰的兴致却不在墙外。
街上的小娘子新流行了哪一家的罗裙,又时兴了画什么颜色的眉头,长安西市坊子里的舞姬开价三千金子一曲,狼牙军又逮捕了哪一个忠良杀了人家的头,这些严小峰全然不管。

他是山上下来的,是看着冰里冻的红果子就挪不开步陷进雪地里的傻狍子,是痴痴呆呆心心念念只想着那一个人的年轻人儿。

他如一张白纸,被李敏红色的枪上的璎珞蘸了墨拓上了深黑的痕,从此再也不能摆脱。

 

他站在大校场边上看着,那么多来来回回的人,黄的粉的红的黑的,他只看得见李敏,那一团银的红的错在一起的火。

白天是个怪人,其实怪人在这帮会中甚多。大约因为帮主李敏性子洒脱,渐渐聚集起一些看似莫名的人。

白天同严小峰说,我们帮主乃是长安城的这个。伸一个拇指出来晃一晃,然而又笑道,他如今已经退隐,若是在正当时的时候,那便是人山人海的架势。

其实到了这时候人仍然多,年节时来的更多,是找李敏讨教的,却也不都是。

白天把手袖在羊皮裹袍里,他的眼细细的长长的,像春天里柳树的叶子,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柔,与他日常里的乱七八糟却是两极。

严小峰眼里看着李敏,耳朵里听着白天的胡咧咧,就晓得了这年关子里上门讨教的其实都是真心来探望李敏的人们。

都是帮主扶过一把的人,江湖事自有江湖的规矩,滴水之恩子当涌泉相报。人家年节便提着东西上门,说是讨教比划,其实不过各自看一眼安心。

白天细细地说着,声音里巧着一抹笑,淡淡地凉,只是天儿冷,严小峰便也不怎么听得出。

也有的,今年来了,来年却不见人影。

咦?莫非是断了往来?

也算是吧!白天用小指掏掏耳朵,朝着战得热闹的校场吹一口气。

人死了,可不是就断了?

白天嘿嘿笑着。
人死如灯灭啊!小道长,死了的人就渐渐的被忘了,一年不来有人问,两年不来有人问,多几年大家都知道怎么个事儿了,便没有人会再问,这人就真的死了,一干二净,一了百了。

白药师太悲观了些,人生在世,总会留下亲缘血脉,若是之后有了子孙,仍然会去祭祀。

然而不过一个符号。

白天袖手旁观。

一个符号而已,一个名字,一个不存在的人,到头来谁也记不住。扫把星亮吧!白昼皆可见,但是扫把星飞过去了,谁还记得它有多亮多大?

若有一天李帮主不在了,多少人会一直记得他?

天长日久之后,也不过朽成风沙。

 

说完这些白天忽然跳起来——哎呀我火上还炖着养颜的汤!停儿停儿,千万别叫它糊了,不然送什么去给我的停儿唷!

白天跑了,一转眼便不见。

严小峰看着白天的背影,又看了看台上的李敏。

那西湖来的藏剑山庄的弟子对他一拱手。李帮主,厉害厉害!

李敏爽朗地一笑,阳光映着他的眼珠子,深深的褐就变成暖金色。

过奖过奖!

他只是这么说,严小峰已经看得痴了。

 

夜里大伙儿吃了饭食,严小峰搁了碗回了房,在屋里来回转圈儿,冷不防有人开门进来正好撞上。

屋里点着白的蜡,蜡是比灯油贵重的东西,羊脂白玉似地散着蜜的香。

严小峰扶着人的肩看着,看得咕嘟吞口水。

师父说舌顶上颚,弹生玉津,轻漱强咽有咕咚之声,直入丹田乃养生之道。

然而他只觉口干舌燥,李敏闯进来,没有甲没有胄,只有一身软的便袍,他便想着什么金风什么玉露,什么一相逢什么胜却了无数。

话有千千句,心有万万重,到了嘴边舌头平白短一块,说出来只得两个字——阿敏。

 

什么三清在上呀?

什么玄天玉帝西王母?

是鹤闲云在小遥峰顶说,那石头里面蹦出来的猴子偏要逆天而行,不许吃的桃儿偏偏要吃,有那一身本事,管他什么神佛禁忌?打一个天下出来便是了!

阿敏,阿敏……

他只是傻乎乎地喊,都忘了问他怎么来了,只剩下满腔喜悦。 

李敏凑到他跟前,鼻尖儿对着鼻尖儿,手指却捻着小道士毛绒的脸皮。

怎么?不愿意我来?

怎……怎么会……

他被他拧着傻笑着,开心都来不及了,敏哥,阿敏,我以为你不会来呢……

 

还是白天撂下的话起的因。

我们帮主好吧!再好你也最好别离他太近乎,就算是为你自个儿好吧!

打从那日里之后,他时时也在想,有什么不好呢?

李敏那样好,是又强又美的男人,比之山上不化的积雪,比之三清道殿里的祖师爷雕像,那般又热又硬又软,又让人服气的人,有哪儿不好?凭什么不好?

儿时他问过鹤闲云,妖仙比他大不了多一点儿的手覆在他后心,缓缓地渡来真气。

严小峰嘴里落空,就忍不住问,为何凤凰终究栖于梧桐之上呢?别的树不也一样的么?

一切不过本心之意。

鹤闲云说的话那时他听不懂,所以他问,仙师,本心又是什么呢?

本心便是你胸膛里跳的那玩意儿,人都有那东西,我也有,不过或许有一些不同罢了。本心便是若你饿了,就想吃,若你累了,就想睡,便是这般自然之事。

然而此时的严小峰忽然就明白了,他的本心里有个李敏,活鲜鲜的天策男儿,便是那样了,凤栖于梧,鹤临于渊。

而严小峰,便着落在了李敏。

 

严小峰看着李敏憨笑,他说敏哥你捏得开心么?若开心,就用力,用力一些,你高兴就好。

他忘记了自己在廊子里看到的东西。

什么白的雪小寒的天,什么湿了的红柱雕梁画栋。

李敏在廊下睡着,静静的,无声无息。

他走过去,听见柳元一在喊,就停下脚步。

 

阿敏睡这儿干嘛呢?这般的冷!

柳元一是大嗓门,声音薄而凉。

这不是觉得累么,喝了你给的药晕晕乎乎。

白药师说就会这样。

柳元一伸手去拽李敏。

元一啊!你亲我一下?

咦,又来?说什么疯话?

不是疯话!不过是冷,你看,我都求着你了呢!

 

严小峰楞了神,他眼瞧着某个人与某个人缠绵在了一起,那般的唇齿相依,如他之前和那人有过的。

吻得深了,严小峰便止不住地想走,然而腿脚如灌了铅一般怎么都挪不动。

也是挪不动,才听见柳元一咆哮,李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知道呀!前一日你还好好的,怎么如今火气这么大?

一年半了,你我早已不是那样的关系,我哪儿火气大?不过是阿敏你又忘了。

忘了?

忘了。

哎?

罢了罢了!你还是睡着让人省心,那药,我去给你煎……

 

李敏凑到跟前,鼻子蹭着鼻子,碎碎地磨。

一股药味儿,如兰似麝,很轻很浅。

敏哥。严小峰痴痴地看着,那人的眼那人的眉那人的唇的纹。

嗯?李敏的舌挑过纯阳道士的下巴尖,卷过来,咬一咬。

你……不困?

困?李敏退开一些,眨眨眼,恍然大悟。

也不是吃了药就时时发困的,那是养生的,可这不也是养生?

李敏的手顺下去,就着两腿之间的地方一握。

敏哥哥哥哥哥……你你你你……

严小峰直起脖子,面红耳赤。

脸比第一次还红。

李敏手指弯弯,刮一刮他的脸。

敏哥……

换个词儿。

阿敏……

噗。

李敏笑眼弯弯,一扯严小峰的手。

 

大夜里穿着白的内裳走着,总会吓着不经意的人。

听着陆不开的哭声严小峰跟着李敏急急地走,唐若花说哎呀看你胆儿小得,那是敏伯伯和咩咩道长不是?

严小峰被李敏领进了净房,李敏关了门便宽衣解带,严小峰脸红得透彻,只见裸了身子的李敏站在灯下,肌肤泛着微微的黄,身上的疤痕深深地刻到他眼里,竟然都是美的。

李敏凑过来,牙碾着他的耳朵。

不是要你的心都可以挖出来给我么?道长?

那带着茧子的手就蹿进去抚着,一抽一放,一上一下,他就开始喘,一长一短地朝肺叶子里面倒气。

挖挖挖随便儿挖!

严小峰没口子地在那手心里颤着。

可我想要这个,便给我这个吧!

李敏握一握,手心里又撑几分。

给给给……

严小峰点头如捣蒜瓣儿……

 

“那时候你可真是傻,脸红得连耳朵眼儿都在冒气。”

李敏伸出脚试试水温,随后方才跨进了浴桶。

严小峰从身后凑上来,月上竹梢,在他半裸的背后投下微阴的影。

搂着李敏的肩,严小峰的唇在李敏颈上热热地磨。

 

仙师,我下山遇到一个人。

一个我喜欢的人。

他生得好,眼若明星,肌肤却是蜜色的。

那样的人,我一定再去寻他。

鹤闲云说话是想说就说,不想说的时候都是严小峰在说。

严小峰的手心都湿了,他怕鹤闲云问他,修仙怎么办呢?

他不怕师父,却怕鹤闲云,他知道自己额上一丝红线便是从他的精血来的,生怕冤枉这一场际遇。

然而鹤闲云什么都没有说。

他挥着袍子回了屋,似乎毫不介意。

 

严小峰到底想起鹤闲云来,便一边搓着李敏的胸,一面慢慢地说。

“那可不是妖怪?”

“也不是,妖修炼足够久,也可以成仙,所以我都叫他仙师。”

“后来呢,你有没有再见他?”

“倒是常常见的。”

“你话儿这么多,他可厌烦?”

“想来是烦的……敏哥……”严小峰用长了些茬儿的下颌磨李敏紧实的肩肉,“你烦我么?”

“怎么会?”

“我话很多,亏得你不嫌烦。”

“哈……既然如此,你还在外面做什么,还不快些儿进来?”

 

严小峰嗯嗯几声,褪了衣裳爬进去,二人对坐,李敏忽儿笑起来。

额上红线便是精血所化,难怪小峰生得这么好,本事也强。

我以为捡了个小道士,原来捡的却是个小半仙儿。

敏哥……

他咬一咬那伸到唇边的手指。

又寻我开心……

谁让你送上门儿来?小半仙儿,你啊我啊,这是命。

 

这是命。

是命……

严小峰站在纯阳峰顶,身边站着的狼妖被鹅毛雪吹得脸都变成长嘴巴大野狼。

李同袍问,道长你不冷啊!我要冷死惹,亏我还长一身毛。

他想着李敏在檐廊里冷冷地睡着。

又想着那年的小竹楼里他半坐在暖暖的水里,那人跨在他腰上,起起落落。

热的水灌进去,烫着他,那穴肉扭绞得他晕乎乎地,不知水热还是被自个儿弄着的人更热。

杵进来,小峰,扶着我的腰,对……

嗯~~再入得深些……

小峰……

那满是伤痕的胳膊搂着他的肩头,湿漉漉的唇在他耳边说。

我若死了,便忘了我罢!

 

可是敏哥。

心都掏给你了。

我该怎么忘?

 

李同袍仡地一声打个喷嚏,漆黑狼鼻下就挂了两条冰溜子。

它看一眼严小峰,觉得他的白发白得很纯很透,一根黑的都找不出来。

 

道长,那个李敏死得好早,你不后悔?

狼妖长舌卷着獠牙。

 

后悔?

是那人,谁管他痴痴与傻傻?

认准了,刀山血海去得,无间地狱去得。

旁人怎么说,管他去死!

 

严小峰侧脸,不苟言笑,是斧劈了冰。

哦哦哦!道长好帅!我喜欢!

狼妖嗷嗷叫。

 

它是傻的,傻狼。

他又何尝不是?

一个傻人。

 

待续

————————————————————

说两句话

我写再多人生可逃,永远是阿莫的同人。

阿莫永远是这个系列的原作。

不管阿莫觉得我的脑洞如何让她产生了创作欲,对我来说,我就这么认定的。有的事我们清楚,大家也清楚,有的感情我们不说,也有人能够从文章里面看明白。

不求生死相交,灵犀一点也是难得。

我很珍稀,也很感激让我遇到阿莫。

作为一个文手,我可以说,这是我写文以来最大的快乐之一。

千言万语化作我会努力四个字,总裁阿莫要治好我的拖延症了。

以及,谢谢大家!非常感激你们,一直支持阿莫和我,我也只能用勤奋填坑来回报,争取说更多我们想说的故事。

 

评论(31)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