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可逃】【咩策】番外《不知年·同袍》END

 

 

原作:@王武莫虫之 《不知年》咩策番外短篇漫画(CP16场贩)

————————————————————————————

 

 

 

 

 

 

 

 

同袍

 

李同袍一开始假冒李敏的时候,最讨厌的事是别人怀疑他水。

他其实一点都不水,做狼这方面毕竟做了一千多年,但是做人才多少年?跟着师父学天策枪法又才多少年?这么一想心也是很累。

他很想说其实我在昆仑山的雪窝子里面抓山鸡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个黄泉坂排队等投胎。

一群小兔崽子。

然而装李敏装了三年之后他最厌恶的事情就变成了有人在他面前说,李敏是个什么人啊?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很有名吗?

 

所以李同袍对严小峰一本正经地说,道长你记得李敏,真是很好。

虽然我再也不扮他了,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的。

月夜下他支愣着耳朵露着獠牙看着帮会后院里那尊破败的石像想师父的话。

师父说那个人叫李敏,虽然很早就离开了天策,但是长安城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他。

其实十年前李同袍就见过李敏,长安月下,一条野狼逛到石像旁盯着那张脸。

觉得很帅。

我要是变成人,就要这么帅。

 

后来李同袍变成人拜入师父门下,师父喝了一口拜师酒摇摇头说,你长得可真像那个李敏。

其实他从来没有见过真的李敏。

李敏只是个传说。

扮演三年以后连传说都尘埃落定。

变成仓库窗台上厚厚的一层灰烬。

 

李同袍对严小峰说自己很喜欢李敏的时候,他看见严小峰黑色的眼睛里掠过不明所以的光。

他并没有仔细去想严小峰在想什么,作为一头狼,他很清楚人比狼要复杂得多,而严小峰又比一般人复杂得更多。

就好像那天他在昆仑被严小峰抓个正着,他问严小峰你要干我还是杀我,严小峰挑断他一根爪筋然后操了他,仿佛朝着死里那样操。

于是李同袍想哦原来他到底还是要杀我,既要杀我也要干我,人真他妈可怕。

 

然而到头来严小峰也没有让他死,从那时候开始李同袍就觉得自己肯定是搞不定人这种生物的,而就算再给他几千年修行的时间,估计他搞定了天下人也搞不定严小峰。

李同袍跟着严小峰是在被他操过之后,许多年之后李同袍著书立传写给大人看的童话,童话里的狼妖感慨道,人和妖都他妈一样,做决定的时候绝对不是用想的,而是用看的。

他知道看到严小峰那一眼就决定了某些事,固然不清楚某些事到底是什么事,他还是跟在严小峰的马屁股后面上了小遥峰。

严小峰不怎么跟他说话,但是在小遥峰上的屋子却也没有拒绝他进来。

只是在他不知道第几次用狼身叼着死仙鹤半夜回来用爪子刨门之后,第二天房门下面就多了个洞,用严小峰淘换下来不用的狼皮蒙着,穿过去狼皮就盖下来。

大兄弟你死得好惨啊!

李同袍悼念那头狼。

严小峰没有焚琴但煮鹤,无声无息地吃着干人参,倒是递给他一条调好料的鹤腿。

既然修炼成人,血食徒增杀气,于修炼无益。

哦!李同袍吃完跳起来擦擦嘴。

我吃饱了,干吗?

严小峰通常并不回答,要干的话会直接干,不干就丢他在那自己撅着屁股在床上蹭,看也懒得看。

 

严小峰并不是经常留在小遥峰,其实他大部分的时间都不在。李同袍也大部分的时间都不在,他下山去浪里个浪,对面的藏剑风一样转过来,他拧着屁股就跑,大喊:又有刁民要害朕,朕的里飞沙呢?

就有恶人跳出来喊,李同袍你要点脸吧!你那闪电穿个马具就敢当里飞沙使?

李同袍只是笑,然后瞅着空捅那藏剑。

逐渐也就闯荡出了名气,昆仑天山一代纵横。

玩得开心也不是没有男人女人送上来,但是闻闻觉得味道也不很对。

半夜屁股痒,就提着枪骑着闪电回小遥峰去。

晨光无限好,化身黑狼钻进雪堆里,匍匐着,匍匐着,来一头仙鹤,咬死他。

 

有时候等一天两天,有时候等一年半载,中途下山或许又错过,不过到底也算遇见很多次。

李同袍以前是怕严小峰的,觉得这个人操起来像要杀了他。

但是他后来发现某些事情干起来原本就是欲仙欲死的,遂觉得死一死也挺好。

严小峰喜欢弹琴,抱着个木头疙瘩叮叮当当,李同袍觉得城里棉花匠人弹棉花就这个味儿,他就别了耳朵在旁边听。

那天他忽然觉得严小峰弹琴的样子帅得掉渣渣,或许正因晨曦初起,让那修道之人浑身冒金光。

于是他在一旁说,我想跟道长去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子住下,你可以开个私塾教书,我就开个武馆教小孩使枪,不几天就买个鸡啊鸭的吃吃。

话音未落严小峰指下的琴就崩断了弦,严小峰手指头滴着芬芳的血,李同袍在狼皮褥子上四爪着地地蠕过去,含着道人的手指吸个不停。

“真浪费。”他说,“真好吃。”

 

然后严小峰把他操得死去活来,修道之人的胯下之物是大枪,捅得他柔情似水,嗓子都叫他妈的哑了。

后来严小峰再也没有弹琴,琴被他放在火里面烧了,煮了好大一锅子的仙鹤汤。

李同袍吃肉喝汤吸骨髓,吃饱了就缠着道长,脱光了拖着黑蓬蓬的尾巴在他面前蹦,跟严小峰说:“道长你看,我前后都有尾巴!”

晃一晃,用手拉起来,露出尾根妙处。

不作不死。

黑狼其后哑了好几天,睡觉都趴着。

严小峰灵芝山参吃得多,这方面必然甘拜下风,李同袍跟着吃了半年山参黄精,吃得红的狼眼睛都绿了,不过修炼的确是乘风破浪,下山时也再没有人说他水,然而对上严小峰仍然只能撅起屁股哭得嘤嘤呜呜。

 

有一天他问严小峰,这是不是人类说的爱。

所谓爱便是夫唱妇随,相依为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彼时李同袍趴在严小峰的胯下,嘴里的确叼着一部分道长。

严小峰俯视他一眼,捏捏他的耳朵道:“不可妄言。”

 

千年之后李同袍大作者坐在书店签售,有人问狼妖是否与那道长相恋了一世,李同袍就拿着这句话塞读者的嘴。

何妄言?

情爱痴缠,与他无关。其实只是昆仑小遥峰太冷,他喜欢那个窝子。

修道之人的味道好闻,操一操还有助修炼。

弹棉花的声音也很好催眠。

 

那天严小峰第一次干他,他跟他说,长得真好看。

一头狼长得真好看,是觉得他毛长得长还是长得顺,是鼻子歪还是直?

所以那又不是他。

不可妄言。

生死也好,爱恨也罢。

李同袍每每七月十五就给李敏烧纸钱,多得他,让我遇见道长你啊!

 

冥冥自是有天数。

 

那狼妖,你叫什么名字?真的那个。

李同袍。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哎呀你知道啊!这是我师父取的,他在长安城外捡到我,师父是个人,给我的名字也是人的典故。

你懂?同袍的意思?

哦!就是跟你穿一件衣服。

到也不算错。

道长我好冷,你袍子借给我穿穿可好?

 

其实也不怎么冷,毕竟是雪窝子里爬出来的野狼。

严道长?

嗯?

我喜欢你吧!

不可妄言。

 

好吧!我不喜欢你,下个月你还来么?

或许。

我烧起火等你吧!

也好!

真的不弹棉花……啊不,是弹琴了吗?

不了。

哦!也好,每次听我都想打瞌睡。

 

道长?

嗯?

我不是李敏,我是李同袍,我不听琴,听不懂。

 

严小峰没有吭声,狼藏在他的袍子里,缩成一团,枕着他的膝,闭上红色的眼。

我知道你知道,你从来没有认错过。

 

严小峰坐化那天,穷毕生功力给一头千年狼妖开了智。

然而这件事也没有半个人知道。

 

知道的只是一头狼。

你叫什么?

李么啊啊啊啊啊好疼……

再问你一次,叫什么?若胡说,这次就是你拿枪的手。

李同袍,我叫李同袍。

 

是情情还是爱爱,也没什么大不了……

 

全文完

评论(90)
热度(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