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三】【苍丐】人生可逃系列,现代黑帮PARO《向下出溜的爱》9

 

该来的总会来,比如肉,比如……

苍丐现代篇

一切来自:@王武莫虫之 阿莫,

这是她的漫画的同人的来世版2333

————————————————————————

 

 

9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前方末路穷图,何人此局共赴。

 

有的人会去想,自己会爱上什么样的人。

而有的人不会去想,他遇到了,是什么就是什么。

很多年前柳元一坐在四合院的墙上看着天上盘旋的白鸽子,他什么都不想,不去想自己为什么没有翅膀,也不去想会不会有一天飞翔在半空中,盘旋在白云上。

 

花为什么香。

草为什么绿。

阿顾为什么可爱。

结尾是句号而不是问号。

 

不要去问,元一,命,不是可以问的问题。

外婆扯着柳元一脑后留下的长生辫说道。

柳元一的爸妈买了摩托车,兴冲冲地一大早出门买年货,就没有再回到这个四合院里。

电视机里放着重播了一万次的新白娘子传奇。

青城山下白素贞,啊啊啊啊啊~~~

知了在树上声嘶力竭地叫,柳元一低头抚着外婆手背上柔滑的纹。

他不再问,为什么爸爸妈妈会死。

为什么白娘子偏生看上百无一用的书生许仙?

 

该你的,是你的。

不该你的,不是你的。

有人传授给他这样的智慧,可以让人苦痛挣扎变得轻微。

 

柳元一站在落地窗前,看都市如虹的车流,霓虹花红柳绿。

阿顾打开门看见柳元一的背影,办公室内没有开灯,幽蓝的天光从窗口流过来,绕过柳元一留下剪影。

他们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一年光阴飞逝,不知不觉。

 

阿顾从来没有说清过柳元一是怎样的一个人,正如柳元一也没有对他说过起在一起之外的什么承诺。

又或者在一起已经是一个包涵了一切可能性的词组。

这个恣意妄为的男人在某些时间某些地点某些境况下犹如稚子,想什么就做什么,要什么就拿什么,到不了手就瘪了嘴,转头却忘了,笑得云淡风轻。

公司最难伺候的并不是李敏,虽然李敏不满意,后果很严重。但让人捉摸不定的柳元一才让人不愿面对。

大部分人不喜欢跟柳元一多啰嗦,他们不知他因何而悲,因何而喜。

 

但阿顾觉得那只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体里有个男孩,他藏在柳元一有些白的皮肤下,在他隆起的肱二头肌里,做爱时顺着他参差不齐的短发飞溅的汗珠可以映出那个男孩的影子,他有深色的眼睛和纤细的腿脚,抬着头看着天,等着上面掉下点东西。

当柳元一一下一下地插着他,操弄得他摇晃不已的时候,他在他耳边咬着他的耳朵喊着俗气的亲昵称呼,那种下流里带着莫名的羞怯,让人的心变得涩涩,就像咬住了一大口新鲜柚子皮。

 

柳元一的背影修长而黑,阿顾走过去,手指捏住西装衣角。

柳元一的指尖碰触到阿顾的手指,那种熟悉的粗糙让他眯缝起眼。

指尖钻进粗粗手指的间空,一根,又一根,缠绕交握。

“阿顾,”柳元一看着天边坠落的金乌最后的光说,“我想外婆,我要操你。”

 

男人跟男人也可以造爱。

第一次做的时候,被捅进去的时候,阿顾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知道和干是两码事,至少在交合的时候必然如此,你可以看世界各地的动作片,可以博览禁书,甚至可以实地观摩,但是亲身上阵才会晓得厉害。

疼痛是存在的,催生各种思考,比如为何被一个男人操,心和肉体同样干涩。

但是就像挖开了一条引水灌溉的渠,逐渐的人就变成沼泽。

他开始粘稠,湿润,像浸泡太久的泥,已经分不出插进来的是什么土质,他们都湿润地相融,就像原本如此。

顾睁着他的眼,琥珀色的眼里映着蓝黑色的天和男人黑色的身影。

柳元一转过身,长长的手绕过顾紧梆梆的腿,把他抬起来放在桌上。

顾昂着头,柳元一摘下他头上的保安帽,他的手指穿过顾的额发,热乎乎的气息黏在指尖上。

 

柳元一扯开衬衫,他不耐烦所以纽扣飞出去,不知道掉在哪个角落里。

他敞着怀,但很有耐心地一颗一颗地解阿顾的纽扣。

幼年的柳元一仔仔细细地剥他最喜欢吃的水煮蛋,小心地剥,用舌头舔一舔,干干净净。

他听见要饭的呼吸开始急促。

一年时间可以让一个男人爱上跟男人做爱,从一开始的不抗拒到后来的必有回应。

纽扣打开他看见顾鼓鼓的胸,他栗色的乳头从打开的地方蹭出来。

柳元一发出愉快的欢呼,轻轻地咆哮着低下头咬住男人的奶头。

顾发出呜呜的声音,像被欺负过的藏在角落的狗,但又仿佛是在乞讨一同玩耍的呜咽。

“大宝贝儿,想要了?”柳元一嘿嘿笑,拽着顾的手去摸自己下面。

“裤裆要破了,元二想要宝宝想哭了。”

朝前挺着腰,柳元一隔着裤子撞阿顾的手心。

一下,两下,三下。

“宝宝要不要?”

柳元一低着头,阿顾仰着头,眼睛都很亮,里面有火在烧。

 

阿顾的手揉第一下的时候,柳元一发出舒畅的鼻音,顾熟门熟路地解开他的腰带,他扯开要饭的军事腰带的银钉。

脱衣如打仗,顾的裤子顺着腿滑到脚踝挂住,柳元一迫不及待地抬起顾的腿,扯下一面裤管。

鞋飞出去,顾的白袜子露出来。

抬着要饭的重重肉肉的腿,柳元一在脚尖上咬了一口。

“啊……”

顾双腿之间拱起来,他朝后动了一下,看着柳元一咬着那只袜子,袜子从他脚上被扯掉,一寸,一寸……

顾的手迟疑片刻探进柳元一的内裤,柳元一笑着在他脚背上舔了一口。

“想了?”

他说。

顾看着他,喉结滚了一下。

柳元一把顾的内裤扯到一边,手指在嘴里沾点唾沫,送进男人下面的嘴里。

顾躺在大班桌上,双腿叉开,男人的手指抠着下面,他们没有清洗过身体就在副总办公室搞在一起。

“我给宝宝签个名啊!”

柳元一笑着,把手指拿出来看看,然后握着自己的棍子朝里塞。

顾的肉体已经很熟悉了,熟悉柳元一的方式也熟悉他的尺寸,那根翘的弧度进去的时候就能通到某个地方,重重地顶着。

顾等到柳元一完全进去才吐了口气,柳元一开始动,腰摆着像随着什么音乐的节奏。

顾的眼睛随着柳元一的动作开始迷蒙,柳元一抓着手机按了一下,用手机的光照着交合的地方。

顾的那玩意儿半软半站,操后面大部分时候并不会完全硬,但不表示不爽。

顾觉得有东西在涌出去,里面没搞几下已经软了,吸着柳元一,那样磨蹭很舒服,热辣辣的酥麻着。

柳元一用手磨蹭着阿顾那地方的头儿,蹭了满手汁,他拿到要饭的嘴边。

“湿得要命,大宝宝喜欢老公大鸡巴这样操吗?”

柳元一笑得很恶劣,嘴唇撇到一边,露着牙。

顾眨了一下眼,一滴眼泪流下去,反射着手机荧蓝的光。

柳元一楞了一瞬。

“操,你这个妖精。”

柳元一拽着顾的手把他拉起来,捏着屁股就朝自己身上扯,顾抱着他的胳膊,柳元一搂着他插着走了几步,抽出来让他转个身,从背后操进去。

“啊……啊……嗯……啊啊……”

顾的脸贴在落地窗上,城市的光和影射在他身上,他看到对面楼里办公室的白领在收拾桌面上的文具,看到西装革履的经理伸手在挖鼻屎,悄悄擦在桌下面。

他身体里男人的肉【柳】棍耀武扬威地戳着挺着,一下一下地把他推着朝着玻璃上撞。

“要他妈爽死了,真他妈是个妖精,还是个老妖精。”

身后柳元一低下头,热热地舔他的耳朵,一边舔一边说下流话。

“夹紧,老公我好舒服,我们老妖精好会吃,吃得大鸡【柳】鸡要射了。”

阿顾喘着气,夹了夹腿,柳元一的手在他腰上腿上用力地捏,他下面滴着汁,被操得一刻不停。

“老妖精给老公生个小妖精好不好?老公把你射怀孕好不好……”

柳元一捏着顾的下巴,拧过他的头。

“别看对面小白脸,有什么好看,老公才是最帅的。”

阿顾听得噗地笑出来,在柳元一的舌头伸进来的时候。

 

柳元一射了顾一肚子。

他坐在大班椅上,灯已经打开了。

顾穿着白袜子光着下身,弯腰捡裤子,臀缝里有白白的汁水流淌。

柳元一忽然跳起来光着身子抱住男人粗粗的大腿,吧唧亲了一下他的屁股。

“我的!这个是我的!”

柳元一说。

 

顾反手顺着男人紧紧的肩肉摸上去,越过他毛刺刺的脖子后面,在他头顶上拍了拍。

 

过年我们结婚吧,阿顾!

嗯?结婚?阿顾在IPAD上写。

结婚啊!去欧洲,阿敏说可以去他跟娘炮去的那个地方,叫什么什么教堂,忘了。那有个老头可以主持婚礼。

神父?

哦,是神父啊!

为什么非得结婚?我们都是男的。

我高兴,我乐意,去嘛宝宝去嘛!

嗯。

 

“我们阿顾大宝贝儿最好了!”

柳元一抱着顾,要饭的沉沉地坐在他腿上,他抱着他看着窗外如星的灯,心定定的。

 

江湖上金盆洗手是有规矩的。

虽然外人看来总是万般可笑,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并不是真的玩笑。

柳元一金盆洗手那天在肚子上缠了很多绷带,这算是唯一能干的准备工作。

江湖恩怨一朝清,游戏里悬赏杀人,现实中也得拿小半条命来填。

柳元一没有告诉阿顾那天他是金盆洗手,他只是跟阿顾说有点事儿,晚上九点半来某海大酒店接他。

他如果告诉阿顾就好了,那么阿顾就会知道,这种时候下手打他是不能还手的,当然对方也不会下死手。

李敏在,最多弄个脑震荡。

但是他并没有告诉阿顾,所以要饭的穿着保安制服跑到他面前,那一棍子就敲在了要饭的头上。

 

还有一周就过年,大年二十九的机票,去荷兰。

 

顾白从VIP病房里醒来时,头上缠着纱布的他想起了所有事。

过去的和现在的。

做警察的和当流浪汉的,还有打算嫁给一个男人的。

然后他走了。

 

柳元一提着装满滚烫鸡汤的保暖壶站在病床边,金色的IPAD放在床上。

一个老爷子推着输液袋从门口龟速路过,摇头晃脑地听着京剧。

是牡丹亭。

人在唱:等闲间把一个照人儿昏善,这般形现,那般软绵。忑一片撒花心的红影儿呆将来半天,忑一片撒花心的红影儿吊将来半天。敢是咱梦魂儿厮缠……明放著白日青天,猛教人抓不到魂梦前。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保温桶碎了,鸡汤撒了,滚烫地冒着气,渐渐凉下去……

飞鸟怎么会爱上,水里的鱼?

 

江湖快马飞报!“柳元一”侠士在南屏山对“阿顾”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柳元一”对“阿顾”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南屏山共同见证“柳元一”侠士这段惊天动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

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

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

 

苍云柳元一只身站在南屏山山顶。

一跃而下。

粉身碎骨。

 

待续

 

评论(104)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