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三】人生可逃系列,古代番外《长安》END


一切来自:@王武莫虫之 ,

这是她的漫画的同人,古代版番外之一

 

BGM:http://5sing.kugou.com/yc/2780604.html 

天地 

叹 这人间悲喜
该拿什么去平息
你 想留在这里
好好地唱一出戏
有风有雨
偶尔跌一起
江山不语
有人会提
都在书香墨里

 

 

 

 

长安

 

陆不开吃着妖娆男子送到唇边的切好的蜜桃,眸中流光飞舞。

唐若花品着茗,手中的咸茶淡淡地香,白色的汤花如雾绕着杯壁。

“春天来了。”

陆不开说。

“然而我还是不想去长安。”

“洛阳也很好,毕竟是东都。”

唐若花的指尖挑起陆不开耳边的白发。

“是很好,适合没心没肺地过下去。”

 

不望长安。

她们并不那么喜欢回忆昔日。

 

“唐帮主。”

“帮主夫人。”

“我们去看牡丹?”

“好好好!”唐若花浅笑,眼边细纹密布。

几个孩子从外面跑进来,大小不一,是陆不开和唐若花的徒子徒孙们捡回来的孤儿。

“陆婆婆!”

孩子们叫。

“嗯?”

陆不开竖起猫一样的眼。

“姨姨!”
“这才乖。”陆不开笑容满面,六十岁,她仍风华绝代,白发丽人名扬江湖。

 

踏青看花的时候又到了。

陆不开站起来,软软地靠在唐若花肩头,两个人朝前走去。

春光灿烂,鸟鸣声声。

物是人非。

 

许多年前,长安。

花开满枝头,柳絮儿雪一般地在空中舞,朱雀大街上人来人往,有人不停打着喷嚏,飞速地从春光中逃窜开去。

严小峰愣愣地站在路边儿上,他今年不过四岁多一些,正是放在人堆里淹没了影的年纪,穿着一身短道袍,傻乎乎地看着路上往来的人。

师父下山访友,让师兄带他出来买点吃的,师兄给他买了个糖葫芦就让他站这儿等,去了好久却不见回来。

严小峰擦擦眼睛,湿漉漉的。

方才有个穿黑衣服竖头发的小孩儿路过,硬把他衣服上的羊毛绒球揪了一个去,他又不敢追,就哭得一塌糊涂。

山上的衣裳都是道门里的姨姨姐姐们帮忙做的,要去烦扰人家,他心里就觉得难受。

 

“你怎么了?沙子迷了眼啦?”

比他大一些的男孩儿站在他面前,他穿着红袍银甲,赭色的眼看着他。

严小峰看着那双眼,心莫名就放下来,眼泪也滚滚而出。

“噎……有人抢了我的毛绒球……”

严小峰给他看自己胸口那个球,“后面还有一个的,和这个一样,被抢走了……”

“怎么这样,来我带你找去。”

男孩头上有盔,竖起来的地方像两个小小的尖耳朵。

 

男孩牵着他的手朝前走:“帮你要回来再送你回去,你爸妈呢?”

“我跟着师父来的。”

“原来如此,那去找你师父好不好?”

“好的好的!”严小峰点头如捣蒜。

 

男孩带着他走了一段,另一个同样打扮更大一些的男孩走过来。

“阿敏,怎么了?”

“阿谟,这个孩子好像走丢了,还被人抢了东西。”

“光天化日的,竟然有这种事。可师父叫你回去。”

严小峰眼巴巴地抬头看着那叫阿谟的男孩,他望着他笑了一下,眼神温厚和暖。

叫阿敏的男孩扯着阿谟的袖子,摇了摇。

“哎呀,我已经答应他帮他要东西回来了。”

阿谟拍拍他的胳膊:“知道了,我给你找个借口,不过要快些回来。太晚了仔细又被罚没晚饭吃。”

“知道了!”

男孩拉着严小峰继续朝前走去。

 

“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不过他说要去买小糖人。”

那天杀的偷他羊毛球的坏孩子,还耀武扬威地说再买个糖人就更开心了。

“那我知道在哪儿,我们走。”

男孩领着严小峰走着,两个小孩子,走得慢慢的。

 

但终究发现了那家伙。

“就是他!”严小峰指着前方人群,一个黑色的小身子居高临下,坐在一个少年肩上。

“我们过去。”

 

男孩拖着严小峰跑过去。

“你还我的羊毛球。”严小峰抓住男孩的靴。

少年丐帮低下头。

“小道长,怎么了?”

“他抢了我的羊毛球。”

严小峰说。

“元一,你抢了?”少年问骑在自己肩上的小家伙。

“哼!不就是个球吗?抢了不就是抢了?顾大侠,我要糖人。”

“还给人家我就给你买。”

“……你这人真讨厌。”

坏小子把羊毛球掏出来,砸在严小峰头上。

“呜……你抢我的东西,还砸我头……呜啊啊啊……”

严小峰大哭。

“啊呀!你看把他弄哭了。”叫阿敏的男孩说。

“快道歉。”

“不干!牛鼻子道士没本事,咩~~”坏小子做个怪相。

“算了算了,小弟弟别哭了,我给你买糖人好不好?”

“顾大侠!你明明说的是给我买。”

坏小子扯着少年的头发说。

“都买都买,别扯!”

少年掏出荷包,碎银倒在手心里闪闪发亮。

 

三个小家伙吞吞口水,少年一手牵着一个,肩上骑着一个,浩浩汤汤去买糖人。

 

“阿弟,给你这个金丝雀。”

白椴把肥嘟嘟的糖鸟塞进白天手里。

“……为什么是金丝雀,明明人家说的是鸟。”

白天端详鸟儿,抬眼看看挤进人群里的那个少年和男孩们的组合。

“真好玩,好多人,那小孩还在哭。”

“哭有什么好玩的?阿兄,他好像是个道士。”

“修仙的吗?”白椴嘎嘣一口把糖鸟的头咬下来,白天手里那只。

“我也想修仙……喂!这个不是我的吗?怎么不咬你自己那个?”

“你这个看起来好吃。”

“明明是刚才一起做的……”

 

不知不觉就跟着那群人一起走了。

听到前面唧唧喳地闹。

“你看我这个马,哇塞,帅啊!里飞沙。我有里飞沙!”黑衣的小坏蛋又笑又叫。

“赤兔更好!”稍微大点儿的男孩被逗起气性。

“唷~~就这个好,不过哪个都好,比纯阳宫的笨羊好!咩~~~”

“我……我才不是笨羊,我师兄有……有闪电!”

“你师兄最多有个绿吃货!”

“不是,是闪电!”

“浮云!”

“你欺负人……哇……”

“糟糕他又哭了,别哭别哭……”

“干什么又欺负人家!”

“顾大侠你到底哪一边儿的!”

“哈哈哈我们兄弟看你们好一阵子了,你们真好玩。”

 

糖马儿糖鸟儿吃完了,白家兄弟转了个弯回家去了。

抽抽搭搭的严小峰跟着红袍少年去找师父。

“笨羊!”

小坏蛋拉拉眼皮当告别。

 

“顾大侠,这铃铛真好,我要。”

“给你给你。”

“多少钱?”

“不要钱,以后弟弟有好酒,找我同饮便是……”

 

严小峰听着远远的声音,柳絮一样飘进耳朵眼里。

被送回师父身边了。

红袍少年摸摸他的头走出去,师兄才气喘吁吁跑回来。

“你哪儿去了,不是让你站一会儿吗?转眼人就不见了,我可找了大半个长安城。”

师兄说着话,严小峰远远看着红袍少年走到门口,另一个少年走过来,牵着手走远了。

 

夕阳西下,长安的这一日,已走到了尽头。

 

郊外竖着红色的帐幕,蓝衣白发的唐若花坐在垫上,陆不开躺在她膝头睡去。

纯阳论剑峰顶,严真人的弟子正在进行一年一度的祭祀,严真人前年得道坐化而去,已归于极乐。

白氏祠堂中两块并立的牌位,写着白天白椴的名字,檀香缭绕中,兄弟的牌位距离特别的近。

在白天旁边的是夫人李老太君之位,她闺名停,曾是一位女冠。

战后重修的天策府,白发老人轻轻扫去将军冢碑铭上的浮尘。

这里葬的都是黑发人,有一个在血战天策时万箭穿身而不倒的英魂,他的名字夹在诸位天策府兄弟之间,单名一个谟字。

天策府外不远处,马场草青青,野马路过一座孤坟,坟上有一株梅,长了许多年,中间裹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枪。

梅的每一根枝条都朝着天策府伸展。

残碑上隐约可见一个敏字。

而太原汾河的水清澈见底,河蟹在岸边来回觅食,渔人收获着篓中的青鱼。

再没有当年太原反击狼牙之战时可怜河边无定骨的惨烈。

杏花村相拥而逝的两人在烈焰里焚成的一捧骨灰,已缠绵地散在穿过汾河河谷的春风里。

 

陆不开醒过来,朦胧地看着远方。

“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快马加鞭,看尽长安花。”

她说着,握住唐若花凉凉的指尖。

最难得,一世长安。

 ——————————————————————

END

 

评论(97)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