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三】【咩策】人生可逃系列,现代黑帮PARO番外《歧路》END

咩策现代篇

一切来自:@王武莫虫之 ,

这是她的漫画的同人的来世版,是我给阿莫的聘礼

 

BGM: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http://5sing.kugou.com/yc/2744503.html###

 

 

 

歧路

 

严小峰X李敏

 

阿敏受的伤不重。

反正不会死。

柳元一嘴里叼着一根烟站在医院急诊部门口,双手插在兜里,目光看着无尽暗昧虚空。

严小峰笑了笑,手里拿着油画刀。

 

其实我也是会杀人的。

他说。

每个人都是会杀人的,天生就会,不过是否选择去杀或不杀而已。

 

柳元一,如果他要死,至少也应该我看着死。

 

柳元一把烟拿出来,活动了一下下颌,走到严小峰面前,把那根烟插进他嘴里。

大画家,换身衣服再出门不懂吗?

换成你会有时间换衣服?

不知道。

柳元一说。

我又没有老婆。

 

柳元一不耐烦地说着,带着几个小弟踢踢踏踏地走开了去。

 

严小峰走进诊疗室,李敏右边衬衣袖子撕开,胳膊上一圈一圈地缠着纱布。

“小峰。”李敏抬起胳膊示意,“小伤。元一没说吗?怎么还专门跑一趟?”

李敏身边站着几个穿西装的男人,五大三粗,面色沉冷,墨镜后的眼神看不清。

李敏套上外套,扯着伤口,皱了皱眉。

“回家吧!”

李敏朝严小峰笑笑,伸手拍拍他的肩。

“看你这一身,从画室直接过来的吧!”

 

严小峰抬起细长的凤眼,静静地看着李敏。

李敏若有所思地对看了一瞬,吩咐那几个人道:“你们去开车。”

他从严小峰面前走过去,严小峰伸出手,捉住从自己面前摆过的左手。

李敏抬起眼朝他轻笑。

 

爱情,为什么主题是爱情?导师为什么取这样的题?

没有爱过啊,哪儿来爱情?

天啦!要怎么办才好?

画室里每个人都在哀嚎。

“小峰,你画什么?”项梁问导师觉得最有前途的严小峰。

“不知道。”他耸肩。

“什么你都不知道,还想靠你的打算开几个脑洞的,啊啊啊!要死了!”

项梁踹了一下画架。

“不要搞破坏,我去买杯奶茶,顺便看看订的颜料到没有。”

“哦……快去快回,顺便帮我破个题嘛!”

“行了!”

严小峰走出去,围着围裙。

 

爱情是什么样?

它来之前,谁都不知道。

如果再给一次机会,一百次机会,甚至一千次一万次,严小峰知道,自己注定会在那个下午的那个时候对那个男人一见钟情。

是峭壁上盛开的娇嫩的雪莲,是春季鲜花中暗藏的嫩黄的蕊,是幼年的猫子毛发中深藏的粉红肉垫,是蝴蝶颤抖的翅膀。

所有的景象都炸开了。

变成震慑心灵的璀璨。

似乎对世界的认知都会改变。

 

阿敏,那一天,我的眼里有了你。

严小峰画了一枚巨大的瞳孔,瞳孔中有模糊的影。

他窥视李敏,在给陆不开和唐若花做家教的时候,他看着他蜜色的皮肤,他下颌青色的痕迹,他手指上或开或闭的螺旋纹。

这个影是他心中的,并不画实,如梦似幻地珍藏。

严小峰以为自己会爱上这个世界的一切,他喜欢用画笔描摹所见到的一切,然而一切的一切都比不上那个男人。

 

狼一样的男人。

严小峰知道李敏在看着他。他能够感觉到他的目光的停留。

他不知道自己会跟李敏变成什么样子,男人跟男人在一起,在艺术的世界里性别从来不是一个界限,然而他不知道李敏对自己的审视是与自己相同还是有所不同。

 

一个月后,李敏把他叫到书房告白。

严小峰的世界炸裂重组,再一次。

无法用语言和画面来确切形容的,是人的感情。

比如爱,它发生,发展,高潮,结束,完全不按照正常的模式。

严小峰在画布上制造肌理,然后用砂纸磨平,他第一次挑战古典手法,画面中李敏的皮肤如真实的血肉。

他爱这个男人,甚至除了他叫李敏之外几乎一无所知的时候就爱。

 

其实我也是会杀人的。

严小峰如此对柳元一说的时候,他听见自己魂魄的呜咽。

人永远给人看的是一种表象,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之外的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好运气,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永远没有人体会到自己的痛楚和悲伤。

 

住在下铺的好兄弟项梁再也没有跟严小峰说过一句话,在他揍了他一拳以后。

李敏跟严小峰确定关系之后经常会送他回来,他们在寝室楼下路灯的影中深吻,项梁路过的时候看见了李敏那辆价值三百万的豪车。

恶心。

项梁这样说。

 

严小峰搬出了寝室,再没有去过画室。

爱你需要代价。

那么我会付出到一无所有。

 

他对李敏说我想跟你住在一起,阿敏。

他没有解释自己脸上撕裂的伤的由来。

 

一个男孩爱上一个人,他变成了一个男人。

严小峰在那一眼中误入歧途。

 

“我不后悔。”坐在李敏的卧室里,严小峰淡淡地说着。

“阿敏,我从来没有后悔。”

 

大学导师找他谈话,关于性向。

“你以后去国外发展是不是比较好,那边的人毕竟不计较这一点。”导师是好人,为他着想。

“我会考虑的。”他给导师的回答就是这样。

然而严小峰知道,如果李敏在这里,那么他哪里都不会去。

 

这感情毫无来由,却已经盖棺定论。

碧落黄泉,多么美的词汇,但他愿意跟那个人同生共死。

然而李敏从未对他说过他的事,他身后那一道一道的疤。

 

“我也不会后悔今天这样对你。”

严小峰走过去,撕开李敏的衬衫。

纽扣从脸上弹过,忽略疼痛,他伸手扯下李敏的裤子,把他推到在床上。

“小峰。”李敏叫他。

“闭嘴,我不想听。”

严小峰扯着李敏的手,用手握住手腕的地方,扭到他身后。

李敏转头看了他一眼,严小峰面无表情。

“你最好不要出声,元一在家里。”严小峰用衬衫捆住李敏的手,把他翻过来之后,他抬手摸了摸李敏的脸。

然后他开始脱衣服,脱到一丝不挂。

他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并没有勃起。

 

严小峰叹了口气。

他埋下头去咬李敏的大腿,一口一口地咬到膝盖,分开他的腿,然后将舌尖插进去。

李敏的下面很紧,舌头进去得很费力。

李敏轻轻地呻吟了一下,严小峰将他的腿撕得大一些,用力地顶进去。

唇舌跟内壁的粘膜肌肤摩擦出来湿润的声音,严小峰白皙细长的手指从被舔得发软的地方捅进去。

“嗯……”

李敏收起腿,夹住严小峰的头。

 

毛绒的触感让肉体很快有了感觉,严小峰抬起头来,双手搓揉着李敏的胸部,紧的肌肉变得更紧,乳头翘起来变得坚硬。

“我要从后面操你。”

严小峰仍然是淡淡的,他的手指在李敏勃起的阴茎上滑动。

然后他用力拍打了一下李敏的阳物和囊袋,那地方缩了缩。

 

严小峰似乎并不在意李敏的想法,他把他反过来,背对着他,掰开他的屁股舔了几下,然后握住半站起来的那物朝穴里插去。

因为没有完全勃起,进去得也并不容易,但是穴内的温暖和紧缩还是很快地让那东西完全膨胀。

“小峰……”李敏的声音微微地变了调。

“别说话,我要开始操你了。”

严小峰捏了一下李敏的奶头。

他开始摆腰,没有缓和的余地,一开始就是最快的速度。

“啊……好猛……太快了……要破了……小峰你慢点……”

“闭嘴。”

严小峰捂住李敏的嘴。

他拼命地干着,捅着插着,就像是在夯地基,他抓着李敏被插硬了的男根朝后扯着,不是很用力,所以李敏开始发出淫荡的吟哦。

被干的地方湿了起来,穴口有了白色的沫。

 

李敏很坦白,他跟严小峰说过他在之前有过别的男人,做爱是人的本能。

小峰,没有一个人像你那样让我有感觉。

他们第一次做爱,在李敏的书房,萝莉在楼下看动画片,不时尖叫。

严小峰从来没有跟人做过,他在这种事上顺其自然,只是从来没有让他想要顺其自然的那个人。

李敏张开腿坐在书桌上,手拨着下身,露出那个入口。

严小峰硬得发疼,他走过去,李敏教他如何放让他变软,然后他把自己疼痛的那根插进去,感觉到理智的远离。

“敏敏,敏敏……我弄得你爽不爽……鸡巴都插进去了……喜欢吗?”

他语无伦次地说着问着,多么淫的词汇都能说,太舒服了,这样的结合,他是第一次,做爱如膜拜。

李敏的身体几乎没有赘肉,但里面那么软和湿,如将要溺死人的沼泽。

 

严小峰想起那首光看名字会以为是逗比的诗

那诗被改成了一首歌。

女人妖娆慵懒地唱。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到了最后所有的崇拜爱慕和向往都变成肉体与肉体的碰撞。

阿敏我在操你我在干你我在睡你。

我们干得啪啪啪啪地不绝于耳。

你是否能够感到我在爱你。

即便春天是虚幻的,我追着蝴蝶的翅膀不肯停下。

 

李敏的身体被干得一耸一耸就像他骑着一只摇动的木马,他下面被干得快要射了,甩出来的东西弄湿了腿根。

忽然他感觉到背后湿湿热热,于是回过头。

他看见不断捅着自己的严小峰泪如雨下。

李敏一脚踢开严小峰,他跳起来把他推倒在床上,骑上他的身。

他把手探下去握着严小峰的,放在自己张开的穴口,然后坐下去。

 

李敏用拇指擦着严小峰的眼泪。

“你在生气?”

“气我自己。”严小峰含住李敏的拇指,舌尖顶在他的指腹。

“你的事,我都帮不上忙。”

“你要用油画刀去捅人吗?”李敏从来没有跟严小峰说过自己的真实身份,黑道老大和他的情人是存在的,但是如果真的是爱情,不会有人知道情人是谁。

至少在退出黑道之前不会。

严小峰的身份是秘密,而他的一切对严小峰而言也是秘密。

知道得越少越好。

李敏看见了严小峰走进急救室时插在裤袋里的刀。

 

当一个男人,会为了你去杀人。

你当然不会让他这么做,如果你爱他。

 

李敏抱着严小峰的头吻他的嘴唇。

他舔到血的味道。

“有一天我会都告诉你,很快那天就会来。”李敏说着,咬一口严小峰的脸。

“我要金盆洗手,总得先算清一些帐,我不会有事。”

“别骗我……”严小峰在李敏耳边叹息。

“如果我死了,你就用油画刀把他们都捅死,元一会很乐意帮你。我知道我们咩咩也是可以顶死人的。”

李敏笑起来,用力夹他。

严小峰轻轻地喊了一声,射出来。

 

严小峰从小就喜欢羊。

干脆他小名就叫咩咩。

“那么咩咩顶死你好不好?”

严小峰提了一下臀,仍硬的东西磨住某处绕了个圈。

 

李敏赭色的眼变得迷蒙。

“操我,老公。”

他说。

“等我弄完这些破事,我们去欧洲旅行结婚。”

“……元一呢?”严小峰知道柳元一和李敏几乎不分开,除了不睡一张床。

“管他的。”李敏说,他摇着身子。

“给他找个老婆。”

 

“这是我老婆!”柳元一搂着顾的肩,笑出八颗牙。

“宝宝,我们明年去欧洲旅行结婚好不好。”

柳元一当着严小峰和李敏的面吧唧亲了顾一大口。

“让这两个人留在这里忙,哼哼!”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严小峰好笑地捉住李敏的手指纠缠。

 

那女人还在懒懒地唱: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待续

评论(56)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