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三】【万花兄弟】人生可逃系列白天角度《不分·朝露》(1)

一切来自:@王武莫虫之 太太,脑洞献给你和大家!

 

花间 X 离经

————————————————————————

亲兄弟,注意防雷

其实没有拆BG,其实没有拆BG,其实没有拆BG,以后有说明。

不是两情相悦,不是两情相悦,不是两情相悦。

没有斯德哥尔摩,没有斯德哥尔摩,没有斯德哥尔摩,那是病不是爱。

作者脑子有泡,逗,三观不正,黄暴小能手,J3废材PVP,打人不打脸,先说我会脱裤子给你打的

不要讨论门派黑不黑渣不渣的问题,一样米养百样人,一个游戏大家玩,白椴只是我搞出来的一个设定。不要定义门派,不要定义门派不要定义门派……

 

 

————————————————————————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我白天,既然走了,宁可死,也绝对不会回去的。

只是说说而已。

 

我坐在白椴身上,他的阳根尽没在我穴中。

亲哥哥,好爽好舒服,就这样,磨我的心,捅死我罢!

我抱着白椴的头,唇边湿漉漉的滴着唾。

天儿真浪,过了知天命的年纪,还这么湿。

白椴说,和我一模一样的脸上汗津津的,眼角的皱纹如丝如缕,眼里带着笑。

 

若不是在那张暖玉床上,不是叫白椴拿阳物操弄,我并不叫他哥哥。

这天下有几个哥哥,会跟自己亲弟行乱伦之事?

我不叫白椴大哥,他也不会叫我二弟。

我喊他,白椴。

他叫我,天儿。

仿佛我是他的女人,又似他的儿子。

 

然而自从被白椴捉回来,我们一直干这种事。

男人也可以爽,并不是非得女人不可,操弄得多了,男子肉具出入身子也别有一种快乐,如我也见过两个公的狗子爬来爬去,气咻咻操弄不已,不为着生小狗子,只图个爽利。

白椴弄我,大约是他今生今世做过最淫之事。

 

且等我焚一炉香,白椴晚些会来,这样的催情香,会让他弄我时更容易乐在其中。

他与我皆是。

 

我焚一炉香,到也不只是为了跟白椴搞起来的时候大家快活,还有些别的缘故。

这几日有个小徒孙上山给我送吃的,名叫墨卿词。

白椴经常提起他来,说他有个双生哥哥墨卿羽。

我与白椴便是双生,他早我半刻出生。

白椴对双生子一贯有兴趣,不过这次这个墨卿词,似乎他特别喜欢。

这孩子爱盯着他哥看。

白椴弄在我里面,我仰面朝天躺着,双腿张着,他拿着湿巾子擦我胯下滴的精水,一边擦一边说。

同你像么?

我问他,又说,给我舔舔。

白椴的舌头钻进去,被他弄松的地方觉得痒热舒服。

天儿。

白椴舔干净了,爬到我身边来,侧着身子用手指梳我的头发。

他吐息里有我的味道。

带墨卿词给我看看。

我说。

白椴有些微犹豫。

你想做什么?他问我

就是看看,好奇,你既然常常提起,想必是个好孩子。

我招招手。

白椴,想再弄一次么?让他来,我给你弄。

我拉着白椴的手,覆在还挺着的奶尖上。

白椴的手保养很好,毕竟是个大夫,细腻柔滑,和我的一样。

摸起来很舒服。

带他给我看看,让你吸这儿。

我舔舔嘴。

我还要吸天儿的阳根,把你的精都吸出来,弄得你射的都是尿。

行呀!

我说。

反正被弄得失魂落魄,瘫着只会尿,也不是第一次。

如今年岁大了,身子更是绷不住,人越老,却越容易被撩拨,不能坚持,一次次被他弄得没了神智。

既然不能跟女人在一起,白椴喜欢吃我的精,喜欢一边弄我一边被我尿满身,那也是他的事。

 

如白椴在凌雪阁。

也是管杀不管埋。

墨卿词来的第一天,我懒得出去,等白椴回来才把凉菜拿进来,用内力温过一筷子一筷子地喂我。

白椴禁不住撩拨,我浪一些,他根本管不住。

他素日是修习黄帝内经的,别有一番办法,我前一天被他弄得尿都尿不出来,走路都腿颤,他活该伺候我吃喝拉撒睡。

 

被抱去净房处置了三急,便在引来的温泉池里洗干净了,我们一把年纪,白椴也不会日日宣淫,便搂着我琐碎说话。

他废话极多,门人根本想不到。

 

小时候便是这样,我们住在一个房里,他每日做了什么,晚上就叽叽咕咕地跟我说。

他不会管我想不想听,愿不愿听,他只要跟我说就行。

三十二岁那年我被他捉回来,他把我走以后十六年间的一切都说给我听。我睡着他在说,我醒了他还在说。

然而白椴在别人面前,却是那种不会多言的人,据说他从来多听少说,所以人人都爱同他说话。

 

我听他说了这么多年的废话,倒也习惯了。

过了几天养好了身子,我才去推那道墙。

白椴说我总不动不好,所以推墙方有吃的,便是动一动,身子骨能好一些。

人被关着,脚上锁着链子,你会想动?

不过我也懒得说,被关了二十多年,早就说过了。

 

我跟墨卿词说了个故事,我跟白椴的故事。

那孩子一惊一乍的,但是他眼里没有厌恶。

我告诉他,如果去找我娘子李停,让她知道我还活着,找人弄我出去,我就把白椴的所有宝贝都给他。

那孩子跟我点点头。

 

白椴撑着伞进来,是墨卿词走后两刻。

我在啃香酥鸡,满手都是油。

 

待续

 

 

评论(78)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