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3】【苍丐】人生可逃系列《傻不傻》10/正文完结

 

原案/插图: @王武莫虫之 太太,太太你的图是我的方向(滚)

全文完结叽叽叽叽,接下来是另一个角度的故事,参见咩策《鹤顶红》(づ ̄3 ̄)づ╭❤~

 

 

——————————————————————

*CP前后不一警告/策苍过去式,咩策苍丐现在式

 

可以配合这个BGM食用:

http://5sing.kugou.com/yc/2764027.html

《魂牢》

演唱:萌远
作词:暖暖
作曲:某某某某

掠过天涯海角
日月同心任逍遥
相将命运画地为牢

云山苍苍
红尘茫茫
看尽生死存亡

 

 

 

10、缘浅·难逃·莫奈何

唐帮主成亲,新娘有两个。

一头肥胖的雪隼头顶呆毛蹲在高堂的座位上,苍青的爪上红线捆着一双铃。

隼还是一颗蛋时,唐若花跟陆不开和顾一起研究怎么孵。

“快点儿啊!你们唐门不是最擅长做机关吗?这要怎么孵啊?快搞个东西出来。”

陆不开嘴上功夫最是纯熟,单说不练。

 

成年之后陆不开倚在酒桌旁边,伸手扶额的姿势醉倒一群人。

“哎呀……人家头好晕,走不动惹,那大门怎么是歪的呀!”

对面的某帮帮主家公子就面红耳赤地过来问:“姑娘可好?在下护送你回家好不好?”

她从来用嘴就够了,虽然双刀耍得哼哼哈兮,但不怎么用,因为懒。

反正有唐若花,出手的永远是唐若花。

唐若花让顾拖了一根竹子过来,砍下一节,塞了棉花在里面,放进蛋,再用棉花塞好。

“夹着!”唐门萝莉吩咐,“胳膊下面,一直夹着,别掉下来,睡觉的时候也夹着。”

 

雪隼孵出来那天,柳元一看着那头癞毛小鸟,提着它的腿儿看了半天。

就为这么个东西,他二十来天没搞过顾。

顾并没有对他严词拒绝,只是看着他用水在桌上写,不开说,你是阿爹,我是阿娘,孵出来的,是我们的孩子。

柳元一挠脸快挠烂了,却也觉得不好逼迫一个存心给他生个孩子的男人。虽然不是人孩子,鸟孩子也是孩子。

 

“炸了吃了吧!”柳元一说,“太丑了,要不烤了?”

顾哭着扑过来抢了鸟儿藏在床最里面,转头双腿夹着柳元一的腰哼哼唧唧地磨蹭。

柳元一并不计较,只是坐在椅上对丐帮说,“一个月的份,你看看你是要怎么补回来?”

顾咬着嘴唇躺在床上,抬起脚,脚心相对,夹着柳元一的那物上上下下地磋磨。

顾身上的肉早长回来了,上回看见厨房有人叫丐帮去帮忙劈柴,拿着烧鸡勾引他。这人毕竟傻,又馋,蹲在房里偷偷吃,他一进门就把吃剩的半个鸡放在被子里藏着。

柳元一从来进门就要操弄丐帮,这人早已被他调弄得极懂,自己坐上来套套弄弄,柳元一就舒坦靠着被褥享受,这日被丐帮下面的嘴儿夹得正舒爽,一靠下去却是听见骨肉碎裂的声响,掀开被子看见压扁了的淋漓的鸡,柳元一简直是怒不可遏。

待问清了缘由,柳元一便弄了两条链子捆着丐帮的脚踝,扔在扒了垫子的硬床板上,手里握着苍云厚刃,抚着刀冷笑道:“有人叫你就去了,我看这双脚不要了,干脆齐着脚腕子剁了的好,你说是不是?”

顾呜呜哭着缩进去,柳元一的目光如冰,他缩进去的腿就慢慢伸出来,拿起绣花阵头塞在嘴里咬着。

鸳鸯戏水枕。

柳元一丢开刀,把丐帮的双脚提起来,脚心相对,裤子拉下去,那勃然之物就捅进去。丐帮常年光着脚,脚底的茧厚厚的,粗粗地磨,既疼又爽。

柳元一射了丐帮一脚都是,滑腻腻腥哄哄的,顾就哭,柳元一吓唬他:“再跟人走,真剁了啊!”

说着却咬顾的小腿,一大口咬下去,毛乎乎地绕在舌头上,带着丐帮热热的味道。

顾每天把脚洗得干干净净的,他也不知道柳元一什么时候想起来要弄他脚板心,又痒又羞。

转眼一年,癞毛小鸟长顺了羽毛,飞得也很顺畅,只是时不时地落在柳元一头上,顾就无声地着急,跳着把它给揪下来。

柳元一冷笑连连:“赶上烧鸡大了。”

破鸟一上他的头,夜里顾就软哒哒的,躺着扒开穴儿给他看,看多久都行,用舌头手指头捅得湿乎乎的,就这么搞射了也行。

真把自己当鸟他娘看待。

又是一年中秋,帮会缩水了三分之二,柳元一提着酒葫芦找白色的傻鸟,鸟在树上,顾在树下。

他走过去,捂着傻子的眼,咬着他的唇。

月如酒。

 

雪隼是有名字的,柳如故。

杨柳依依如故,如顾。

谁都觉得柳元一不会有心情给破鸟起名字,然而他就是起了,一本正经地连字都起了。

柳如故,字唤卿。

唐人若是亲密的称呼,就叫卿,爱卿,卿卿。

柳元一想把鸟儿子炸着吃不知道有几百次,想不出哪里亲密。

柳如故长大了就会传信,总算有点用处,柳元一同丐帮说:“没白吃爷那么多新鲜小鱼。”

“是爹。”

丐帮脖子上挂着个白纸本儿,陆不开设计,唐若花出品,上面用绳子挂着一根碳条,要说什么就写。

“没白吃爹那么多新鲜小鱼。”

柳元一伸个懒腰,对顾淫笑道:“做阿娘的今儿怎么喂饱当阿爹的呢?”

丐帮脸色微变地蹲下去,含着弄着,柳元一掐着顾滴唾的下颌,拇指蹭着他短短的胡须,指尖酥麻。

 

柳元山没想过柳元一会见他,他每年都来求见,但是柳元一从来不见他。

然而这一年柳元一见了柳元山,陆不开和唐若花已经十岁出头,一转眼要变成大姑娘,便不好在柳元山的茶碗里面吐唾沫,只好搁了点巴豆。

柳元山回去拉得地覆天翻,却没有把柳元一托付的事给拉忘了。

柳元一说:“要是有一天我回不来,你把他带到丐帮去。白药师会给你一丸药,吃下去就什么都忘了。要是一般人吃了,脑子就坏了,可他脑子本来就是坏的,倒没得这个计较。”

柳元山拼命喝茶,后来才会拉脱了形。

一般而言,人谁会喝那么多茶水?

他需要定惊丸!

“要是他醒过来,你在或许会好一些,白药师说,他可能还会记得这张脸。”

柳元一指指自己的脸。

“堂……堂兄。”柳元山到底喊出来,“你这是做什么。”

“你说是在做什么?”柳元一一笑,露两排牙。

“你……说的是假的吧!什么被婶婶五岁就卖了,什么没有亲人,什么……什么都忘了……”他迟滞,说话都是结结巴巴。

“假不假有关系?”柳元一反问。

“到底我们是血缘相联,这么多年从不联络,爹娘找上门你也不见,为何你要做到如此地步……”

“所以才把这件事托给你,停儿年纪小,白药师不靠谱,我那两个徒儿,不开和若花是淘气包子,若是出了事,多半要送到认识的帮会去。”

柳元一定定地看柳元山,问,你干还是不干,一句话。

干。

柳元山喝光了茶。

 

太原联军再度与狼牙交火,晋祠告急,伐木场告急,采矿场告急,杏花村告急。

仁人志士无不渴求一战,太原缺人,太缺,战场上没有顾虑考量,只有无情的胜负。

“堂弟。”柳元山出帮会大门时候,听见后面飘来的声音,“我去太原。”

“报仇吗?”他说。

“如果爹娘没死,我大概和你活得很像。”

 

战火已经灼烧大唐太久太久。

人心离散孤苦伶仃。

“元一,我们一起去杀狼牙,杀他娘的!我是个天策,要死也死在战场上。”

严小峰回来过一趟,冷冷地说,柳元一,我们打一场。

回来的只有严小峰,柳元一就知道,李敏已经不在了。

他不知道李敏到底有没有死在战场上,但是他知道他认识的李敏,到了最后也定然是清醒着的。

而他埋葬的时候,也必然是脚对着天策的方向,活着回去不去见不到的,死了总应该回得去见得到,那些虚无的过往。

严小峰和他战到精疲力竭,谁都杀不了谁,他无心杀死严小峰,而严小峰没能耐杀死他。

严小峰坐在擂台上看着他,他躺在擂台上看着严小峰。

小道士的发有一半变得灰白,驳杂得刺眼。

严小峰不哭不笑不说话,他就那样坐着,第二天天亮,他已经不在擂台上了。

爱恨恢恢,柳元一并不在意严小峰恨他,他甚至喜欢这样,这表示严小峰是爱着李敏的,那么爱,连头发都染了霜。

严小峰是知道他给李敏下药的。

他曾经跟严小峰开玩笑似地认真说:“阿敏现在挺好的,就是吃的药有毒。”

严小峰记得这个,才会回来找他。

李敏到底是作为天策而死,并非一个疯子,柳元一成全他,如果你在乎一个人,他怎么离谱你都会支持,他要上树你托着,他要下河你扶着,他要去死,你成全。

你开心就好。

柳元一觉得自己对李敏仁至义尽,但仍不够,他可以为了自己不离开李敏而选择不做情人,然而事到临头李敏带着严小峰离开,他仍然痛得喘不过气。

然而他柳元一到底是个牲口,过了的事情转眼就忘。

养条狗是好的。

他对白天说。

养狗很忙,忙起来就不会想太多。

他决定去战场的时候,柳元一收起几件东西。

他收起李敏没有带走的一根头绳,另一根他给了严小峰。小道士当即绑在发上,灰白的发和赤红的绳。

他戴上父亲的手甲,母亲的手绢。

半夜顾躺在他身边,他伸手解下他头上的白兔毛头绳,揣在怀里。

他去战,自己去。

也是替阿爹阿娘去,替李敏去,替阿顾去,讨还公道。

 

柳元一跟已经是亭亭玉立的李停安排好帮会事务,提着刀盾上了里飞沙。

他想着顾还在赖床,傻子跟孩子一样,不睡到太阳晒屁股不会爬起来。

 

柳元一给李停留了五万两银票,叮嘱说要是君山岛那收了顾,也要给他留着点儿银子,如今要饭的师父师叔师伯同门都在还好说,等他年岁大了白了头发,或许后面的徒子徒孙们就会怠慢。

李停软软地问,师叔,你不想回来了吗?

柳元一说不,你给我留着点花,等我回来一分不剩,我弄死你们一个个的。

李停就破涕为笑。

 

柳元山没想到柳元一走了以后顾会变得那么不近情理。

他把床拆了,找柳元一是不是藏在床顶上。

柳元山有一些不好的预感,所以他并不答应顾去找柳元一。陆不开和唐若花也摇头,大是大非上,两个妮儿不敢跟柳元一作对。

但是柳元山究竟没有熬得过那双眼,白天说:“你干脆直接给他塞药丸算了,元一回来重新教便是了。”

柳元山摇头,他见过顾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只是为了见一见柳元一。

柳元山带着顾跑了,他说,我带你去找元一,你不要出声,我带你去,但是你得应承我,看一眼就回来,安心就回来,别老不吃饭。

顾点着头,特别严肃。

那一刻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傻。

 

后来柳元山站在汾河边想,十几年前我怎么这么傻?我为什么带他来?

柳元一去了杏花村,他手上缠着兔子发绳,白色的毛球上都是血块。他杀得很高兴,每杀死一个,都要大叫大笑,笑出眼泪。

他不认为自己会死,他想回去要把这个东西洗洗干净,真洗不干净了,就做个新的,兔子肉就做叫花兔,红烧也好吃。

但是没有人真的会刀枪不入,所以他到底陷在了杏花村。

柳元山带着顾夹在去支援杏花村的军队中朝前涌,远远地柳元山看见敌军中金光闪耀,是苍云的盾舞。

他下意识地伸手抓身前,空的。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顾用武功。丐帮的轻功,一跃而起,落入敌阵。

柳元一觉得肯定是额头上的伤流血太多迷了眼,否则他怎么可能看见远在长安城的丐帮出现在眼前?

但是他来不及想,手里的盾已经收回来又掷出去,啪地立在丐帮身前,挡住无数朝他捅过来的刀枪剑戟。

柳元一的心口一凉,他看见一个雪亮的枪头,一个又一个地穿过自己的身子,顶起甲胄如撬开龟壳。

 

弟弟,以后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大侠。

那和哥哥一样,我们一起去杀敌吗?

好啊!庇佑我大唐!哥哥我要吃那个,肉胡饼子。

好好好,买给你。

哥,我要那个铃铛,给我给我。

好好好,给你给你。

给你钱,我只有这点钱。

不要钱,将来弟弟带好酒来与我共饮便是。

 

噫?怎么想起那么早的事?

不是都忘了?怎么偏偏又想起来?

是夭矫横行的小小少年啊,仗着阿爹阿娘的疼爱,走丢了还抓着一个路过的小哥哥帮自己找家人。

铃铃……铃铃……

少年不知愁滋味。

 

弟弟,我叫顾。

琥珀色的眼,银色的铃,他背着他, 双手扶着他的腿,手掌热热的,热热的……

 

人到快死那一瞬间,人生便会如走马灯一般在脑子里过一遍。

飞快的过一遍。

是阿爹说:“元一,将来要记得报答那位,他是你爹好友的爱徒,阿顾。”

是阿娘说:“元一,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是自己说:“柳元一,爹娘为了你死了,你得活着,这是第一的。”

是李敏说:“柳元一,我们去杀耗子,你敢不敢?”

 

十五岁那年,他不再想做大侠,他想活下去。他不能记得很多以前的事,是不能也是不愿,记来有什么用?长安街上的小少年,在雁门关已成了孑然一身。

后来他遇到了李敏,阿敏说我们要活得任性自在。他想笑傲江湖也是好的,到头来却是悲歌一曲,他得活着,活着才能照顾李敏,他不能疯,就只能做个牲口。

阿顾,阿顾,他不怕揍,揍也不会走,等着他盼着他一双眼睛看着他。

那就留着吧!怪可怜的,怪好玩的。

然而他想去战场的时候,他就想,自己养的狗,送给别人也是行的。

然而原来是不行,他十五岁,腿差点儿废了,他想阿爹阿娘为什么要舍弃了自己留着他的命呢?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

他不会孤零零的,就算李敏走了,其他人也走了,他也不会孤零零的。

因为柳元一就是一个人,一个人的柳元一。

然而他在狼牙军中看到顾从天而降的那一刻,柳元一忘记了自己的原则。

他低头看着胸口的枪,那天母亲覆在他身上,狼牙军的枪头从娘的胸膛扎下去,扎进他的大腿。

人为什么会为了别人死呢?从来没有想明白的,忽然,洞彻。

元一,阿娘爱你。

他站在那,看着顾用天下无狗把人一波一波地轰出去,血水和内脏和肢体乱飞,宛若烟花。

丐帮琥珀色的眼染着血一般的红,他朝他跑过来,眸中惊慌失措。

我应该对你再好一点,阿顾。

热热的阿顾,可爱的阿顾。

 

柳元一翘起的唇角喷出鲜血。

我其实就是,想给你报仇,可你真厉害,哪里用得着我出手?

柳元一笑着,他说不出话,冰蓝的眸子融成水蓝,定定地看着走到他身前的顾。

我还丢了个盾过去呢!

阿顾,你说,我四八四傻?

 

柳元一的眸子闭上了,人们在狼牙军的尸山血海里看见他和顾。

顾把柳元一的头抱在怀里。

手指拽着柳元一的衣角。

两个人都断了气,却没有倒下。

顾身边都是死人,他的最后一掌,震碎了自己的心脉。

柳元山站在他们面前,一头白色的隼飞过来,盘旋了一会儿,落在顾的肩上。

它叼了叼柳元一的头发,他没有跳起来说:“反了天了,柳如故,来来来,想当炸鸡了是不是,你爹成全你。”

隼歪着头,想不明白。

粉色的杏花落下来,如雪。

 

顾跟柳元一扯不开,死了都扯不开,只好一起烧化。

柳元一说过,我死了不用埋,把我随便撒了便是。

柳元山站在汾河边,手指间,骨灰随风飞逝。

 

陆不开和唐若花站在旁边。

陆不开说:“我恨他,要饭的。”

“我也恨。”唐若花说。

“我们又变成没爹没娘的孩子了。”

“你还有我。”唐若花摸摸陆不开的头。

哭包并没有哭,她只是惆怅地说:“我不会喜欢人了,若花,我不想死,元一爹爹喜欢要饭的,他就死了。”

“那就不喜欢吧!”唐若花说。

“我决定要喜欢钱!”

“好。”

她握着她的手,白色的隼歪着头看着他们,飞起来,脚上的两个铃在风中响。

 

她们,开始逃。

逃着恩怨,思念,前尘,姻缘,世事坎坷,黄泉,浮生。

 

三生忘川那一头,他牵着他的手。

 

那年月下,柳元一躺在树下眯眼假寐,陆不开跟顾说:“要饭的,你信不信来世?”

“那是什么?”顾奋笔疾书。

“就是来世啊,就是很久很久以后,两个人还会在一起。你想不想跟元一爹爹在一起?”

顾点头,用力点头。

 

“来世,好远。”柳元一忽然开口。

他睁开眼看着顾,冰蓝对琥珀。

“要是不想走,在一起也好,我们一起逃到来世去。”

他笑起来,低低地。

 

大唐已湮灭,千年之后,柳元一捂着肚子上的洞,用脚提了提地下道里那个睡着了的乞丐。

“睡死了你?有什么能包扎的,我他妈要死了。”

乞丐揉着眼睛看着他,琥珀色的眼……

 

全文完

 

现代篇视大家高兴不高兴看而定

后续会有许多个番外吧……从不同角度的

也是正文的补充。_(:3」∠)_

最后:不要给我吃刀片

评论(282)
热度(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