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3】【羊策】人生可逃系列之《鹤顶红》 1


原案/图:@王武莫虫之 太太, 请到LOF@珷蟇之 支持太太_(:3」∠)_

太太又一次把我拐上了贼船,冷CP的我哭了起来……%>_<%塞了苍丐的糖在里面哼!

 

————————————————————

 

严小峰X李敏

 

前尘往事诉不尽,不如生吞鹤顶红。

 

1、

严小峰与程谟长得并不像。

性子也不同。

严小峰话唠得紧,程谟却是三棍子打下去迸不出个屁响。

然而李敏就觉得程谟没了以后有严小峰的日子是好的,他又可以找着人一起煮茶了。

龙眼儿水蜻蜓眼儿水,茶沫儿要搅起千堆雪,搁点盐,苦的也是香的,是茶也是人生。

严小峰也很享受,他喜欢李敏身上的味道,有天策长枪的钢铁的腥,有裹尸的马革的硬,有皂角洗过的衣裳晒过太阳的暖。

所以他觉得,被柳元一误伤时那句话必然是幻听。

那句话是:“好像快死了,要不,刨坑埋了?”

 

严小峰多年以后仍然执着地认为,这句话必然是苍狗柳元一所言。

他当面说过柳元一此人面冷心狠下手毒,你说一个人还有口气,不救人想着刨坑埋了毁尸灭迹的能是什么人?

那是牲口。

牲口柳元一只是一笑,勾着他怀里扎着冲天辫儿的丐帮胡茬唏嘘的下颌,眼神如钢丝地道:“道长是实心眼儿的人。”

说完牲口就一口咬住丐帮沾满香炒黄豆面儿的嘴,硬从他嘴里把嚼烂的驴打滚掏出来吃。

那时节的话唠严小峰只好闭上嘴落荒而逃。

心肝肚肺肾抖得七零八落。

 

男人对男人那样,人干事?

 

严小峰愤愤不平地想,自己对李敏就不是那样。他对李敏是敬佩,是爱戴,是高山仰止,是瀑落九天,是纯洁的江湖情谊,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虽然不能,但一起煮茶喝,说话打机锋,也是十分惬意。

所以柳元一是必须被唾弃的。

固然李敏沾了绿白茶汤沫儿的嘴唇,似乎咬上去也会是香甜可口的。

但是他不会咬,那是柳元一才会干的事。

 

然而李敏咬他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咬了回去。

当牲口也挺好,或许狗就是比鹤好,狗吃肉骨头,鹤吃虫子和谷米,真是嘴里淡出个鸟。

 

白药师又跪在帮会大门外了,抱着道妮儿李信的腿不松手。

严小峰从旁边蹭过去,李信捉着他的袖子喊:“小师父救我。”

白天抬头森森地看着严小峰,如果人的目光有牙,他已经被扯碎了嚼烂了吐一地。

“信儿许给我吧!许给我,你师父他就不喜欢女人……”

白天森森地看着严小峰软软地跟李信求着,形同精分。

 

那天严小峰一溜烟跑到帮主房间,迈着道家八卦步干干地把事情讲一遍,跟李敏说:“我就是觉得白药师这么说,帮会人那么多影响不好。”

李敏就咬了他的嘴,他也咬了回去,手扶在李敏挂了甲的腰上,隔着硬甲都觉得那腰是柔的韧的。

咬完嘴李敏跟他说:“道长,我喜欢男人。”

沉香救母劈了华山。

严小峰从一头纯阳鹤硬劈成了一头DOGE。

他凑过去喘着气咬着李敏的嘴瓣儿,恨不得给他咬成兔儿三瓣儿嘴。

“我也喜欢,我喜欢你,李帮主,敏哥,我喜欢你。”

狗咬狗,一嘴毛。

 

后来严小峰才明白,白天那并不是真的精分。

比白药师精分的另有其人。

李敏那天抚着严小峰的头,一下一下地轻轻拍着他的背,严小峰偎在他怀里哼哼,他那上纯阳修炼以来就没在人前露过头的肉【大螃蟹】棍儿被李敏握在手里。

天策穿着全套的甲胄,似乎仿佛是叫破军,手背上的甲银光闪烁,掌上套着红色的布,这么一握一拉一扯,硬硬地磨,又疼又舒爽。

严小峰看见自己的东西滴在天策的甲上,慢慢地滑下去。

他轻轻地喊,敏,阿敏。

李敏抚着他的头,他靠在李敏胸口,听男人心跳的声音。

他喜欢男的,多好?

多好……

 

此时的严小峰还不是后来世人皆知的昆仑一鹤严道长。

后来的严道长惜字如金,高冷入云,从不话唠。

 

待续

 

 

评论(43)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