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弱虫ペダル】【御石】神樣の花嫁 (家神祭品PARO)2/供奉


插圖:千千千千

太太我愛你~~~

夹带私货推一首呗唱

http://www.xiami.com/song/1769439782?spm=a1z1s.6659513.0.0.TydWnI

——————————————————————

 

#家神与祭品PARO

#原创配角各种会有

#考证不全,勿介意

#警告已挂,如何尽力也不能令人人满意,十分抱歉。

#作者有蛇精病,OOC,脑洞大,喜工口,各种耻,各种甜腻!

#不喜请关闭此文,拉黑作者,无视也是善意,十分感激。

——————————————————————————

一直从事民俗方面的研究,多少也是因为自己家中有着家神的缘故吧!

然而石垣光太郎倒是没想过会有穿上巫女祭服的一天。

“只是练习而已所以……哎呀……也必须要穿吗?”石垣苦闷地望着腰间紧缚的绦带,红色的带子在肋下勒得很紧。

“不论男女都是要穿的,因为很宽大,不适应的话踩到跌倒就完蛋了。”美奈子姑姑的脸色泛出青黑的不愉,“腰的地方大概需要添上一块。”

石垣无奈地看着美奈子姑姑用刀片剖开已经缝上的部分,拿着布条比划着。

忽然美奈子叹了口气。

“是香穿过的……”美奈子的手指在腰带上抚动着,“香啊,小时候特别的可爱。总是跟在我背后姐姐长姐姐短地叫着。我那时候可是这一代有名的大姐头,所以总是让她不要跟着我。”

美奈子姑姑用手比划着:“就是那种衣服你明白吗?漫画里那样的。”

石垣眼前浮现出美奈子姑姑穿着“夜露死苦”字样风衣的模样。

“……很后悔啊!”

美奈子说,“脱下来我改一改。”

 

是在后悔什么呢?美奈子姑姑。

石垣于梦中坐在繁盛草木的庭园,托腮思索着。

“哦啊!那个喜欢在头上绑着白带子的飞车女郎吗?嘴巴是这样的。”

翠色的手指长长地比划出扁扁的形状。

石垣距离祭祀只有一天,石垣抬起头,梦中的神祗仍然无法看清面目。

“鲶鱼嘴!”

神如是说。

 

“父亲明明说过,仪式之后神才会跟贡品交流的……所以为什么……”

石垣光太郎想着美奈子姑姑的嘴,噗地发出笑声。

“你是个奇怪的人啊!”

神在石垣对面坐下,石垣用力地去看他的头,但是脖子以上的部分无论如何也无法留下任何印象。

“普遍而言应该哇哇乱叫着冷汗津津地醒来。”

“香姑姑也是那样吗?”

“差不多,喊叫着我不知道是什么的男人的名字。”

“啊?”

“什么学长之类,手里攥着学生服上的纽扣。”

“所以也在仪式之前入过香姑姑的梦吗?”

“唔!去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结果呢?”

“完全一样。”神的声音没有起伏。

“之前那一个好像是叫的父亲的名字和吉永小百合的搭档。”

“是什么来着……”

神和祭品都陷入沉思。

 

睁开眼的石垣光太郎沐浴更衣之后穿上巫女祭服。

涂抹得细白的面目用红脂点缀得十分明艳。

京都之人自然明白传统妆容的美妙,即便是被神评价为鲶鱼嘴的美奈子姑姑,也在光太郎脸上做出古雅的明媚感。

固然谈不上雌雄莫辨,正如在舞台上的市川海老藏那等人物,日本人讲究人入景的风情,即便不是女人,在祭礼上仍是巫女。

石垣光太郎路过园子,在路边采摘黄色的菊科植物,或许是野生的雏菊抑或其他,插在巫女发冠的边沿。

 

不要害怕啊!光太郎,神给予家族的眷顾都靠你了。

这是即便害怕也不要害怕的意思吗?

强人所难也不过如此。

踏上祭祀用的高台,石垣看见台下有一个轻纱覆面的高挑女性。

穿着当下最新款的香奈儿,粉色的娇嫩与她小小的瓜子脸相映,有着一种特有的魅惑。

“香,马上就要解脱了。”

美奈子姑姑检查石垣的衣物时轻声地嘀咕了一句。

“妹妹要回来了,是吗?”

石垣说。

美奈子姑姑霍然地抬起脸,眼眸中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

“已经……开始了吗?”

“啊啊,侄儿和妹妹比较的话,妹妹比较重要,也是合情合理的。”

美奈子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

“好好弥补吧!作为姐姐的轻忽。”

石垣背转身,心中泛起一种舒适的感受。

所以,这是身为祭品所得到的,或者也可以说是失去的?

 

他伸出手,摇响手中绑着丝绦的铃。

 

神。

石垣的眼神追逐着空中游荡的红白丝绦。

是什么啊!

 

“所以,开心吗?”

石垣独自坐在垫子上,屈膝正跪的姿态很标准。

他一直认为隐藏着什么的地方终于对他敞开,被覆盖的神像之下有着幽深狭窄的阶梯。

祭服已经脱下来,穿着白色的内裳,地底神殿中燃着带着苦味的香,盘中的贡物是听说狐仙非常喜爱的油豆腐。

“我插了黄色的花。”

石垣手中拈着黄色的指甲盖一般的小小的花朵。

“感觉到不同了吗?”

“嗯!仪式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

“因为仪式只是仪式而已,从选定你作为祭品开始就已经缔结了约定。”

原本空无一人的房间中逐渐出现了人的身影。

从半透明到逐渐实体化,奇幻电影一般的场景。

不是梦中那样的手,只是比普通人修长,不过手背上仍覆盖着鳞片。

手在空中摆动,游荡到石垣光太郎的脸上,将他的脸抬起来。

 

神,有一张有些怪异的脸。

小而且高的鼻子,薄成一条线的嘴唇和很大的眼睛。

双眼中似乎没有光,而是一种混合式的灰黑色。

薄羽式的发覆着宽大的额,从双眉的中间一点上去的地方,生长着两根触须。

蝗虫的触须。

 

并不可怕。

石垣光太郎如是想。

“你觉得并不可怕吧!”

神把他心中的话说出来。

下一瞬石垣耳中充满了各种声音,脑海中塞满各种景象。

“虽然对不起光太郎但是香能回来太好了!”

“虽然儿子成为了祭品,但是为了家族的荣耀……不论如何还有健二。当初不是生一个儿子,真是有先见之明。”

“再安定三十年。”

“明天就跟神祈求……是股票还是期货大涨比较好呢?”

“让光太郎去问问吧!可恶,被神看重有什么痛苦可言?香姑姑不是什么都得到了吗?”

“啊,光太郎,谢谢!姑姑我,总算是可以开始自己的人生了。”

 

“你想要什么?”

神抚弄着光太郎的脸。

“香也好,前面的那些人也罢,他们可以听到别人的欲望,自己的欲望也会放大。”

石垣无声地听着。

“固然力量有范围的局限,不过如果你想要的话,恩赐你无穷的魅力,勾引政要或者是明星都可以手到擒来。”

“香姑姑,有一千个男人,真的吗?”

“我为什么要去数?”神反问道,“利用那些人满足她的欲壑。便于我吞噬欲望而变得强大,她是欲望的收集器。”

石垣伸手解开自己的腰带。

“香姑姑,跟神睡过吗?”

“她睡过明星吧!”

石垣打开衣物,露出传统方式结起的白色兜裆布。

“我大学的时候,研究的是日本民俗。”

幼年的自己,养着会摩擦翅膀高鸣的蝗虫。

从碧绿的复眼中能够看到自己的存在。

坐在满是青苔的石上足踏清泉。

山中,有妖怪。

山中,有神明。

人一定会有前世和转生。

人跟人之间有着与众不同的缘分。

虫虫,一定是什么变化而来的吧!有一天会再遇见吧!

用红叶做的被子覆盖着死去的蝗虫埋葬在花园中的桂树下。

东京,现代的都市,人的欲望空前高涨,匆忙地与他人的人生擦肩而过,内心偶尔地触摸到时代的空虚。

 

神,给一点指引吧!

石垣光太郎仰着头,看着那神明。

我,要一个神。

 

从小他就渴望一个存在奇迹的世界,幻想不死,神迹浮现。

“肉体,供奉吗?”

神眯起灰黑的眼。

 

 

 

待续

评论(2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