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小单车】【金鞠金】浮游梦 2\僧と妖(前世今生妖怪和尚PARO)


 

图: @千水观花 太太,我的心友TAT
 

纪念再不会有的《浮游梦》 

 

ここで 誰かを待っていた

ふいに透きとおる カラダを

つよく 

抱いて

———————————————————————————— 

2\僧と妖

 

山姥彼时尚无姓氏,手持鞠球上下颠当。

其友名曰御堂筋翔,为一白骨妖怪,二妖皆为大江山中出名的大妖。

 

战国,比较起平安朝的百鬼夜行,少去风雅而多之血腥。

松尾芭蕉大师曰:夏草凄冷清,兵事恍惚若浮云,止一梦矣(夏草や 兵どもが 梦の迹)

各处大名争名夺利的背后,是芥子一般无人看重的世人的牺牲。

农人的性命贱不如犬,禁杀令竟是给予猫狗的恩赐,人,皆属杀戮之中挣扎而不得逃脱的业者。

其血肉怨念饲喂出诸多妖怪,修罗夜叉,分尾猫又,九尾妖狐,妖车飞头蛮,趁夜于月光之下呼啸而过。

山姥眼中,世人皆是血肉,化为肌体中无尽妖力的来源,是美味可口的食物。

此事之外,人也是有趣的宠物,虽然远谈不上如懒狸小野田那般稚拙天真,但鞠颇为喜欢研究人的肌肉在何种情况之下会变得令他乐于食用。

山姥几乎都是女子。

然而小鞠是男子。

出生而带有男性器的山姥,拥有绝世的妖力,却被同族扔到山外。

不必等死,山姥迅速成长若稚子。

容貌修美而狐媚,被路过的武士捡去。

 

是男色风行的年代,若女子的稚子深受欢迎。

武士自称山姥的养父,趁夜行事。

男人的根茎楔入身体,山姥并未觉得痛楚,妖物在这些淫事方面绝不类人,有着浑然天成的继承和天赋。

手指从所谓“义父”的肋下戳入,揪起噗通乱跳的心脏,血与精同时倾覆在山姥身上。

 

齿间便尝人肉鲜甜滋味,虽略有些儿老,但还是从头到脚细细地吃下去。

咯吱咯吱。

山姥来吃小孩子。

嫩胳膊嫩腿儿甜又美。

咯吱咯吱。

 

山姥食人,即会继承人的记忆。

无需学习,食一人足以融入人类之中藏匿行迹。

 

此后便大多时候浪迹人间,至于遇到白骨妖怪御堂筋之后,更是结下一份妖怪之间的友谊。

分食人类的友谊。

山姥吃下血肉而白骨则交给骨妖。

数千年的大妖与山姥相交甚笃。

加上懒狸小野田与鸦天狗真波,山神东堂和土蜘蛛卷岛,倒也是其乐融融的一团妖怪。

 

然而,所谓聚散,或起于萍水相逢,或止于情深意重。

骨妖在战场捡来剩下一口气的人类武士,大名之子石垣光太郎便改变了一切。

如我来生,若有来生,愿与君携手人生。

未说过这样的话,然而骨妖的确是这样做的。

 

啊啊,为何不命长千古?

山姥不解,混迹吉原。

骑坐于好色男子胯间,面带天真迷惑,挖心掏肝地吃着,口中竟无了滋味。

 

自被扔出之后,鞠再没有回过同族所在之地。

山姥排斥强大稀有的雄性,鞠对任何地方都没有归属之感。

吉原的人声鼎沸与花魁牛步终于招惹山姥的厌恶,懒得厚涂脂粉,他到山间打起野食。

路过的武士与抬轿的苦力都是好吃的,偶尔有大家少爷,穿着好看的布,金钩银画就便宜了他。

也有大名公主,小心地剥出来吃下去。

山姥穿着她们精致的衣裳,以树下积水为镜梳妆。

 

我的脚好疼呀!被野猪追赶受了伤呀!

那边的和尚呀,你快来帮帮我。

 

金城,真护。

手中自唐传下的黑檀数珠,滚沸热烫在粗厚掌心。

行脚僧人一般打扮的高僧眼中,坐在青石上穿着染血罗袜的大名公主,脏污的小脸楚楚可怜,其身,妖气冲天。

 

山姥。

和尚的眉眼如小鞠所坐的青石,石上覆着吸收了阳光的苔藓,坚硬又柔软,肃穆却慈悲。

咦?和尚,你怎么知道?

山姥望着和尚,他身上有茹素人的芬芳。

因为我是和尚。

 

小鞠想了许久,扯下脚上的袜子,赤足走到和尚身边去。

他略略矮他一些,抬起头来瞧着他。

你很香。

山姥的手指,搭在和尚深蜜色的胳膊上,捏一捏。

让我吃吧!你。

 

如果我死了,就给你吃。

金城如是说。

 

伽蓝,伽蓝,僧伽蓝摩。

静美之庭园,梵音回响。

无依无靠之山姥,顿起依附之心肠。

我杀了你好不好呀!杀了你,你死了,我好吃了你呀!

如果我被其他妖怪或是人所杀,才可以给你吃。

为什么呀?

总而言之,这是约定。

僧人放开黑檀数珠,伸过来的手,竖起一只小指。

 

你跟我约定吗?和尚。

嗯!

那就这么说好了,和尚,要给我吃唷!

绝不违誓。

可是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死。

 

僧人将背后经箱放下,拂拭灰尘。

上来吧!山姥。

噫?

我走到哪里都带着你,若是我死了,你就得到我的血肉。

 

鞠跳了上去,山姥很轻,如一片叶,一张素纸。

他坐在背箱上,双手撑着和尚结实的肩,抬头看着树叶间稀落破碎的碧空。

不听话的孩子,山姥来抓你。

不听话的男子,山姥来抓你。

不听话的公主啊,山姥吃掉你。

有约定的和尚啊,山姥……

山姥要怎么你来着?和尚?

轻轻的歌声停下来。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色即是空。

和尚的手抬上去,覆在绯色的山姥的脚尖。

捉住他。

吃我,只吃我。

 

啊!真护,我徒。

人间已是修罗道,你会遇到的,心中的鬼。

树下,山姥叫他,和尚。

嗔怪地,你快来帮帮我。

 

一霎情动。

堕入苦海。

修罗噬身。

鬼迷心窍。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