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原耽】《始于非命——重生之休闲纨绔》3、于非命中毒惹

 


警告:没三观,乱写,图开心,一对一,没计划没大纲,写到哪算哪……

努力日更。

有回复的话会比较有动力,搓手!~~(滚)


偷摸扔个CP地址:

https://www.gongzicp.com/novel-114710.html

 ————————————————————


少女伶俐地翻了个白眼,一道无形妙境自她心口飞出直上云霄——这个誓言便在天道的监督之中了,如果违背誓言,必然会降灾于她。

于非命也不再犹豫,干脆把少女身上的绳索也一并解了,凑过去谄笑道:“小姐姐,我把他活剥了给你看心肝玩儿好吗?千万别生气,生气也别生我的气行不行?”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少女唬得倒退一步,“张嘴就是打打杀杀,于二公子你真的好可怕,难怪小姐她不愿意理你——”

提到沈楠,于非命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本来四方大家一直有所往来,他跟沈楠是可以搞搞青梅竹马的,奈何他小时候做下一桩事,竟然让沈楠跟他逐渐到了两看生厌的地步。

“不打打杀杀,你现在就被淫贼非礼了。”于非命托腮无辜地笑起来,少女本来还想抬眼瞪他,却是一看之下就有些发呆起来。

那紫衣少年身量不大,却生得面如傅粉,桃花儿眼薄情嘴唇,天生一双酒窝,额心却有一片小小紫色花瓣,年幼俊俏无比,面上尤其容光焕发隐隐有一层至纯灵光,正是修仙大家才能养得起的珠玉公子哥儿——不知道嗑了多少丹药才能有这般效果,居然脸上毛孔都不太明显。

头先少女觉得对方要害自己清白,自然仇视不已,如今已得自由,却有心情来品评起于非命的相貌了。

“手段如此凶狠,倒是生得好皮囊。”

于非命听她评价不由苦笑,看来沈楠当真看重这个少女,否则世家公子面前,哪里容得她这样没大没小,向来沈楠是拿她当姐妹看,这就难怪沈楠会不顾大小姐的持重身份,为她打上阖闾大城了。

于非命当然清楚,这正是他一生中相貌最好的光景——修习正道,第一家族无尽天生地宝堆出来的纯阳精气富足得要从头顶喷出来,后来改修魔道也不能皮囊就变难看了,只是再难让人这样心无防备地面对他了。

想到前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傻夫夫地污了她的身子,于非命不欲跟少女多纠缠,从怀里掏出一瓶丹药丢给她:“这瓶破基丹虽然贵重,可我已经用不到了,就算给你赔罪,此间的事还烦你不要说出去。至于这人……”

于非命转向地上生死不知那货,想起这人是小姨的远房亲戚,有些为难地道:“我到真想杀了,只是跟我家外族有些牵扯,再说真的闹开也对你名声有损,总之我管叫他不再出现在你面前如何。”

或许是那句真想杀了让少女有些醒悟过来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世家公子,抿着小嘴思虑再三,她还是伸手拿了丹药。

见少女答应了交易,于非命连忙让她从后窗翻出去。如此于非命终于放下心来,但凡这个少女还在屋里,要有什么人闯进来看见了,他就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如今少女走了,于非命便走向地上的猪头,考虑如何处置这人才能让小姨满意,毕竟他还记得少年时自己留下这人一方面是对男女之情好奇这人修习的正好是媚术,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不想让小姨为如何安置这房亲戚而犯偏头疼。

只是不管这人是因为笨还是别有心思,都实际上害了那个十六岁的他,他是断断容不得这人再继续留在自己身边了。

就在他即将走到猪头面前时,眼前忽然炸开一抹粉红,于非命胸腔里顿时钻进异常香甜的气息。

猪头见于非命中招,立刻一跃而起,喈喈笑道:“二公子好狠的心,你我日夜相伴,你竟然对我下这等毒手。”

于非命挥开粉雾,问道:“这啥玩意?”

那猪头叉腰大笑道:“好叫二公子知道,这玩意叫做并蒂,方才怕你发现所以才在屋里点的香里用了一丁,你毕竟是金丹修为,虽然是嗑药嗑出来的,但意志倒也不弱,不给你来点儿怕你不会对那妮子意动。”

“我嗑药关你屁事?我家大业大嗑得起。”于非命大怒,面泛桃花地道。

“嗑药当然关我的事,”猪头邪笑着靠近于非命,“如今也由不得你做主,中了这毒便无法用任何灵器,也提不起灵力——你这元阳我今日就取了,嗑药族体内药力沉淀多有没用完的,我搞了二公子你,怎么都能修到筑基后期大圆满吧!能多很多年寿命的唷!”

“是吗?”于非命目光迷茫,似乎已经被药影响快要失了智。然而他手掌一翻,却是拿出一杆白玉如意,咣当一下敲在猪头脑壳上。

“傻了吧你!”于非命看着猪头目瞪口呆,头上红白齐下,脑汁喷涌的样子,哈哈大笑道,“老子不但嗑药,老子还修了本命灵器,老子才十六岁,你这穷鬼想不到吧!老子的如意不用灵力驱动,也硬得可以当锤子使。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猪头噗地一下倒地不起,血流如注,一抹神魂顿时离体。于非命掐诀伸手一捏,将那神魂一把捏碎,当完扑头党之后,于非命这才感到浑身燥热,心气浮动不已。

跌跌撞撞地走到窗边拍开窗户,于非命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苦余——你死哪儿去了?”

“在这里,公子。”

一道有些微沉的声音从院中传来,于非命放眼望去,小院中巨树之上,一名半裸青年被捆仙索面朝巨树紧紧绑缚,及腰的如瀑黑发被风掠起,露出布满血色鞭痕的猿背蜂腰。

在他肩胛骨下方,竟然簇生着黑色的绒绒鸟羽,隐约能看出是一双极小的翅膀。

于非命靠在窗棂上看着那青年,脑壳很痛。

 

艹……

他竟然忘了,为他而死的倒霉半魔之前因为阻拦猪头把少女带来,被告了黑状,被十六岁的逗比于非命捆在树上痛打了一顿。

“哎呀妈……”于非命苦逼地嘟囔起来,“苦余你快过来。”

那青年听得这句,一瞬肌肉坟起,身上的捆仙索竟是寸寸断裂。

“公子,我的面具被刘申拿走了。”苦余没有回头,有些踟躇地说道。

“我又不是没见过你长什么德行,过来。”

他已经开始觉得某个地方蠢蠢欲动口干舌燥了,救命啊!磨叽什么鬼呢?

“哦!”

青年终于回过头,满脸紧张地看向他。

那是刀劈斧削一般的一张脸,五官无不精美绝伦,只是不会跟女子混淆在一起,眉眼里莫名带着一股妖异诱惑,尤其那双色泽浅薄的灰色眼眸,仿佛从里面会冒出一丝一缕诱惑……

就是……看起来有点憨憨的?

不对!妈的,会觉得苦余诱惑根本是药的缘故。

于非命用力摇摇头:“苦余,你把面具戴上再过来——”

这倒霉半魔长这么好看干嘛使啊?简直不是要救命,而是来让他送命的了。

他刚活过来,眼下真真儿半点也不想死啊!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