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伍关】《稀有掉落》3

伍晨X关榕飞

 @我是一颗梨♪ 生日快乐!!!!!!还好赶上了这一天




#继承OOC的光荣传统

#私设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个逗比有爱故事

#本章有奇怪的肉警告

 @團子團團子 (这厮的插图) @風不語 你们的粮食!



3、

伍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喜欢上关榕飞的。

他是一个爱动手的实践派,需要材料就去打,需要胜利就去战,需要管理就去看各种管理资料,连算游戏中获取材料的计件奖金他都有办法去列公式。

所以当伍晨打开“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页面并揣摩自己对关榕飞的感情到底和什么精神类问题沾边的时候,他满以为自己到底是能找得到一个可以说得过去的答案的。

最后是叶修解决了这个问题。

他问伍晨,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抽烟?

伍晨给了他十几个答案。

叶大神摇摇早上睡起来没捋的鸡窝头,给他一个文艺到极点又质朴到极点的答案。

想抽而已。

 

想爱而已,哪里需要原由?

关榕飞早上站在漱洗室刷牙,穿着最普通的白衬衣,不合身的西装裤因为太长而挽着裤脚,露出一段苍白伶仃的脚踝。

伍晨低头看自己胯间撑起的帐篷。

想找根烟来抽抽。

 

爱情它揍是猴子派来的逗比。

你满以为能够设想一个大胸细腰肥臀千依百顺的恋人,最后搂在怀里的说不定是东北特产大马猴。

伍晨觉得自己对于爱情的梦想一直很正常。

一个女人,一个能理解他工作性质的女人,一个不会把玩游戏当做不务正业的女人,愿意给他生个娃娃,愿意过不大富大贵但也安静祥和的日子。

 

伍晨搂着关榕飞当人肉椅子,某人瘦削得两手一卡就满的腰摇摇摆摆,屁股插着他那根上上下下地挪,只是因为想看清屏幕上的计算公式。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如抽烟的问题一般没有答案,这就是人生。

你不可能拥有每一个答案,人类到头来根本不是什么理性的动物。

直觉和冲动掌控了你精神的本源,正如他挺起腰身看着自己一寸寸进入关榕飞时脑中狂舞乱喜的眩光。

还好他是个实践派而不是个思想家。

或者做着做着就有结果了。

 

与伍晨形成极端对比的,是关榕飞对于彼此感情的笃定。

这种笃定正如所有的数字都可以转为二位数1和0的组合,稳定,安详,具备无与伦比的秩序和逻辑。

伍晨让关榕飞觉得心头暖和的那个年关,关榕飞很正经的跟生养他的女人进行了一番讨论。

作为关家独子,他未来想要一个男人做爱人的话,作为母亲的她会怎么看待?

妈妈的回答也是非常温暖的,除了有点鼻涕和眼泪。

我儿,你居然愿意找个人当伴儿,妈没有更高的要求了。

传宗接代呢?关榕飞并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他的父母也不是。

其实你妈我打算再生一个。

那好,要是你们走在前面,弟弟或妹妹,我会养大。

 

苍白伶仃的脚踝是故意露出来的。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诱惑一个男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尤其对于一个技术宅来说,简直就好像忽然陷身于另一个全然未知的世界。

但是关榕飞觉得这经过精密计算是绝对有可行性的。

他考量了很多实际的条件,比如职业游戏圈中极度不均衡的男女比例,以及身边几个异性的感情走向。

唐柔一时之间无心男女之事,苏沐橙身边有莫凡,陈果的喜好明显不是伍晨这一种。

搅基其实挺正常,不管是一时之间还是天长地久,严重失调的性别比环境有很多可以参考的现成事实——修道院,男校女校,还有军队……

做技术的人其实都有绝佳的观察力,见微知著浑然天成的本领,只是日常都不会用来观察人类,不表示在需要的时候就看不到。

一旦在意了,就会发现开会时魏琛经常接一声就挂掉的电话是喻文州打来的,而乔一帆在安文逸伸手的瞬间就会把一杯水送到他掌心里。

 

关榕飞和伍晨在兴欣住一个屋。

话说,什么叫做近水楼台先得月来着?

房间里也是有电脑的,在这方面陈果很大气,开网吧的人不能更明白人对电脑和网络的依赖性。

只是要运行大型网游的话房间里的还不够用,一般是让人用来查询资料和做一些私人事件的。

关榕飞在伍晨出门买卤肉的时候破解了他电脑的密码。

然后扫荡了他电脑上所有的不良网站和下载的不雅视频。

之后他选出伍晨经常去的一些网站和常常观摩的视频,在源代码中插入了一些性向诡异的自动弹出代码。

并且将他们放置在杀毒软件的白名单中,并且设置了一个一旦被删除就自动恢复的隐藏病毒。

然后他种了一个木马。

伍晨每天的网络记录都会被保密发送到他的邮箱。

 

人类的好奇心是很强的,尤其在某些方面。

如果伍晨不是那么坚决,他就可以继续下去。

 

一周后伍晨让他检查他的电脑是否中了病毒。

当然,没有。

伍晨重装了系统。

关榕飞把自己做过的事又做了一遍。

一个月以后,伍晨对某些弹出的信息终于不仅是关闭。

他点开了,并且停留多时。

 

兴欣养了一只白色的猫。

这只猫很喜欢呆在技术室,因为它讨厌被人摸,而技术员大多数时候并没有兴趣去弄它。

关榕飞的手指灵巧地敲打键盘。

猫坐在旁边,忽然用毛爪子按住他的手。

戒心消除,上钩。

需要的只是时间。

 

伍晨负责照顾关榕飞的日常生活琐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关榕飞看似无意地对伍晨提起男士内裤的事。

好像听说紧身三角裤比四角裤好。

伍晨对他眨眨眼,频率比正常眨眼快了三倍。

关榕飞脱掉他肥大的西装裤,展示他跟老伯伯一样品味的宽松四角裤。

“的确有点不舒服,外面套裤子的时候好像觉得穿着一大堆累赘。”

关榕飞几乎不会去超市。

“麻烦你周末去购物时帮我带两条回来。”

伍晨点点头。

 

第二天伍晨打开了好几个从某网站延伸出去的链接站。

停留的时间比之前多了两倍。

伍晨总是先上床睡觉,而关榕飞如果能回来睡觉,说不定还会打开电脑再查一阵子资料,或者和他的业内同仁交流。

关榕飞一般戴着耳机。

他事实上也一直戴着耳机。

但是他最近都没开集中精力的白噪音。

 

他戴着耳机,听见伍晨的床那边传出一些一听就知道是什么的动静。

屏幕的冷光闪烁在他脸上。

映出翘起的唇角。

土豆精,他的土豆精。

 

伍晨一直觉得自己是有点对不起关榕飞的。

从关榕飞跟他提三角裤开始,他就总是觉得内疚。

他不知道自己的电脑出了什么事儿,总是冷不防地在他解决男性正常需求的时候蹦跶出某些不正常的网站来。

一开始是各种特别刺激的图片,那种一看就要归类到不宜观赏的画面里。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同志情感网,一个个感天动地的故事纯情又淫荡地撩拨人心和眼泪。

很过分的那种东西可以不看,但是好奇心却会驱策他去读别人的人生故事。

等到他看了不少之后忽然回头,发现同屋的技术大神莫名其妙地开始让他产生一些想法。

比如说,关榕飞这种除了电脑就是电脑连吃饭都懒得出门的人,到底会喜欢上怎样的人呢?生活中接触的女性好像一点都不会让关榕飞有感觉。

那么他会不会……其实喜欢的是男人?

 

同样的事情三个人说过以后就变得笃定起来。

同样的想法想过三遍就可以自我说服。

在不断猜想中伍晨开始觉得关榕飞或许真的有可能喜欢男人,或者应该说,关榕飞是那种会喜欢上男人的类型。

电脑和程序是没什么性别之分的,银武也是。

伍晨给关榕飞喂饭。

关榕飞吃饭特别可怕,他会一直含着一口饭,再含下一口饭,把脸撑起来好像松鼠的嗉囊,然后慢慢的嚼着咽下去。

伍晨看着他鼓起来的脸,忽然想如果自己的戳进去,关榕飞的脸鼓起来的弧度会跟现在有什么不同?

然后他打翻了手里的饭碗。

 

人的思维是那种一旦放纵就会如脱缰野马一般咧着嘴一去不回头的存在。

伍晨站在超市内裤柜台面前欲仙欲死。

左手拿着三角裤右手提着四角裤,他觉得平角紧身四角裤更好。

清纯可爱。

 

鼻子一热,鲜血奔涌。

细瘦的白腿夹着泡泡的大爷四角裤,隐隐约约隐隐约约。

如果穿上这种……

大腿周围不会有那种松弛的间隙。

然后形状会……

 

“先生,先生你流鼻血哎!上火吗?要不要去那边坐一下?”

 

他的确上火。

伍晨叹气。

一步错,步步错。

 

关榕飞愉快地把自己的旧内裤当着伍晨的面脱下来和其他的一起扔到垃圾桶里。

迅速套上新裤子。

“不错,舒服,挺透气。”

技术宅其实不在意三角四脚的差别,没什么差,反正伍晨那种一脸为难的表情说明他已经达到目的。

他只是夸奖了一下内心明显挣扎的男人,然后就打算穿上西装外裤。

 

“穿新裤子之前还是先过过水。”

伍晨忍不住了。

“……哦……但我老内裤都丢了。”关榕飞很无辜。

 

关榕飞穿了伍晨的内裤。

三角,大。

漏……蛋……

 

伍晨一口气干了2.5公升的矿泉水。

一夜频繁地上厕所。

关榕飞还是坐在电脑前忙碌,一边忙碌一边想,还要多久才能真正上钩呢?

然后他列了个公式,算算好像大概要两三个月。

有点久。

他不是很介意。

 

洗好的新裤头干了,夏季假日来了。

关榕飞的西装裤在屋里穿不住,兴欣也从来没有那种服装规制,他开始穿白色工字背心,颜色单一的沙滩裤和人字拖。

伍晨扑倒关榕飞是在他穿着内裤就从洗手间晃出来的时候。

他网购了一瓶润肤露,麝香味。

 

关榕飞有一个很明确的名单,什么时候改变一些日常习惯。

比如用一些过去绝对不会用的东西。

瞬间可以让人清凉的喷雾海洋的就比柠檬味的好。

感觉更成熟,有性吸引力。

 

他甚至买了不同尺寸的套套,因为不知道伍晨到底会用什么尺寸。

技术宅的信息搜集和总结力也是超凡入圣的。

但是到最后一刻关榕飞才明白。

有一种事情,就是你哪怕准备的时间再长,事到临头就会发现准备的一切都是白来。

被操,或者操。

都是这种类型的事。

绝对不会船到桥头自然直。

也绝对不可以用逻辑和规律以及程序来计算。

 

比如说一上来就把你裤子扯下来舔后面。

真的不是关榕飞计算内的情形。

伍晨的脸贴他湿漉漉的屁股瓮声瓮气地说:“让你他妈的勾引男人。”的时候,关榕飞小脸比平时要更苍白一些。

某些时候,男人是禽兽。

关榕飞瞬间意识到,自己的职业,并不是动物行为学专家。

 

伍晨操完关榕飞才发现哪里不对。

或者应该说哪里都不对。

他不应该对男人有兴趣,但是他操了关榕飞。

他不应该对自己的同事有兴趣,但是他操了关榕飞。

他不应该对一个技术宅男有兴趣,但是他操了关榕飞。

他不应该对一个瘦骨嶙峋不见天日的男人的身体有兴趣,但是他操了关榕飞。

总而言之,他对关榕飞有兴趣,他操了关榕飞。

咦,这样一想,好像也挺对。

 

伍晨不是没有过女人。

但是也只有一次。

很传统的交往和传统的进展,姑娘委身于他的时候到也不是第一次,他是。

有些慌乱,感觉不算特别好,很紧张。

当然也有那种纾解肉体的快活。

不过只这么一次,姑娘让他放弃游戏,觉得不是足以托付终生的正当行业。

 

年纪再大,就放得开了,网上什么花样都能看,满足正常的肉体需求而已,然后自己手工艺一下。

或许攒够了让姑娘可以信任的数额,就能成家了。

一直等待那个时刻到来的伍晨,到底被关榕飞截了胡。

 

大三元小七对福寿双全杠上开花。

“关关,让我上……”

恶心死自己。

关榕飞年岁和他差不多,大一点儿。

恶心得心都酥烂了,是煮过头的绿豆粥。

令人馋涎欲滴的糊香。

 

多么喜欢,虽然掌心下瘦削的盆骨撑不满他的手。

虽然碰触的是那种日常被人认为脏污的地方。

然而舌尖就是迫不及待地朝里钻去。

打开他的身子,撑开他,让冷静清楚的技术宅的脑子沸腾发狂。

伍晨捏着关榕飞比较有肉的屁股,拉开他。

 

宝贝儿甜心儿我最可爱的。

怎么恶心怎么来。

连哄带骗顺道强迫。

不要叫不要喊不要让人听见。

否则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没办法做人。

 

好吗好吗亲爱的,我的小松鼠。

让我进去,让我吻你上面的嘴下面的嘴。

我想被你吃下去。

 

关榕飞当机了。

他是给伍晨弄了不少那种网站。

但是他自己一个都没看过。

搜索引擎抓取关键词就足够了。

 

伍晨的每一句话都是核弹,摧残得他的头脑沸反盈天,寸草不生。

他的思维没办法对伍晨说的话形成反馈。

他理解不了这些话里面的含义。

所以关榕飞挣扎起来光着屁股朝电脑前面爬,腰上挂着个巨型土豆精挂件。

“我……让我开……浏览器……”

他不由自主地喘,因为PP后面追着男人灵活的唇舌。

 

不懂不懂都不懂。

惊慌失措……

妈,救我……

 

技术宅牺牲了。

在摸到电脑之前彻底倒下。

地毯换成了夏天的薄毯子,粗粗的麻戳红了膝盖。

身后换成了男人的那个。

买来的套套一个都没用得上。

关榕飞莫名悲愤,悲愤莫名。

 

土豆精说关关,我爱你。

好爱你好爱你。

把你给我吧我的小甜甜。

 

后来关榕飞在电脑前撅着疼痛的屁股搜索关键词搜索出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漫画。

看着扎双马尾眼睛里有星星眼睛占脸三分之二的美少女,想不通自己与之有什么关联。

 

伍晨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如果没办法挖那么大,至少像鸵鸟那样先把脑袋埋起来。

我不总是那样的。

他有点费力地跟同屋的技术宅解释。

关榕飞站在他面前,没穿衣服,膝盖磨破了泛着红,双腿之间有某些东西情色地朝下滴。

小甜甜是什么?

关榕飞光着身子调整他被压歪了的眼镜架。

呃……

 

伍晨下意识想回答他:“是你鼻梁上的棕色的小豆豆一样的小雀斑。”

他没说得出口,土豆精被自己恶心得在床边蜷了起来。

 

我眼镜坏了,你赔我一副吧!

关榕飞放弃了挽救支架眼镜。

他撇着八字步进了浴室,打开水清洗自己。

土豆精坐在床边悔不当初。

他是不是觉得脏是不是觉得讨厌是不是在恨我?

大男人的心瞬间千头万绪。

但是他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又想起某个柔软湿润的去处,一开始排挤着他抵抗着他后来敞开了迎接他又裹着他扯着他不让他离开……

 

伍晨走进洗手间。

关榕飞从来洗澡的时候不锁门。

他走进去,蹲下来。

抚弄那个被他弄疼的地方,吻啃着前面,用自己手工艺多年的技术弄那儿,一直到关榕飞喷在他胸膛上。

“我真的喜欢你。”

土豆精的表白。

关榕飞眯起眼,努力用六百度的近视看清男人脸上的表情。

他叹了口气。

抬起脚,瘦瘦的白白的脚踏在男人的胸肉上。

“下次让我舒服点。”

 

技术部大神关榕飞。

感觉脚下某一点,热热的,硬了起来。

 

呵呵!


待续

评论(46)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