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豹玫瑰】【僵尸半AU】【CRAGO梗】《归途》1




 

半AU,《CRAGO》(负重前行)梗

僵尸玫瑰注目

送给 @傲寒404 WULI鲸太太每天拉我下水,这个坑还是被她荼毒出来的,跪。

OOC警告瞩目!

 

豹豹还是那个豹豹/玫瑰设定有变更/之前大概是校友(见面少)/没有太多的复仇者

 

 ——————————————————————————


01

 

我们将去向何方? 


大地焦灼。

旱季的非洲,风在地面上卷起升腾的烟尘。

炽热的空气使得一切都波动起来,仿佛置于滚烫水流的冲刷之下。

 

宫殿里四季如春。

年轻的帝王站在宫殿巨大的落地窗前,凝视远方。

在他敏锐的视线里,瓦坎达王国的边缘之处,一个小小的黑点正在蠕动。

 

提恰拉逐渐皱起眉头。

对普通人而言太远的距离在心形草奇妙的力量加持下变得不是问题,他不需要使用望远镜也能够看清那里正在发生的事。

那个身材单薄的白种男人正在反复地冲击着瓦坎达的护罩。

 

提恰拉眯起眼睛,手指关节紧贴在唇边。

 

男人的双手放在身前,用一种简易的镣铐紧紧捆在一起。

他长着银发的头部高高地昂起,仿佛正在寻找着什么气味。

然后他再度向前走去,姿势机械而迟缓。

护罩在一瞬间发出蓝色的光芒,男人被强大的力量向后推得趴在了地上,露出身后蓝黑色的幼儿座椅和被牢牢绑缚在里面的婴儿。

婴儿大声地哭叫起来。

 

男人在滚烫的地面上趴了数十秒。

然后他手脚并用,迟钝地爬了起来,再一次背着孩子走向护罩。

 

“打开护罩,将军。”提恰拉说。

奥科耶向他投来不赞同的目光。

“想办法救他。”

 

疾病是从半年前开始陆续爆发的。

这种被认为从某种食腐鸟类开始传播的疾病在一年之前被发现,患者会在四十八小时之内逐渐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并且疯狂地啃噬其他动物包括人的血肉,能够通过唾液进行传染。世卫组织立即发布了警告并对患者者进行了严密管理。

但在广袤而贫困的非洲大地上,一种疾病的传播往往因条件限制而变得更加难以掌控。

瓦坎达王国已经最大限度地收容了附近未受感染的难民,甚至因此而暴露了自己国家所拥有的高级科技。

但瓦坎达提供的技术协助终究没能阻止它的传播,对疾病的治疗虽未完全停止,但也谈不上有决定性的进展。

这也表示,如果被患者咬伤受到传染上这种疾病,目前为止仍然是不可治愈的。

 

“我可以对他进行注射吗?”

实验室门口,苏睿搓着她细细的手指,兴奋地询问着身边的哥哥。

“虽然上一次试验失败了,但是我已经改良了药物。”公主又加了一句,“我是指控制病情进度的那一种。”

提恰拉的双手放在身后,他回想着男人爬起来的场景——被绑着的双手让他起身的动作变得格外艰难,他身上原本就破旧的蓝格子衬衫被弄得肮脏无比。

提恰拉朝妹妹转过身,握住她瘦削的肩。

“不只是控制病情,苏睿,你会治愈他。”

“但是……”公主有些意外地道,“哥哥,我们从来没有用真正的感染者进行过治愈试验,我们只尝试过延后它的发作。”

“我知道,”提恰拉凝视着妹妹。

“我想,我们应该先在被传染的动物身上测试药效。”苏睿疑惑地说,“直接做人体试验?至少我们要得到他的亲人许可。”

“我认识他。”提恰拉说,“如果他有意识,他会接受治疗的。”

“你认识他?”公主不解地反问。

门在这时被打开,奥科耶神色不快地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婴儿走了进来。

在她身后,一个矮小瘦削的身影站在门口,呆滞地看向前方。

 

“爸爸。”小婴儿朝那道身影努力地伸出小小的手。

然后她开始哭起来。

“噢,天哪!看这个小可怜儿。”苏睿对那孩子说,奥科耶让她摸了摸孩子滚烫的小脸。

“你简直快要被烤熟了。”苏睿连忙让人把孩子带到后面去为她降温和补充食物。

当她处理完这些,她回过神来,看向那个门口的男人。

就像所有染上这种疾病并且发作的人一样,男人的眼睛和嘴上糊满了黄色半透明的粘稠分泌物,仿佛察觉到孩子的远离,他的脖颈僵硬地拧向传来婴儿哭声的方向。

“别担心,她只是有些脱水。 ”

苏睿伸手拽了一下提恰拉绣着银色花纹的衣袖。

“哥哥,他的病情已经发作了,他到底是怎么带着孩子走到这里的?”

“靠这个。”

奥科耶从一个士兵手里拿下一根树枝,上面挂着还没有完全被晒干的动物腹膜。

“他把这个插在自己身后,靠追求血肉的本能引导前进。”奥科耶凝重地说道,“我已经给他喷了暂时隔绝气味的喷雾,他现在闻不到我们。”

“可他要怎么确认我们的方位?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形。”苏睿走过去,用手在他面前摇晃。

“他们的视觉在发作之后就会彻底丧失,只能看到模糊的光。我们研究过,他们更多凭借嗅觉和声音前进。”

“因为他是CIA。”提恰拉回答了苏睿,“他曾经在瑞士接待过我和父王。”

提恰拉向前走去,来到男人身前。

银发探员轻轻扇动着鼻翼,试图寻找到一点可以指引自己的气息。

“埃弗雷特·K·罗斯……”

提恰拉轻声地说着,苏睿在他身边轻轻地叹息着,奥科亚表情纠结地望着自己的王。

王的呼唤,无人回应。

 

牛津,仲夏之夜。

银色的月光洒满大地,仍有些发潮的空气徘徊在低空里。

内心被梦幻之夜骚动的年轻人们在路上走来走去,不时有兴奋的家伙动如脱兔地从草地中穿过,嘴里呼喊着含含糊糊的口号。

瓦坎达王储身穿最普通的T恤和蓝色破洞牛仔裤,和朋友们在月光下拍打着鼓面,一起演奏着愉快的歌儿。

他很珍惜这种时刻,没有人知道他在这几年的大学时光结束之后就会回到自己的王国,从此成为世界上最神秘的国王。

可以预见,这些美好回忆将会伴随他的一生。

一道目光朝他投来。

提恰拉抬起头,看向那个方向。

被打开的小小的窗边,穿着白色衬衫的年轻人拿着一本红棕色的书看向他。

他有一张棱角柔软的脸,颧骨显得鼓鼓的,他的嘴唇很薄,眉毛和头发一样是浅得近乎发银的金色,灰蓝色的眼中带着微微的笑意。

灯光从他身后照射着,白色衬衫变成了半透明。他的个头很小,显然身材也有些瘦削。

“那是谁?”他问道。

“埃弗雷特·K·罗斯,一位学长。”同学回答道,“听说他挺刻苦的。”

“是的,”另外一个人说,“虽然长得挺可爱,但他不喜欢别人叫他肯尼。”

……

多年之后,他在联合国总部再度看到了他。

他显然过得并不那么轻松,头发已经完全变成了银色,脸上也增加了很多皱纹。

 

然后……就是现在……

 

 

提恰拉转过脸,驱散被月色引起的陈年记忆。

银发男人背对着他躺在浮空治疗床上,脑后扣着黑色纳米纤维口套带,露出一段苍白发青的脖颈。

“他不会太难过的。”苏睿指了指口套,“纳米纤维可以完全契合他的口腔,还能吸收掉一些分泌物。”

苏睿的手指在空中跳动着,一根输液管从旁边探出来,宛若有生命一样直接扎进男人脖颈上凸起的血管。

“有人认为患者体内的液体都凝固了,这显然不对,它只是变性了而已。”

银色的液体被注入罗斯体内,注射完毕,输液管迅速地重新收缩起来。

“然后是这个。”苏睿看了看提恰拉的手腕,“我需要时间在他身上做很多的实验才有可能把他救回来。”

黑豹抬起胳膊,拔下一颗莫由珠。

这时床上的男人开始疯狂地震颤起来,他蜷缩起身体,手脚朝反方向弯曲着。

“这是药物作用吗?”提恰拉注视着男人发抖的身体。

“这是必然的。”苏睿呶了呶嘴,“我现在要把他的脊椎皮肤剖开一点点,切开骨骼露出脊索。”

苏睿让提恰拉扳住罗斯的肩把他翻过来。

“他暂时不会反抗的,哥哥,我需要你穿上战衣隔绝传染。你要慢慢把莫由珠塞进去,紧贴脊索,但不要压迫到神经。”

苏睿解释道:“我检查过,他的脑部的海马体还在进行工作,可以利用这些神经传递向他的身体各处传送震金的治愈效力。”

“那会变成什么样?”

“如果我的猜想起作用,而真正治愈的药物一时半刻研究不出来的话——说不定他会变成有一些意识的丧尸?”

苏睿说完,做了个手势,一把刀出现在空中,发出蓝色的光芒切开了罗斯的衣服,露出遍布青灰色血管的脊背,又挑开了皮肤,露出白色的脊骨。

脊骨被迅速而精准地切削开。

“趁现在,哥哥。”

提恰拉迅速换上黑豹战衣,把手里的珠子缓慢地压进创口。

“嗯呼——”罗斯发出声音。

提恰拉抬起眼看向妹妹。

“什么?”苏睿看懂了他的眼神,她很快摇了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只是做出了生理反射,这是没有意识的,就像你切割蚯蚓它们会马上缩起来那样。”

提恰拉放开手,苏睿用透视检查了一下莫由珠的位置,贴上一块纳米金属,金属很快变形为缺失的脊骨形状,随后她用震金刀刺激创口迅速复原。

“他们的新陈代谢并不弱,因此还能行动,但是好像完全没有用在肌体恢复上。”

苏睿拍拍罗斯的肩,“现在,他得换身衣服才行了。”

“把他交给我。”提恰拉说,“我来照顾他。”

“你可以把他交给别人来清理的,说实话,他挺脏的。”苏睿说道。

“那不要紧。”

提恰拉看着满脸分泌物的男人,伸手把他从床上拉起,轻易地抱了起来。

公主的眉头跳了起来,看着兄长抱着男人走了出去。

 

提恰拉在穿过落地窗的月光中看着手上男人的面目。

感染分泌物让他看起来五官模糊。

他抬头看向月亮,又看了看男人沾满沙子的银发。

 

“埃弗雷特·K·罗斯,我负责你们的安全,陛下以及……殿下。”

银发男人穿着裁剪贴身的西装,带着一群同事站在他面前,脸上带着和大学那个夜晚极为相似的浅浅笑意。

CIA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的校友身份,这位探员被选来接父王和自己,恐怕正有这个校友关系的原因。

但罗斯似乎并不打算和他有任何的亲近。

就像那个仲夏的月夜,察觉他看过来之后迅速关上了的那道小窗。

 

“埃弗雷特。”

瓦坎达之王低下头,感觉男人在他掌中颤抖着。

“我想我们很有缘分。”

 

 

·待续·

评论(2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