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豹玫瑰】【AU】【杀手XCIA探员】藏匿之所 Hiding place(12)


(答应我亲爱的,你们就在此刻相爱)

豹玫瑰(提恰拉X埃弗雷特·罗斯)

AU(世界顶级杀手VS有很多过去的CIA探员)

警告:AU,全私设,OOC,药物上瘾(基于疾患的),身份黑化警告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


12

天边泛起一线白色微光。

杀手站在打开的窗边,他看着在天空中着无声飘荡的云,转过身走进洗手间。

打开灯,提恰拉拿起罗斯的老式剃须刀戳破包裹克他命的塑料袋,将白色的药粉抖进马桶,按下按钮。

马桶开始冲水,将破损的塑料袋扔进垃圾桶,提恰拉冲洗过剃须刀,原样放回架子上。

提恰拉走回卧室时探员已经不在床上,他站在窗前,穿着杀手昨天身上的那件衬衫。

紫色的暗花衬衫此时看起来像是黑色的,不论是长度还是宽度对现在穿着它的人来说都太大了,下摆几乎遮到膝盖。

罗斯感觉到从地板上和窗外浸入身体的凉意,轻轻地打了个颤。

“风有些冷。”他听见提恰拉在自己身后说,感觉风把衬衫吹得朝后鼓起来,连头皮也有一些轻微发麻。

“你把它冲掉了。”罗斯小声地说。

“你不再需要它了。”提恰拉看着窗边的人影,罗斯的个头很矮,柔软的布料与风一起勾勒出他身体的线条,那比他平时身穿西装时给人的印象要更加瘦削。

他朝窗户走去,罗斯仍看着越来越亮的天空,提恰拉来到他身后,长长的臂膀在他腰间合拢。

温暖湿润的吻落在后颈上,罗斯感到男人卷曲的胡须搓揉着皮肤,后背紧贴着一个坚实的怀抱。

“你看起来像要从这个窗户飞出去。”

提恰拉感觉着臂膀中的腰身,不论曾经拥抱过多少次,每当察觉罗斯的腰轻而易举用双手就能环握时,他心中的笃定就会轻微地出现那么一些裂缝。

那是一种不安的感觉。

仿佛有什么错漏在前方等待,当它发生的时候,他就会失去掌中之物一样。

罗斯没有说话,他抬起手,对他而言过分宽大的衣袖滑落到手肘上,他抚摸着男人放在自己肩上的头颅,感觉他卷曲的头发在碰触时轻微反弹着。

提恰拉抱得更紧了一些,他低下头耳语:“别再碰它。”

罗斯抚摸他的手停滞片刻之后,他回答他:“好的。”

提恰拉放开了一些,他的臂膀仍然圈着罗斯的腰,但让他转过身面对自己,罗斯双眸低垂,提恰拉的手抚摸着他的脸,慢慢让他抬起头来。

“你在担心什么?”提恰拉用两只手捧着罗斯的脸,他感觉自己正被回避着,这让杀手有些不快。

“我说过会给你其他的止痛药,而且我就在你身边。”提恰拉皱着眉,他卷而长的睫毛并没有降低他的威慑感。

杀手正小心地隐藏着情绪,即便如此,他知道自己现在很不满意CIA探员的反应。

尤其是他没有马上回答他之后。

事实上,因为昨天他们在沙发和床上总共做了两次,他认为至少说服罗斯彻底戒掉克他命是不成问题的。

那么,为什么眼前的银发男人还会露出这种伤感的表情?

或许,他在为不能享受那种服药后的放纵而感到可惜?

提恰拉迅速否定了这个猜想,自从他出手之后,他很确定,探员享受过的性爱比之前的质量应该要高得多。

于是,他想起了昨天罗斯在楼下呆滞的模样。

“你有什么要告诉我,对吗?”提恰拉盯紧了那双有些湿润的蓝灰色眼睛,在里面读到的一点慌乱让他的不快开始加剧。

“那没什么。”罗斯说。

“是吗?”提恰拉微微眯起眼,唇角翘了起来。他可不喜欢被隐瞒,虽然他也隐瞒了自己的杀手身份,然而在两个人的相处中,除了职业之外的部分,他自认自己还算得上坦诚。

“如果你不想说,那也没什么关系。”提恰拉放开罗斯的脸,“不要紧,人原本就只会说自己想说的话。”

提恰拉转身向屋内走去,罗斯看着男人半裸的背影,克制地抿紧嘴唇。

他当然知道自己要说什么,甚至他原本要说的比这个更过分一些——他想要结束这种同居,在毫无信心去爱的他伤害到提恰拉之前,如果一切就能够停下来的话,或许会是最好的情形。

但是,他怯懦了,自私让他在楼下停留时变得不舍。

他必须承认,虽然时间只有那么短暂的两周,但当他半夜惊醒发现自己在提恰拉怀里,并且察觉之后的每一天,即便再做关于父亲的噩梦时仍然会在男人怀中醒来时,他知道,那种安心感是在他的生命中前所未有的。

他不应该但已经变得格外地贪心,所以他昨天才会那么快地放弃了自己想要说明的一切,迅速地沉沦在和提恰拉的性爱里。

事实上,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再主动去碰克他命了,甚至不需要性关系,只需要这个男人存在于自己身边,他就有信心可以做得到这一点。

所以,正如安道妮所说,这是爱。

只是他并不会因此觉得愉快,他没有信心能够去爱一个人,能够让被爱的人感受到美好……他从未在这个字眼上感觉到美好,自然无从去相信能够给予他人。

罗斯朝前走去,他慢慢地走了第一步,第二步开始加快速度,他跑起来,追过去,在开放式厨房前追上提恰拉。

杀手听见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他停下脚步,感觉到探员的身体撞击着他的后背。

白色的臂膀在他身前缠绕,罗斯冰冷的手指尖深深地陷入他的皮肤里。

“提恰拉……”罗斯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杀手侧耳倾听着这远远比平时小得多的声音,“你会……喜欢我吗?”

小小的声音说着支离破碎的言语。

“我是说,在夜店……那时候你选择了我。然后你想我们成为固定的性伴侣,之后你要求同居……”

“我想……我猜,这是因为你喜欢我,是吗?”

罗斯很急促地说着,他用力地呼吸着,这样能够让他有勇气把这些话一口气说出来。他还是回避了“爱”这个词,但他仍然想知道答案。

提恰拉听着这些话,杀手的表情有些疑惑,他轻声地笑了起来,抬起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捂住了罗斯绕在腰上的手。

他动了动手指,探进罗斯的指缝,包裹着他的手指紧紧握起。

“当然,”提恰拉说,“怎么,你认为我可以随便跟什么不喜欢的家伙搞在一起吗?”

男人摇晃着和自己十交缠的手,拧过头去看罗斯。

“我看起来像很乱来的人?玫瑰,要是你这样认为,我会很失望的。”

“我没有那样认为。”罗斯抬起头,认真地说。

“那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提恰拉睁大眼睛问。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得好这件事……”

“……”提恰拉放开罗斯的手,转身看着他,片刻之后他明白了罗斯指的是什么,“你是说,喜欢一个人?”

探员点了点头,局促地舔着嘴唇:“我……我从来没有恋爱过。”

“什么?”杀手的浓眉跳了起来。

“字面意义。”探员眉头皱成一块,“我没有过。”

“我记得,你说过你今年四十岁。我没记错吧!”提恰拉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所以你昨天开始就想跟我说的是,你从来没有对谁感兴趣,也没有跟谁谈情说爱?”

“是,就是这样。”罗斯点了点头。

“暧昧呢?没有说出来但是很带感的那种?”

“没有。”罗斯迅速而肯定地回答。

“……单恋?我是说你对别人的……”

“没。”罗斯眨了眨眼睛,“我没有过。”

提恰拉望着罗斯,看见他低下头,手指拨弄着袖口,又抬起头看他,再迅速低下头去。探员这样反复了好几次,显然,他正处于一种焦虑的情绪里。

“这种时候,我应该说……我不介意?”提恰拉低低地笑着,他发现自己的心情好得就像夏天在石头下面用力搓翅膀吼叫着“我他妈要找个谁来干一场”的蟋蟀。

罗斯抬起头,明显兴奋地看向他。

“真的?”探员说,“你真的不介意?”

“我我……我可能会做很多错误的事情……可能……就是,你知道,你会生气什么的……”并没有等提恰拉回答,探员就结结巴巴地迅速飚出一大段话来。

然后他停下来,吞咽了一下,失落地道:“我啥也不会……”

“其实我介意极了。”提恰拉抱着胳膊,摇了摇头,叹息道。

听见这句话的罗斯,不知如何是好地僵住了身子,他开始用力地吸气,用力地眨眼。

看见这样的探员,提恰拉准备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已经盘算好了,这就给罗斯来上一个过山车一般的反转——

噢……你不能再逗他了。

提恰拉听见一个声音在脑海里说。

他快要哭了,可他一定会忍着,拼命忍住,而那会让你心疼。

你心疼他,提恰拉!

因为,你爱他。

 

意识到这一点,杀手有些惊讶起来,他思索着,确定自己并不是因为黑客米奇的那句话才回做出这种判断。

然后他朝已经转动着脚尖,打算从他面前溜走的罗斯走过去,抓住探员的胳膊,把他拽进自己怀里。

“我的确介意。”提恰拉皱着眉说道。

杀手感觉着怀里探员温热的身躯,在他白色的脖颈后看到细细的汗珠,他用手抚摸着,感觉那层汗珠是冰冷的。

“我介意的是,我应该早点出现,”杀手收紧胳膊,把探员压进自己怀中,“我为什么让你孤单了那么久,宝贝。”

罗斯重重地颤抖了一下,然后他抬起手来,抱住男人宽阔的裸背。

“我也不知道,所以……”罗斯抬起头看着他,“我想,我们应该可以一直同居下去。”

“我们的谈情说爱很特别。”男人的唇勾扯着,有些自嘲地笑着。

以后有机会的话,他应该会杀掉米奇,有的时候这个顶级黑客有些太像一个部落巫师了。

“这算吗?”探员有些不自在地问,“谈情说爱?”

“是的,我觉得是。”提恰拉叹着气说,“我更习惯听你拒绝我,说点刻薄话什么的。”

“是吗?”罗斯狐疑地问,“那么我该说‘提恰拉,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他娘的就是不懂什么是谈情说爱,要是你有别的想法,随时可以把你的东西打包滚蛋’?”

“熟悉的味道!”男人说,“但你对我恐怕没办法这么狠心。”

“我可以的。”探员用他灰蓝色的眼睛锁定提恰拉的眼眸,“我其实在某些方面,挺厉害的……”

提恰拉感觉脚上一沉。

探员的脚踩上他穿着拖鞋的脚背,先是左脚,之后是右脚。

然后,探员在他脚上踮起脚尖,闭上眼,吻了他的嘴唇。

四片唇瓣彼此吮吸着,温存地缠绕了片刻后分开。

 

“提恰拉。”

“埃弗雷特。”

他们互相呼唤的声音低得只有彼此能够听见……


评论(3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