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豹玫瑰】【AU】【杀手XCIA探员】藏匿之所 Hiding place(10)


(同居开始)

豹玫瑰(提恰拉X埃弗雷特·罗斯)

AU(世界顶级杀手VS有很多过去的CIA探员)

警告:AU,全私设,OOC,药物上瘾(基于疾患的),身份黑化警告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

 

10

杀手站在楼道里,他在埃弗雷特·罗斯身后,看着银发探员朝指纹锁伸出拇指。

他感觉自己充满期待。

但罗斯停了下来。

“你得保证不探听我的工作和生活,除非在我主动告知的情况下。”转过头,银发探员看向高大英俊的男人。

“我保证。”提恰拉笑了笑。

当两个人住在一起,哪怕是在大学宿舍里,他们的嘴就会自动地开始吐出真相来。

探员微微点头,他转回去,但片刻之后又转回来。

“不干扰彼此的生活节奏?”罗斯问。

它们会疯狂开始趋同的,提恰拉想,肯定地回答:“是的。”

“不准在洗衣机里洗你的袜子。”罗斯思索片刻。

“只是袜子,不包括内裤吗?”男人有些迷惑地问。

罗斯点点头:“不包括那个。”

探员终于把手放到指纹触板上,然后飞快地按下一组密码。 

门板内发出细微的响动,凭借这点动静,杀手判断这道门至少有十五个分布在四边的锁扣,触版上一闪而过的微绿光芒提示它在使用电容识别技术的同时也进行了光学扫描。

提恰拉吹了声口哨,随着罗斯推门而入。

灯光亮起,罗斯把手提包放在柜子上,走到沙发旁把放在那里的旅行箱拖出来。

 

“……这不是你家。”提恰拉松开手让旅行袋落在地毯上。

从旅行箱里拿出电动牙刷和毛巾,罗斯走向洗手间。

“我没说过这是我家。”罗斯把电动牙刷插进玻璃杯里,刷头转向右方,对准杯柄,然后他把上面那个崭新的品牌标签拽了下来,朝客厅探出头去,“同居还得挑地点吗?”

男人想了想,摇摇头:“不。”

提恰拉弯下腰打开行李袋,从里面拿出自己的洗漱用品,走进洗手间。

“我得过去。”提恰拉说,“我想把这些放到架子上。”

“啊哦!”罗斯让开了一些,退到马桶旁,看见提恰拉把他的牙刷放进另外一个全新的玻璃杯里。

“你认真的?”罗斯费解地看着那根黄兰红相间的电动牙刷,“海底总动员2?”

“是啊!我觉得挺好看的。”提恰拉把毛巾展开,搭在架子上,一头小熊笑容满面地呆在毛巾中央。

“但它是儿童款。”罗斯皱眉道。

“你大可以放心,我没有用奶瓶喝水的习惯。”提恰拉指了指下面,“如果说色彩搭配的话,你对袜子的品味跟我的喜好很搭。”

罗斯低下头,看见自己粉色和蓝色的条纹袜,他迅速抖了抖腿,让裤腿把露出的脚踝遮住。

“你的柜子是左边那个。”罗斯追上走进卧室的男人。

“所以,你的应该在右边。”提恰拉点点头,拉开柜门,把几件衣服用衣架撑起来挂进去,“衣架不够,我会陆续带更多衣服过来。我们可以一起去买。”

罗斯把一件西装挂在柜子里,探员撅起嘴,“如果你的衣服很多的话,你要自己付钱。”

“我们应该分担一切?一半一半?”男人关上衣柜门,朝他眨眨眼。

“不,夫妻之间才会那样。”探员迅速否定这个提议,然后他上下打量着男人说道,“你有一辆很昂贵的跑车。”

“啊哈!”提恰拉有些震惊地说道,“难以置信,你竟然在算计我。”

“我没有!”探员小声嚷嚷起来,用手比划着,“听着,我已经添置了不少东西。你以为租下这个房子时东西就这样齐全吗?如果你想要什么,从现在开始你得自己买!”

提恰拉扁扁嘴,凝视着罗斯。

探员皱着眉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职业很稀缺,薪水一定很高。”

“我承认薪酬不错,但你知道,有些东西很难买到。”提恰拉也嚷嚷起来。

“啥?”探员昂起头,“除了衣架你还要买什么?我连烤吐司机都换了个新的。”

“你换了新的?”男人露出惊讶的表情。

“原来那个烤好吐司以后不会弹起来。”探员说,“是的,我买了个新的!而且你得付一半!”

“一半?”提恰拉叫喊着,“你都没问过我!”

“一半!”探员也叫喊着,“除非你保证不用它烤一片吐司,否则就得付一半!”

“你到底还要买什么?”罗斯没忘记刚才的问题。

男人突然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罗斯莫名其妙地看了一会儿,朝他身上砸了个黄蓝方块花纹的袜子球。

笑弯了腰的提恰拉突然把罗斯拽向自己,他一手从腰后把探员推进自己怀里,另一只大大的骨节分明的手摩挲着探员银色的短发。

“你。”提恰拉的目光肆意地看着怀中男人的脸,埃弗雷特·罗斯摆出了一张臭脸,唇角向下弯曲着,这让他的脸变得皱巴巴的,像一颗缩起来的小橘子。

但是,那让杀手觉得相当地可爱。

“我不能在任何一个百货商场里买到你。”提恰拉的手指捻着那些银色透明的发丝,沿着发际线朝下,从额头到鼻梁游走向下。

“你的头发。”

“你的眉心。”

“你的小鼻头。”

杀手有些危险地眯起眼睛。

“嗯……还有你的薄嘴唇,我喜欢它们,但在哪儿也买不到。”

罗斯注视着提恰拉的脸,男人的目光火热而缱绻,他轻声地随着他的抚弄哼出一个鼻音。

提恰拉凑到探员耳边,欣赏着柔软的耳郭上被呼吸吹拂的银色绒毛,那里很快就会被染成红色。

“我就在这儿,”罗斯的耳朵开始发烫,“不在商场里,你当然不可能买到。”

“哪儿?”杀手的舌尖迅速地舔舐着小小的耳垂。

“看看你的动作,”探员低下头,小声控诉着,“我还能在哪儿?”

“我怀里,嗯?是吗?宝贝。”提恰拉用鼻子拱了拱那段开始红起来的脖颈。

“你说是就是吧!”罗斯不情不愿地回答道,陌生的羞耻感和被拥抱的安全感同时出现,让他觉得既期待又抗拒。

“我喜欢这样,”提恰拉用下巴蹭着罗斯的头顶,“你在我怀里。”

“我要吻你,宝贝。”男人柔情地看着那颗被自己弄乱的脑袋,他克制不住在心中反复用“小小的”去形容罗斯的一切。

罗斯抬起头来,他踮起脚,双手绕过男人的长腰,抓住他衬衫的下摆,眼睛看着提恰拉深色的嘴唇。

就像男人说的那样,他吻他,很纯粹的那种,他宽大的手掌绅士地扶着他的腰背,支撑着他因为亲吻而发软的身体。

杀手极为稳定的臂膀轻微地颤了一下,他确定自己非常迷恋和罗斯在一起,尤其是这种仿佛完全拥有这个银发男人的瞬间。

与性无关,他想拥抱,想亲吻,想把名为埃弗雷特·罗斯的CIA探员禁锢在自己完全掌控的空间里。

怂恿他接受同居是再正确不过的事,虽然性爱总是必要的,但是提恰拉确定自己喜欢跟他呆在一起,他们可以不性交,只是一起睡觉也一样让他感到满意。

在罗斯之前,他当然拥有许多次性爱,而且对象不论男女,但他从未在另一个人身边入睡,因此他总是在对方睡着之后就起身离开。

他却可以睡在罗斯身边。

一开始时,提恰拉会听着罗斯沉睡时仍被控制得很轻微的呼吸声,观察探员趴在床上双手捂着胸口的睡姿。

他尝试过把罗斯稍微翻过来一些,他就会马上蜷成一团,胳膊快速地拢好膝头,把脸埋进腿间。

这种姿势并不罕见,至少在他参加过的非洲军团里,那些受伤的少年兵在睡着时大多都会有类似的动作。

动物总是本能地藏起自己容易受伤的腹部和头部,提恰拉从罗斯身上那些伤就能猜测到他即便在睡眠中也仍然保持着警觉和恐惧。

发现这一点后,他开始把罗斯拉进怀里,让他软绵的肚腹和自己的身体贴紧。

很快罗斯开始习惯贴着他,大多数时候,探员侧着身子贴住他的肋下,抬起一条腿压在他腿上。最近开始罗斯会在熟睡后爬上来,干脆地趴在他胸口,像一只抱紧桉树的无尾熊。

 

“我们得接着收拾东西……”罗斯喘息着后撤了一些,用手指拉扯着提恰拉的衬衫领子。

提恰拉放开手,看着探员转身把一件件衣服套在衣架上。罗斯的动作有些微妙的迟缓,他运动的脚步也有一些虚浮,他的耳朵和后颈还泛着红,显然还在受到刚才缠绵的吻的影响。

他会照顾他受过伤的小无尾熊,他有这个欲望,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想照顾那只脆弱的羊羔。

提恰拉这样想。

 

……

“我要上报!”视屏画面上,面色青白的顶级黑客惨叫起来,“我的玉米冰激凌,它都掉在地毯上了。”

黑客冲着摄像头大喊。

“我绝对要上报——”

“我听到了,米奇!”提恰拉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撑住下颌,冷漠地回答。

“你不能这样做!”黑客揪住自己有些油腻的乱发,“你是个杀手,你可以睡一个人,睡全世界的人,只要你想,但你不能跟他们恋爱。”

“我没有恋爱。”提恰拉说。

黑客停下喊叫声,片刻之后他发出了更巨大的声音。

“哦,我的上帝啊!”米奇高喊起来,“你都跟他同居了,还他妈的不是在恋爱?”

“我喜欢和他在一起。”黑豹露出不太耐烦的表情,“米奇,你要是再这么叫下去,我会买张直飞苏黎世的机票,在明天的这个时间干掉你。”

“所以现在你是要为了一个CIA探员干掉我咯!”米奇尖叫着,他喝了一大口可乐,打了一个巨大的嗝。

“好的,我的‘黑豹’殿下,您还有什么吩咐?”黑客脸上的神经抽搐起来,“我是指除了该死的不要跟老大说之类的事之外。”

“那就不要跟老大说。”杀手说。

“……你想逼疯我,我就知道你想逼疯我……”黑客撸了撸苍白疲惫的脸,“我得冷静一点。嗯!你的要求我办不到,你得明白一件事,不管你有多么强大,黑豹,你仍然在老大的监控之下。”

米奇弯曲两根手指在眼前比划了一下,表情愤懑:“他在看着我们,不是只有你,还有我!如果我知情不报,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我可没打算要死在水泥浇筑的棺材里!”

“我保证不会影响任务,你知道玫瑰被调往闲职部门,他对CIA而言已经无关紧要,对我们也一样。”杀手靠近军用电脑,给视频那面的米奇造成视觉压迫,“既然无关紧要,就没有上报的必要性,你可以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老大。”

“玫瑰!”米奇重复道,“玫瑰,你甚至给他起了个昵称。”

“其实更像蔷薇,他是个质朴的人,各种意义上的。”提恰拉想起罗斯的脸,这个经常会撅嘴的男人,竟然是一个能将情绪克制和利用到极致的优秀特工。而当他在他面前出现时,他又毫不掩饰他的那些小表情——

“他很可爱。”黑豹追加了一句,发现视频中的米奇戴上了一副巨大的墨镜。

“我看见一头黑豹在玫瑰的海洋中裸泳,我会一边帮助你欺骗老大,一边祝你顺利前往天国的,兄弟!”米奇朝他摆了摆手,露出毫不真诚的笑容。

然后,不管提恰拉还想说什么,黑客都立即掐断了这次通话。

只亮着一盏灯的巨大房间中,由数面跳动着数据流的小屏幕构成的墙壁包围里,黑客伸手取下那副大得夸张的墨镜。

“抱歉,兄弟。”他杂乱的眉头跳了跳,伸手按下桌面上的红色按钮。

“替我接老大!”

黑客的声音融入巨型服务器发出的滴滴声中……

 

……

兰利镇上一家不大的中餐馆里,身穿中式服饰的服务生把一盘金色的炒面放在桌上。安道妮·玛荷科娴熟地操纵竹筷,把面条挟进罗斯身前的碗里。

“你最近的气色看起来不错。”红发博士一边吃面一边说道。

“是吗?”罗斯用叉子卷起炒面,他抬起手,又放了下来,看向对面的好友,“我跟人同居了,安道妮。”

“噗——”安道妮呛咳起来,连续喝了好几口水,才眨着充满泪意的眼睛问道,“同居?你?”

罗斯迅速地环视了一下四周,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不在我自己的房子,”探员用叉子拨弄着面条,“所以不会暴露身份,况且我现在干的活,暴露了也不见得会怎么样。我找负责安全屋的凡妮莎推荐了一处房子,买了下来……我没告诉他,他以为我是租的房。”

“当做投资的话,是个聪明的办法,将来可以卖给局里。”安道妮舔了舔嘴唇。

“你知道我想说的不是房子。”罗斯抓紧了叉柄,握了握,“我觉得我疯了……”

“你当然疯了!”安道妮尽量压低声音,迅速地说道。

“我知道!”罗斯咬牙切齿地回答,“但是,他很棒!”

“啥?”安道妮反问,“哪方面?”

“哪方面?”罗斯重复了一次问题,焦虑地看向安道妮,“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为什么不这么问?”安道妮张开手,“我这辈子差不多唯一一个可以什么都说的朋友突然就跟一个男人同居了,还说他很棒,我当然会有好奇心。”

“……”罗斯快速地吸了几口气,似乎思考了一下。

“你别是根本说不清吧!”安道妮咂舌起来,“噢,你完了。”

罗斯舔了一下嘴唇:“他那事儿干得不错!”

“……”安道妮有些无语地看向好友。

服务生走过来,放下一盘烤肠,红发博士冷静地拿起叉子,叉起一条粗壮的烤肠,深深地凝视罗斯。

罗斯闭上眼,点了点头。

“OK,有些人总是天赋异禀。”安道妮摊手道,“我不会嫉妒他的。但是如果只有这个原因,你跟他同居就太草率了。”

“不止这样,”罗斯摇了摇头,“同居是他要求的,他总是跟着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提出要求的时候,我总是……总是觉得不太好拒绝。”

“他多大?”安道妮把叉子上的烤肠抖进罗斯的盘子。

“33岁,但是比看起来年轻,光用看的话大概……也就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罗斯呶了一下嘴。

“他很强壮高大吗?”

“是的,很高大,很强壮。”

“身材不错?”

“很赞。”

“长相呢?普普通通还是俊美非凡?”

“他很英俊,五官很美,有一种原始的感觉,眼睛很大而且头发很卷,当他跟我要求什么的时候就像……一头黑豹在跟让你撒娇一样……”

罗斯有些费力又投入地形容着,直到安道妮把一卷面条塞进他嘴里。

“亲爱的,”红发博士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你爱上他了。”

罗斯眨了眨他灰蓝色透明的眼睛,眼角轻微地抽了抽,然后他刷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不。”他摇着头,用力地,“不。”

探员用被压抑过的,仿佛哽咽的声音说道:“那不可能。”


待续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