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豹玫瑰】【AU】【杀手XCIA探员】藏匿之所 Hiding place(9)


(同居吧宝贝们)

豹玫瑰(提恰拉X埃弗雷特·罗斯)

AU(世界顶级杀手VS有很多过去的CIA探员)

警告:AU,全私设,OOC,药物上瘾(基于疾患的),身份黑化警告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


9

“我们应该同居。”穿着一身白色休闲服的提恰拉靠在墙边,把一束野蔷薇递给刚走出楼门的银发探员。

罗斯提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公文包站在那里,片刻之后,探员伸手接过蔷薇,对男人露出一个很假的笑容。

“不。”

罗斯迅速向前走去。

提恰拉有些挫败地摸了摸鼻子,追在探员身后。

“我觉得已经到时候了。”提恰拉在罗斯身后说,“我们的性爱很和谐,差不多彼此已经习惯了,而且每次之后早上我都会送你离开,哼?像妻子送别一家之主那样?”

“呵!”罗斯发出笑声,目不斜视地朝停车场走去。

他当然记得,所谓“第一次”的第二天早上,他穿上在宾馆干洗熨烫过的西装打算离开时,提恰拉出现在门口挡住了他。

男人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对他露出雪白的牙齿。

“一切顺利,宝贝。”

然后他就鬼使神差地亲了上去。

之后,这就变成了彼此上床第二天的例行公事,以至于现在这男人都开始拿出来当做同居可行性的证明了。

“那是你要的,OK?”无视提恰拉为他拉开的车门,罗斯保持着那种显然并不愉快的笑容,“我只是满足你而已。”

提恰拉挤进车门与车的缝隙,把胳膊放在车顶上:“同居也是我想要的,你也可以满足我。”

“我想……”罗斯考虑了一下用词,“长期稳定的性伴关系和同居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是吧!”

“应该不是。”提恰拉迟疑片刻后回答道。

“啊哈!那我们还在讨论什么?”探员张开手,露出貌似惊喜的表情。

“我想,是同居之类的?”男人挑了挑他浓厚的眉毛,灿烂地笑了起来。

“别装傻,提恰拉。”罗斯翻了个白眼,“我的回答是NO,很标准的,N加上O,NO。”

罗斯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疼起来,这并不是提恰拉第一次提出同居,最少在两周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展开了试探——当他被干得软绵绵的时候,男人把他抱进装满热水的浴缸后对他说道:“如果我们住在一起的话,不必等到这种时候,如果你回家时累瘫了,我也可以为你这样做。”

然后是一周之前,动物心理医生试图在马上就要退房之前跟他来一炮,他考虑到不菲的宾馆费用而拒绝了。

“要是我们住在一起就没这么多事儿了!”

傻瓜才听不出他想干什么。

总而言之,好像之前根本连个固定炮友都没有的他们眼前突然出现了很多要命的麻烦,而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住在一起”。

真是幼稚到可笑——罗斯这样评价提恰拉在这方面做出的努力,保持距离才是成年人之间最好的相处方式,而不是一个坐在马桶上出清直肠,另一个站在洗手池刷牙……

是的,他考虑过了,认真的那种。不得不承认,这个强壮的男人身上自带着蛊惑的基因,总是旁敲侧击地对他造成一些影响。

抬起眼,罗斯看向低下头俯视自己的男人,提恰拉和他对比起来高大得多,但此刻他弯着腰,趴在车顶位置上看着他。

黑色的眼眸低垂着,浓密卷曲的睫毛遮蔽着他的目光,提恰拉看起来一副失落的样子。

“我知道了。”男人语气低沉地说着,手从车顶上滑下来。

罗斯移开视线,抓起操纵杆旁的纸制咖啡杯喝了一口,酸苦的凉咖啡让他有些痛苦地吞了下去。

“那些蔷薇花……”罗斯转移了话题,“它们看起来不是花店会卖的,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一个老太太家的篱笆旁。”提恰拉回答了他的问题,他微微抬起眼,勉强地拉扯了一下唇角,“她说那是野生的,我可以摘一些。”

“是吗?”罗斯看向钥匙孔里的车钥匙,最终还是没有去拧它。

“是的,就是这样。”提恰拉说道,他扭过头,拍了拍车顶,“我该走了。”

“你应该已经下班了。”罗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继续说下去。

“是的,下班了。”提恰拉耸了耸肩,“但我突然想起来有一只金吉拉,自从发情之后她总是尿在床上,她三天前刚被送回家,我想我得去确定一下心理矫治的效果。”

“或许……”探员迟疑地道,“你可以吃了晚饭再去。”

“我会的。”提恰拉迅速地说道,“我会去找点可以吃的,你知道,吃个晚饭,就像你提议的那样。”

他这样说着,从车门口倒退了几步。

“再见,宝贝。”提恰拉笑着说道,但罗斯没有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笑意。

探员转过头看向前方,他注意到自己的车窗上不知何时被淋上了一坨流星般的鸟屎。

这可真是让人心情恶劣,罗斯拧了一下车钥匙,车辆震动着发出轰鸣声,他盯着那坨鸟屎,感到肋骨的旧伤微微地抽搐起来。

“回家路上小心点。”提恰拉一只手揣在裤兜里,姿态潇洒地朝他挥了挥手,随后他转过身,慢慢地朝着街边走去。

罗斯感觉自己的伤处抽搐得更严重了,就像那里藏着一颗细小的心脏,只是它的每一次跳动都伴随着隐隐的痛楚。

提恰拉已经越走越远,罗斯眼中的男人在迈上人行道之前停了下来,他低下头看着路面,身体颤了一下,似乎长长地叹了口气。

罗斯伸手按压着疼痛的地方,试着屏住呼吸。虽然武器的确严重地伤害了他的肉体并留下后遗症,但他的痛楚更多是来自精神原因,过多的负面情绪和悲伤都会导致痛苦的加剧。

他皱着眉头,再度地抬起头,提恰拉的身影已经远去,罗斯突然注意到停车场里有一辆熟悉的跑车。

那是提恰拉的车。

提恰拉是开着车过来的,现在却沿着路边走了出去,显然,他刚才的拒绝让男人需要用散步来消弭掉心中的情绪。

他现在应该……相当的失望。

罗斯有些艰难地吞咽着。我没错,他想,我总不能把他带到家里,天知道这会带来多少麻烦,一个CIA探员总是需要隐藏一些秘密的。

但是有个声音对他说:“提恰拉很难过,他一直对你很温柔,虽然有时候显得幼稚又可笑,但是他不应该得到这么恶劣的对待。”

“是的,不应该。”罗斯轻轻地说着,他发动了车,朝提恰拉离开的方向追去。

 

提恰拉微微地撅着嘴,他走得并不快,因为他正在心中盘算着探员同情他和残酷对待他两种结果的比率。

如果只看表面,埃弗雷特·罗斯绝对是一个不好相处的家伙,他反应机敏,语气坚决而讥诮,总是迅速地断掉跟他说话的人不应有的企图。

但是实际接触之后就会明白,他就像野生的蔷薇,倘若你只看到他锯齿状的叶片和茎秆上的尖刺,必然不能猜测到他开出的花朵是那么单薄而柔软。

这个判断他一开始就能够做出,他的灵觉告诉他这个CIA探员就是那种嘴硬心软的家伙,之后的种种事件更加验证了这一切。

他看似孤高冷傲,却打从骨子里渴望着温情和陪伴,这种需求并不明显,直觉敏锐的人才可以察觉。

罗斯也是CIA中执行任务绝少出错的人,他的独善其身背后应当隐藏着某种拒绝给人添麻烦的因素。

当他的导师和他一起执行任务,在爆炸中死去之后,罗斯几乎是主动从一线淡出,由于他的伤势和嗑药可能会造成的拖累。——要弄清楚这种事情只要简单地买通一下就能做到,罗斯毕竟已经很久没有执行关键任务,与他有关的一切并不是很高程度的机密。

当知道探员在请求调往农场时甚至在申请中坦白了自己会偶尔服用克他命的情节时,提恰拉起身在屋里转了好几圈,才压下起伏的心绪。

埃弗雷特·罗斯的心一定是生蛋黄做的。

柔软,滑腻,易于受伤。

而他的外壳则是最优质的坚硬的花岗岩雕琢,彻底地把他从头到脚地包裹。

走在路边的杀手一边衡量,一边摇了摇头。

“你不能这样拒绝我。”他自言自语地说,“你不想伤害任何人……”

提恰拉轻声地叹息。

“你是真正温柔的那个人,玫瑰。”

他察觉了自己的迫不及待,原本他应该忍耐得更久一些,而不是这样急切地逼迫罗斯。

然而,在数天之前,罗斯与他同床共枕时突然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他控制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从床上爬起来的探员没有发现他是清醒的。当探员穿戴好打算离开的时候,他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为他掖好了被边。

那天晚上气温陡降,提恰拉知道自己强状如牛,毫不在意那几度的温差。

但是,那让他感到了罗斯的温柔,不是对别人,而是对他的温柔照料。

他想要。

坚硬的壳和柔软的心,他都想要,迫切得无法再等待得更久。

 

深蓝色的车追上来,提恰拉压下唇边的笑意,迷惑地转过头,看着慢慢在路边滑动的车。

“或许,”罗斯朝他看了一眼,又迅速地把目光移回路上,“或许你想要在看那只金吉拉之前,一起吃个晚饭什么的。”

提恰拉停下脚步,注视着罗斯。

车随之停下,罗斯舔了舔嘴唇。

“如果你已经有了安排,或者约了别人的话,就当我没说过。”探员的手扶着方向盘,他挺了一下胸,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更加无所谓一些。

“没有金吉拉。”提恰拉双手插兜,站在那里看着探员。

罗斯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扭过头看着提恰拉:“什么?”

“那只猫是不存在的。”杀手微微歪着头,露出一点笑意,但他看起来还是有些情绪低沉,“没有乱尿的金吉拉,我也不需要待会儿去检查它的情况,我编造了这只猫,因为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很可怜。”

罗斯微微张开嘴,男人如此坦白地承认心情不佳,让他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玫瑰。”提恰拉抿了一下嘴唇,看见罗斯有些惊惶地抬起眼睛。

“这是我第一次提出跟人同居的要求,不可否认,我很受打击。”提恰拉叹着气,“走过来的时候我思考了一下,或许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我以为我们已经算涉入了彼此的生活,但是……”

英俊的男人低下头,他笑起来,轻轻地。

“没有那么容易,是吗?宝贝,这太快了。”

“是的……我想是的。”罗斯艰难地回答他。

“别在意,那不要紧。”提恰拉点了点头,“别担心,只需要让我自己走一走,排遣一下情绪,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看,我是个动物心理康复医生,我自己也是动物,我可以搞定,对吗?”

“是的。”罗斯也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的动作沉重而迟滞,而且身侧的痛楚再度地变得令人难以忍受起来。

“那!再见?今天的第二次?”提恰拉毫无察觉似地绽开一个笑容。

“……”罗斯看着车窗下放着的野蔷薇,这次,他没有回答。

“玫瑰?”提恰拉的声音惊醒了探员。

“我……”罗斯看着那张英俊的脸,他想起男人在两个人一起迎接晨曦时端来的加糖热牛奶和特意让人加多起司的三明治,自从二人在一起吃过一次路边热狗以后,提恰拉总会替他叫加过料的餐点。

“我……或者……也许……”罗斯闭上眼,平复了一下情绪。

“你不舒服吗?宝贝?”提恰拉朝车子走过来,弯下腰透过摇下的车窗看他。

当男人试图去碰触罗斯的额头时,探员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试一试……”罗斯轻喘着说,“我或许可以接受……试一试……”

“什么?你是说……同居?”提恰拉惊讶地问道。

“别,别让我说出来。”罗斯的眉头纠结成团,他费力地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做了极其出格的决定。

一只温暖的大手覆在罗斯的手上,提恰拉凝视着脸上写满困惑的探员,挑起他的下颌,隔着车窗,轻而缓慢地吻了一下他发抖的嘴唇。

“谢谢你。”提恰拉在罗斯耳边说着,他的手绕到探员脑后,把他按向自己肩头,“我会照看你,宝贝。”

“你总是在强迫我。”罗斯小声地说着,“提恰拉,宝贝听起来很腻味。”

“所以这也是在强迫你吗?你可以拒绝我。”杀手微笑着,抚摸着探员的后颈,有个踩滑板的少年从旁边路过,抛来好奇的目光。

“我当然可以。”罗斯咕哝着,“但我不。”

“OK,你不。”杀手抱着探员,不介意在口舌上让刚刚让他得到满足的罗斯占据上风,“你有一票否决权,我的玫瑰。”

“嗯哼!”罗斯闷闷地问,“你打算在大路上搂着我的脑袋到几时?”

“可以的话,地老天荒。”提恰拉哈哈大笑起来,他放开罗斯,看着他乱糟糟的头,突然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甜蜜潮水般涌来。

罗斯翻了翻眼睛,疼痛开始退却,他对自己的让步感到不可思议,因此他不愿意再看提恰拉,也没有注意到男人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当然,那只是一瞬间而已,提恰拉很快重新变得笑容满面,甚至他笑得有些傻气,让罗斯没好气地命令他滚上车,好一起去某个餐厅吃一顿不错的晚餐。

车辆重新开动起来,风在杀手卷曲的头发中穿行,带来令人冷静的凉意。

提恰拉摩挲着下颌,从后视镜中看着全神贯注驾驶车辆的探员。

在刚才那个瞬间里,杀手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欲望,在他的心中疯长着,就像童话中杰克种下的豆茎,膨胀到了令他感到惊讶的地步。

他乐意永远浸泡在那种与埃弗雷特·罗斯有关的甜蜜里,为此,他似乎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待续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