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豹玫瑰】【AU】【杀手XCIA探员】藏匿之所 Hiding place(4)


 


豹玫瑰(提恰拉X埃弗雷特·罗斯)

killer!T'Challa X Drug addict&CIA agent! Everett Ross

AU(世界顶级杀手VS有很多过去的CIA探员)

——————————————————————————



本文赠 @傲寒404 


警告:

AU,全私设,OOC,药物上瘾(基于疾患的),身份黑化警告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冷门同人只为基友开心,不喜请右上角点X,KY一律拉黑。

错字非我所愿也,手残也……不要介意


基本故事格局来自 @傲寒404  的MV ,基于故事合理性设计会有一些区别

 Sink Down/下陷

MV连接:http://control404.lofter.com/post/1d85d3b5_128ba619

————————————————————


你必须明白一件事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you need to know

你什么都不知道

is that you don't know shit

你看到的,你听到的,它都不是你以为所知的样子……

what you see,what you hear,nothing is what it seems……

                                     ——《谍海计中计》The Recruit(2003)




04

“告诉我,你是认真的?”身穿白衣的安道妮·玛荷科摇晃着手里的东西说道。

罗斯看向诊室天花板。

“哪一个?”他说。

“无tao内S或者用套套接J液来验艾()滋。如果可以的话,两个一起。”

罗斯冲她笑了笑,把手里的黑色塑胶袋打开,套在女医学博士拿着避孕套的手上。

“两个都是。”

“哇哦!”安道妮把那玩意扔进塑胶袋,用两个指尖嫌弃地拎着,晃晃悠悠地扔到桌上去,“你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去哪儿啦?”

“有时候知道得少一点也不会让人质疑你的智商,安道妮。”罗斯长长地吐息着,“我要加急。”

“加急!当然是加急,”满脸雀斑的女博士摇着她红色的卷发,“你知道能查出AIDS的窗口期有整整两个礼拜之长,所以只能从对方的体()液下手。所以……”

她暧昧地拍了拍罗斯的肩,抛给他一个媚眼:“是什么样的男人能直接干到你的脑子。”

“我不知道,可能是长颈鹿那么大的外星人或者黏糊糊触手怪兽。”罗斯把她从自己肩上拉下来,凝视她的绿眼睛,“加急,OK?我是认真的。”

“那么这两周你得禁欲,避免有可能传染给别人。”罗斯走向门口时,安道妮在他身后说。

“我知道。”罗斯在门口停下来,他略微地回忆了一下与红发怪咖一起度过的大学生涯,那时候他们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并没想到会因为后来在CIA和痕迹检验中心工作而产生交集。

安道妮甚至帮助他弄到了止痛的必需品……如果没有她那些人际关系,或许这档子事会变得更麻烦一些。

当然,她是个蕾丝边,毫无疑问,这也对彼此的友谊有所促进。

罗斯挥了挥手:“结果出来给我电话。”

安道妮没有回答,但罗斯知道,她会很尽心地帮他解决掉这个小插曲——

 

——前提是一切的始作俑者没有再次出现的话。

当CIA特别探员从那个用来隐瞒身份的小型物业装修公司离开时,前台肥胖的南美大妈朱莉对这位“老板”打了个招呼,预祝他下班之后的时光一如既往地充满愉悦。

埃弗雷特·罗斯对此不以为意,他知道自己在下班之后会去自己熟悉的意大利餐厅点上一份肉酱意面,配上加了薄荷叶的柠檬水,再来上两根烤肠,然后他会就回到自己的住所,洗一个澡,在肋部隐约的痛楚中睡去或者醒来。

当然,偶尔他也会加班……这种情况在他开始淡出一线之后变得越来越少,而高效的工作方式让他很少需要在家里为菜鸟探员们的训练备课。

除了偶尔为了释放药性副作用的寻欢之外,对比他之前的工作,现在的日子基本上可以用“平静安详”来形容,或者是“毫无兴奋之处”。

他已经很久没有愉悦过了,即便是脸上堆满笑容,但罗斯很清楚,那种珍稀的感情宛若被厚重的塑料布覆盖的家具一样,很难被真切地想起。

那本来就是一种罕见之物,他并不那么在乎,他是这么认为的。

在很久之前,他尝试过完全没有这玩意也生存了下来,不管是被锁在漆黑无光的的楼梯间还是扔在冰冷的地下室,身上连块好肉都没有,伴随他的只有自己的呻吟。

或许杰克·洛林存在的那段时间里他拥有过它,可那又怎么样呢?他的离开把它也带走了。

罗斯从那幢不起眼的灰色楼房里走出来,一边走一边从西装兜里掏他的车钥匙。按照探员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他的左手负责这项工作,而右手紧贴在腰侧——一个优秀的特工的手永远不会距离他的配枪超过五厘米。

当罗斯意识到他差点把枪抽出来并且开了一枪之后,他停下了脚步,站在前往自己爱车路线的中途,看向那个差点引发他肌肉反射的元凶。

黑皮肤的男人穿着最常见的那种白色T恤和蓝色破洞牛仔裤,他舒展着身体,坐在楼下那个有些破败的小型社区公园掉漆的木头长椅上喂鸽子。

一群鸽子围着他啄食地上的饲料,其中一只落在他胳膊上,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太远,罗斯能看到鸽子的爪子在他手腕上造成的白色划痕。

他不以为意地笑着,阳光让白色的鸽子和他的笑容看起来灿烂无比。

罗斯的眉头微微跳了跳,男人已经发现了他,他抛掉手上的饲料起身朝他走来,那只停留在他臂膀上的鸽子扑棱着翅膀从二人之间飞过。

“站在那里,别动,别过来,不要靠近。”罗斯按动了手里的车钥匙,车辆哔哔叫着回应他的动作。

男人露出费解的表情,停住脚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

“我想,”他说,“我的打扮应该没有恶意。”

“你就是恶意的本体。”罗斯大步朝自己的车走去。

他拉开车门,一只大手按在了车门框上,罗斯摇了摇头。

“你知道什么叫做一夜()情或来一()炮吗?你正在违反一个及其有助于公共良俗的大众约定。”

罗斯转过身,看见深色性感嘴唇咧开露出的八颗雪白的牙齿。

“我从不违反它,过去。”提恰拉轻声地笑着,他脸上短而卷曲的胡须修饰着这个笑容,让他在罗斯眼里看来格外无害。

“要是我说的话,你应该坚持下去。”罗斯凝视那双微笑的眼睛,片刻后他这样说道。

“要是我说的话,我明白这一点。”提恰拉扫视着他的脸,和夕阳一样带着暖意的目光让CIA探员感觉自己面部的皮肤开始僵硬起来。“所以我认为,这是你的问题,罗斯。”

“啥?”罗斯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关我屁事?”

“你看,就是这样。”提恰拉完全无视了银发男人的粗口,他的注意力已经被他隆起纠结的眉心所吸引。

黑色的拇指落在那坨紧梆梆的地方,罗斯的右手已经探进西装的衣襟,他心中充满拔出枪的想法,但克制让他清醒——他还不能因为被当街性骚扰就崩掉一个人。

“违反了大众约定,又一次。我让你措手不及……”提恰拉的拇指揉捏着罗斯的眉心,他低下头,嘴唇几乎贴上他耳边修理整齐的鬓角,“你要怎么办?天……你真的很讨厌这样,是吗?”带着热气,罗斯耳朵里充满轻微的咕咕笑声。

“关你屁事?”罗斯说。

“啊,你一定想杀了我。”提恰拉退开一些,笑盈盈地望着身体僵直的罗斯,“我会尽力不让你这么做。”

“啊哈!”罗斯假笑起来,“你能做什么?”

“抚平你紧皱的眉头,让你变得没那么紧张?你让我觉得我有责任这样做。”

“哈罗,你是在梦游吗?”罗斯冷漠地说道,“抱歉,我没时间应付阁下的自恋情绪。”

提恰拉丢过去一个文件:“打开看看!你应该想知道这些。”

罗斯狐疑地看看他,打开那个夹子,他看到了一份全面的性()病检测报告。他迅速合上文件夹,从后面看向提恰拉,疑惑地眯起眼。

“你不必如此。”罗斯说。

“我理应如此。”提恰拉看看报告夹,“如果你想看的话我还有全套身体检查报告,包括体脂率新陈代谢与肺活量……”

罗斯凝视着提恰拉,片刻之后他说道:“不,谢谢!”他晃晃文件夹,“这个就行。”

银发探员重新打开报告夹,在浏览了一遍之后,他确定这是一份极为详细的检测报告,而且所有的结果都是阴性——这证明他面前的男人绝对不会给他带来任何的疾病隐患。

“为什么?”罗斯在报告夹后面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让自己的视线努力落在打印纸面上。

“一段长久的关系?是的,你已经有所表现了,来我公司门口堵我,说这些有的没的话,给我看你的性病报告,随便找个狗屎理由抚摸我。”

罗斯眼里的字母变得有些轻微地模糊,他想起杰克在大学里招揽他的那一天。

“嗨!孩子,你得去尝试你不曾拥有的生活,你可以拥有不同的人生。”

 

“我知道你还没有发问,但不管是什么,我拒绝。这就是我的回答。”

罗斯收起文件夹,递给面前高大英俊的男人。

 

杰克·洛林已经死了。

 

罗斯转过身,他决定不再看提恰拉,他知道自己会发动车子,关上车门一骑绝尘。他会打报告改变伪装工作,下次用另外一个名字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或许每天贴上可笑的胡须,染黑头发……

总之,这件事情就此结束了。

这才是“理应如此”。

他伸出手,把车钥匙插进钥匙孔,旋转了一下,感觉到车体传来令人熟悉的震动。罗斯面无表情地看向前方,他目不斜视地拉住车门把准备关门,然后感觉有人拉开了车门。

罗斯转头看去,他什么都没看清,面前的人靠的太近,模糊成一团暧昧的阴影。

吻,激烈的,毫不犹豫的吻,极为快速地入侵他的口腔。

眼角的阴影中有金色的阳光的颜色交错,仿佛从阴影中直透出来那样。

狂暴而温暖的,无法拒绝的吻。

罗斯的手指探进枪套,他摸到了扳机,但最终没有伸进去。

“我知道了你的回答,但你并没有听我的。”

湿润的嘴唇磨蹭着他的唇角,他能分明地感受到那双唇瓣是如何地性感。

“所以……你的……是什么样?”

罗斯喘息着询问。

“你已经知道了。”提恰拉在他耳边说完,在他膝盖上放上一束报纸包起来的野花。

·待续·

评论(1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