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豹玫瑰】【AU】【杀手XCIA探员】藏匿之所 Hiding place(1)




豹玫瑰(提恰拉X埃弗雷特·罗斯)

killer!T'Challa X Drug addict&CIA agent! Everett Ross

AU(世界顶级杀手VS有很多过去的CIA探员)

——————————————————————————



本文赠 @傲寒404 


警告:

AU,全私设,OOC,药物上瘾(基于疾患的),身份黑化警告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冷门同人只为基友开心,不喜请右上角点X,KY一律拉黑。


基本故事格局来自 @傲寒404  的MV ,基于故事合理性设计会有一些区别

Sink Down/下陷

MV连接:http://control404.lofter.com/post/1d85d3b5_128ba619

 

————————————————————


你必须明白一件事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you need to know

你什么都不知道

is that you don't know shit

你看到的,你听到的,它都不是你以为所知的样子……

what you see,what you hear,nothing is what it seems……

                                     ——《谍海计中计》The Recruit(2003)

 

 

黑色、失去弹性的皮肤染上浅玫瑰红。

血腥欲呕的气息充斥鼻腔。

他抬起小小的手,吃力地托起母亲的手肘,从她僵硬的胳膊下爬出来。门大大地开着,他起身朝光亮的地方走去。

玫瑰红的色泽在那里变得益发浓烈。他走出去,看向带来这炫目光亮的东西。

那是他所熟悉的太阳,它从远方的地平面上升起,就像过去的每一天。

小群的羚羊在远方的草原上跳跃,巨大的树木就像一把黑色分叉的伞的剪影,上面或许躺着一只吃饱喝足的花豹。

他双腿发麻,衣服上染满血迹,在瑰丽的阳光里就像大片被融化的浓巧克力污渍,泛白的膝盖上也满是干涸裂开的血。

他回过头,看向屋内。在破旧房屋的一角,木杆随意搭起的床下,父母的尸体躺在地上。他们维持着被枪杀时的姿态,这让他想起草原上被狮子杀死后尚未吃完的瞪羚。

他还记得看见那头瞪羚时感受到的,它发浑的眼睛和刚才爬出来时看到的母亲的眼睛一模一样,那是死亡之眼。

晨风吹散了血腥,带来草和泥土以及一些水的气味——

 

嘿!嘿!

他茫然地朝太阳叫起来。

嘿——

或许有人会听见他的声音,又或许,是噬人猛兽——

 

————————

“嘿!”埃弗雷特·罗斯赤裸着张开腿跪在床上,表情严肃地俯视着刚睁开眼的非裔青年,“嘿,嘿!起来。”他用手推了推那家伙,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

很快,他看见脸孔英俊的男人开始在他脸上聚焦眼神。

汽车旅馆的床铺对两个男人而言显得有些狭窄,罗斯从床上撑身体,他感觉从腰以下软得要命,就像被人把下半身的骨头抽了出去。他很清楚这是什么造成的,但他一点儿也不在乎。

“该退房了。”罗斯跳下床,身体歪曲后重新站直,他转过头,皱着眉,“话说,谁开的房?”

“我。”男人说。

“你是个谁?”罗斯的眼神下移到男人结实的胸肌上,他仍然皱着眉,“啊哈,你不用告诉我,这只是一个习惯性的提问。”

他走向浴室,路过门边的时候,一些东西从他的股间掉下去,落在灰扑扑的地毯上。

床上的男人露出笑意。

“提恰拉。”他说。

罗斯略略转过头,眉头皱得更深,隆起犹如一个小型的山丘。

“啥,你在说啥?”他站在那,已经变得有些清亮的液体在脚踝上蜿蜒而下。

“我的名字,我叫提恰拉,罗斯。”

有着一头银发个头娇小皮肤苍白的男人愣了愣神,随后抬起手生气地捶了一下门,走进了浴室。

片刻之后,他从那里伸出头。

“罗斯?你确定是这个名字?”

“准确说,是埃弗雷特·罗斯。”青年无辜地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薄被子滑下去露出块状紧实的腹肌,“你说的,昨晚。”

罗斯抬手捂住眼睛,搓揉了一下脸,缓慢地缩回了浴室。

“见鬼。”CIA秘密行动处助理特工主管旋转着按钮,凉水从花洒里喷出来,让他打了一个清醒的冷颤——

 

事情是从深夜的喝醉开始的,或许更早一点,从右边肋间神经痛的蔓延开始。

当这个陈年旧伤开始发作,已经躺在床上关上灯的埃弗雷特·罗斯不得不重新拧开他的老派黄铜台灯,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洗手间去。

他像一只被煮熟的虾米那样弯着腰,只是他是苍白色的,像被剥了皮,这种姿势能够让他略微好受那么一丁点儿。

罗斯在洗手间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痛得脸发青的自己,右手摸索着在洗手台下的缝隙里抠出一个小小的密封袋。上一次他把口袋塞得太深,导致这次取出来花费的时间有点长。

他对那个口袋拇指大的一坨玩意凝视片刻,打开它,用手指沾上一些,把它们深深地吸进去。

刺入脑海的痛苦很快开始退潮,他低头抚摸着自己侧腹微微凸起的疤痕,它就像一个有些白里透粉的寄宿生物一样黏在他的肚子上,摸起来总是比其他地方要更热。

罗斯把那东西卷起来,他微微弯腰打算把它塞回缝隙去,但他又停了下来,把它拿出来,弄了一些到另一个小密封袋里,剩下的随意地扔到镜子旁边的置物柜里。

这些年来他总是指望下一次不会用到这些克他命,就像他的老师杰克·洛林说过的那样,他总是抱着一些不应该的期待,这让他在困境中越陷越深,却又似乎也算是一线希望。

他当然不愿意承认,然而可笑的是,当杰克因为他而死掉之后,这人过去所说的一切都变成了金口玉言。

这是一个周六,他至少还有一个周日可以让他恢复状态。整个CIA的行政人员都知道,埃弗雷特·罗斯在杰克死去的那次行动中受的伤很重,那让他无法摆脱神经痛的纠缠,下半辈子跟克他命系在一起。

哪怕被发现他在使用药物的余韵中,局里也没有人会指责他的用药行为,但他从不会让自己在工作场合有任何不专业的表现。所以,周末是一个寻欢作乐的好机会,足以发泄掉镇痛剂带来的多余的作用。

走进地灵酒吧时,罗斯已经感觉到克他命带来的渴求,至少在他眼里,每个路过的男人的胸部都变得非常令人感兴趣,当然与此相同的还有他们的臀部和胯下。

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事,药物让性的索需取代痛苦,不管怎么算都是划得来的事。虽然他很清楚自己此生从未爱上过什么人——这是指杰克那种亲情之外的爱——这并不妨碍他每次在必须时来到兰利附近的GAY吧,找上那么一两个不知名的家伙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交。

他并不是一个深具吸引力的男人,至少如果仅仅从外表上而言,但是在这种地方,多得是着急着找个同性交配的家伙,罗斯对此心中有数。作为一个CIA老探员,他很清楚如何吸引他人注意到自己——他让自己在人群中显得与众不同。

就像过去的每一次那样,没有任何的惊喜,就连比他高大的人妖酒保莉莉安娜所说的话都一样——

“看那边,北鼻。”浓妆艳抹的莉莉安娜压低嗓音羡慕地说,“有年轻小伙子在看你。”

“几个?”罗斯问。

“我真是恨你,亲爱的。”莉莉安娜扁着嘴,“三个,两个在你左边一点,他们看起来像朋友或者情侣,可能想跟你来个三人行什么的。至于另一个……”

莉莉安娜挑了挑纤细的眉,一面擦拭玻璃杯,一面贴近罗斯的耳边:“哇哦!在这里调酒的夜晚真令人火大,如果我今天不上班,我得把他的目光抢过来。”

“那么他很英俊了。”罗斯抬头喝干了面前的一小杯威士忌。

“何止!我打赌他的屁股动起来就像马达一样。”

酒保露骨的评价终于让罗斯转过了头,他与那双情侣的目光交汇了片刻,在他们眼中看到一种试探和挑逗,但他在今晚并不太想跟两个人在一起,这种消耗性很大的节目一般会被他调整到带调休的周末。

他看向偏右一点的角落。一束橘色的灯光笼罩在黄色的沙发上,穿着透明网眼T恤的黑皮肤男子坐在上面,他靠着沙发,用一种慵懒的姿势,手里端着一杯酒,强健的倒三角身躯在透明布料下若隐若现,下半身紧绷的皮裤反射着诱惑的光,让人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皮裤下的长腿和上半身同样强壮有力。

男子腰间有一块会反光的东西,罗斯眯起眼睛,发现那是只镶嵌着红色宝石眼睛的黑豹头皮带扣。

男子留着胡须,和他的头发一样卷曲的短胡须修饰着他的面部轮廓,让他看起来既性感又有一点奇妙的可爱,他的眼睛黑白分明,当罗斯看他时,他同样朝他看来,脸上露出笑意。不知为何,罗斯联想起的却是咧开嘴唇的某种大型猫科动物。

黑色的豹在流动的灯光中起身走来,当他在罗斯身边坐下时,罗斯看到那对情侣露出有些失望的表情。

“今夜有约?”男子转脸看向罗斯,他把胳膊放在吧台上,肩头高耸。

“还没。”罗斯将视线转向他,“我选你的话,有什么好处?”

“我也不知道。”男子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这个有些过大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年龄更小,更天真,也更加危险,“你想要什么?”

罗斯注视着他的脸,抬手打了个响指。

“给他来包糖粉。”他说。

男子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正拿着一包粉末走过来的莉莉安娜停下了脚步,观望起来。

“如果你只是想爽一下,”男子把他的手拉到自己面前,双眼望着他,缓缓低下头去。

罗斯习惯性地皱起眉头,下一秒,他的手背感受到人体的炽热与湿润。

“我保证,不用这玩意也能让你满意。”


评论(16)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