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16(慎入,邪道) 特别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16

刘皓一夜无眠。

他就像一只烦躁不安的猫咪一样来回地在床上调整着自己的姿势。

 

之所以会联想起猫,是因为曾经在一个S城著名的猫咖里,面对一个打扮得相当文艺的女投资人。

女人大概三十多不到四十岁,有些胖,但穿着得体,一看就不是那种忙碌于生活的人,投资的原因也不过是“刚上小学时也沉迷过游戏”而已。

但投资绝不是所谓一时冲动。

虽然刘皓说不清为何有这样的感觉。

那天谈投资的时间非常少,在整整一个下午的时光里,不管是在他们的身边还是话题里,出现得最多的都是猫。

有一只耳朵缺角的白猫,和其他猫不太一样,并不在午后团起来安睡。

或者说,它并非是真的不想睡觉,只是无法真正的安眠。

长着蓝色玻璃珠一样眼睛的猫,在柔软厚重的帐篷窝里不断地调整着姿势,每次躺下都不能睡很久,一会儿就惊醒,不断地轮回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

“就那么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怎么就找不到一个安稳?”刘皓提起猫的时候,也并非只是单纯地讨论,对于所有的投资人,他都是乐于投其所好的。

“是被人丢出来过的猫。”女人端着咖啡杯,淡淡地。

“猫本来就是容易不安的动物,只要一点小小的动静就会被惊动。如果一开始就是野猫倒也没关系,可是最初是呆在安全的地方啊,被丢掉了以后到处都是可怕的声音和事情,就算现在安全了,也难免总是噤若寒蝉。”

从熟悉的地方到陌生的地方,经历了种种可怖和背叛,怎么还可能睡得四脚朝天呢?

女人的左手抚摸着一只在猫咖出生的猫,虽然也不是什么名种,但果然就是四脚朝天眯眼享受的样子,连肚皮也交出来,坦然得可怕。

 

刘皓挪开眼睛,又挪回来。

他控制不住自己要不停地不看叶秋,又回头继续看叶秋。

就像那头原地转圈的白色的缺耳的猫,要反复确认自己是处于一个妥当的环境,反复确认自己的猫窝还在原地,那小小的一块风暴之中温暖的海礁,并没突然自眼前消失无踪。

刘皓在晨光里疲惫地眨着眼,一下,两下,三下。

眼前的叶秋反复地消失,又回到眼前。

忐忑、安然、忐忑、再安然,他试图折磨自己,反复碾压着内心自昨夜那个高潮时刻滋长的满足和快乐,企图在上面增添一些危机感和失落。

然而终究做不到。

闭上眼睛,叶秋还在那里。在他的屋子里,他的床上,他的头枕在他的胳膊上,他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就算容颜在视线里一闪而逝,但他还是能够感觉到叶秋的存在。

刘皓叹了口气,试着再度转过身背对男人。

“上次睡在一起,你没有这么折腾。”

刘皓迅速转过脸,面对初醒带着蒙昧的眼,有些尴尬的不知作何表情。

叶秋的手指摸过来,拨开刘皓耳边凌乱的黑发,指腹搓揉发丝的细碎声音传进耳中,刘皓的眼神渐渐地安静下来。

“你真的在这里吗?叶秋。”

男人笑起来:“我在。”

没有反问,没有疑惑,叶秋的眼睛是亮的,和昨天夜里一样,是夏天被骄阳灼烤得温暖的湖水。

“哎……”刘皓垂下双眼,他觉得自己再继续盯下去,叶秋的眼睛就会把他溶进去,变成湖底安然的砂砾,甚至变成一个水分子,彻底成为这个男人的东西。

而他并不排斥如此,他甚至能感到胸口有一种渴望如此的骚然,他想奔向那个令他安然的所在,但他并不愿意说出口。

羞耻,是的,太羞耻。

哪怕只要一个词,甚至是一个字,乃至一个音符,都会泄露出他由衷的喜悦。

谁不想成为“特别”的呢?叶修用他令人感到恐怖的才华教会了他,有的人一生一世都不见得能够成为真正“特别”的人,可是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渴望着非比寻常。

这种不切实际的渴求,是在一败涂地之后才真正感悟到的。世界缺了谁都还是这个世界,宇宙变迁,地球转动,一天又一天,太阳从不会为了某个人而不再升起。

但是,也可以作为某个人的“特别”的人而存在于世界上呀!

叶秋的睡颜,明明是和自己所讨厌的恨不得此生不见的叶修一模一样的脸,但是看起来就是不同的,是让他克制不住想要不断来回确认他的存在的。

京城叶家,叶二少,就在那个时候,豁出去了。

是那张嘴亲口承认的,他的声音表达的,是一件太好的,令人不敢相信的事。

所以,他射了。

喜不自胜,唯有如此。

身体永远比大脑诚实。

 

眼前叶秋的胸膛轻轻地震动着,刘皓已经能分辨那一定是这个男人在笑着,无声地。他没有强自辩解,也无需辩解,只是朝着他那边靠得再过去一些。

额顶着叶秋的胸肌,震动传了过来,叶秋的声音也从额头跑进脑海。

“刘皓。”

“昂?”

“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们这个样子,算不算两情相悦?”

抬起头来,叶秋正低头看着他,刘皓眨眨眼。

“突破天际也就狼狈为奸吧!”他摸了摸叶秋的胸,捏捏温暖的肌肤,“狗男男而已,见不得人的。”

“也可以正大光明。”叶秋温和地说。

刘皓的动作停下来,一瞬。

“算了吧!”刘皓突然一笑,“古时候正大光明是挂在县衙大堂的,小心被审了又审。”

刘皓爬了起来,裸着钻出被窝:“我去洗一洗。”

他走开去,又或者,是逃开。

 

“我一贯认为,出格是人生必经之事。”

露台上,叶修背靠栏杆,在大风里点一根烟。抽一口,用手挥开烟雾,身为长兄的男人眯起眼打量着自己面前英俊的双生兄弟。

“我记得老头子对于人类都有青春期这件事诸多不满。不过当时叛逆的跑了,留下个听话的,他到现在还对这件事很庆幸。”

叶修手里的烟被拿走,顶在叶秋嘴里的烟上,作为引子引燃了那一根。

“根据自身经验,我觉得他迟早还得再面对一次预料不到的情形,但是,你确定就是刘皓了吗?”

叶秋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就算我想说我不是我没有,大概也已经晚了。”叶秋靠在栏杆上看向远方,烟从嘴唇缝隙里溜出来,一霎就消散无形。

从叶修所在战队驻地的屋顶望出去,颇有些一览众山小的意思,叶修虽然不怎么在意居住环境,但时至今日,自然是能给战队的条件好一些就要尽量好一些。

作为管理者和职业选手,需求定位是不一样的。

“脱轨比我想的有吸引力。”叶秋说,“我得承认。”

他摊开戴着小羊皮手套的双手。

“承认我已经豁出去的时候,那种失控的感觉太好了一点。”

“嗯?”叶修的眉毛钓起来一边。

“老爷子也不会让我有这种感觉。”叶秋看着自己的手,慢慢握起来,“刘皓,这个人,他让我生气,也让我喜悦,我失控了,他掌控了我,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很新鲜,我喜欢。他是我的,以后看到他犯蠢,告诉我,不要出手,不要欺负我的人。”

“逗,我向来只会当看不见他。”叶修笑起来。

“这就是欺负了!你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你无视他,他却崇拜你,一直。”叶秋横他一眼。

“真有意思,我一直想你会栽在哪里,用什么方式栽,原来你有被虐癖。”

叶秋也笑起来。

许久之后,他对自己的双胞胎哥哥说了一个字。

“滚!”

 

叶修从善如流地滚下了天台。

叶秋站在那里,一直到夜幕降临,他拨出一个电话。

“刘皓,在做什么?”

“吃了饭吗?准时的?”

“不,我不担心你能照顾好自己。”

他在风里说。

“我只是,想你。”

夜风低徊,柔情似水。



——

待续


下面是闲扯

可以不看的哈哈哈哈


说起来,刘皓这个人真的是挺自作自受的,也很多人不会喜欢这个角色,毕竟怎么说,都只是一个手段无聊的家伙,连坏都坏得不出格,几乎没有做对过选择,有一种黏糊糊的令人不爽的感觉,这种人生,真是失败又悲惨,自己还意识不到,就更像是发霉的饭粒一样。
BUT有个说法,你所厌恶的,通常便是你自己所具有的,你的厌恶来自你对自我的恐惧和否定。当然这只是个说法,不过有多少人在生活中无法避免这样的愚蠢和盲目呢?
为什么写他,或许只是因为我也不能否认自己体内自私的一面,无法逃避年少无知时心存愚蠢念头的现实吧!说到底,就是忍不住去想,是不是人曾经笨过,做错过,就没有任何改变的可能呢?
尤其现在网络上对一个人的否认那么容易,往往根据片面偏颇的感受,甚至可能不过是说错的一句话的时候,反而导致我对一个人的复杂更有探究的兴味吧!
人性是复杂的,人也是复杂的,人的选择和未来也是复杂的。
人的一生中,无时不刻在发生问题,产生选择,也无时不刻可能因为种种原罪或者本能而发生错误,而那又怎么样呢?
人仍然要活下去,或堕落,或解脱,或一蹶不振,或变得坚强。有的时候在网上也会看到有人选择死去,令人惊讶愤怒悲伤,但是想一想自己和听来的人们的遭遇,扛不住这生命中的苦痛和挫折,似乎也不是那么难懂。
然而我还是指望着,好的胜过坏的,希望多于绝望,哪怕有的人再愚蠢,再笨,甚至再坏,还是希望有着修改自己并且变好的可能性,而不是彻底的失去了一切可能。
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世界没有对改错者承担责任后继续生活的包容。当然,执意一心作恶没有任何改变想法的人,说到底还是会自食其果的。
性本善和性本恶,终究是永恒共生于人心的。
黑暗固然能够吞噬人心,但如果有人在地狱向往着光,这个意义或许并非是针对着某一个人,而是对于世间所有人的心的一种支撑吧!

评论(5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