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民国拉郎】【白夜/周关】【靳语堂X曾荪亚】风雪燕 08


来来来,大冷天的,咱们来口奶狗肉(什么?)

顺便,起床就看到这个CP多了个MV,蛋老师辛苦了……激动TAT

(周关)靳语堂X曾荪亚

(拉郎配啦别介意,没有按照京华烟云的设定走,大概是因为更喜欢那种少年稚气的曾荪亚吧!喈喈喈。总之是私设吼。)

 赠文@白鲸与海404 太太咳,LOF指路 @傲寒404 ,小P老师和王泷正老师真好吃(不)


都是白鲸太太的MV杰作的错!!别找我(抱头乱窜)她还拽着我开脑洞开了一夜天亮都睡不着呜呜呜。

MV:http://weibo.com/1897206315/FooQ86b1l?type=comment
就当做是周关的前世镜吧,捂脸……最后会跟周关接上的,叽叽叽叽  

感恩卷太剪的曾太太叫奶狗起床片段,太好吃了



——————————————

 

08

 

车在营房里停下来。

靳语堂下了车,拉开后门。曾荪亚在后座上趴着睡着了,灯光从门里照进去,他吧唧吧唧嘴,唇边有可疑的水光。

被吩咐先跟着白副官进去的小白提了个箱子跟在大兵们后面,有些担心地回头望,正好看见靳语堂把曾荪亚抱起来。

 

到了?曾荪亚没睁眼地问,摸索着抱住男人的脖子。

到了。靳语堂说,还想睡呢?

嗯……在火车上睡不着,曾荪亚点点头,贴着他脖颈呼呼地说,放我下来吧!

抱着你进去吧!靳语堂停下来瞧着那小玩意儿。

可不要,曾荪亚微微掀起眼皮,啧了一下嘴,又不是没长腿,被看见了多丢人呀?

这又没没人认识你,丢的是我的人。

话虽如此,靳语堂还是把曾荪亚放下来,听见男孩在自己头顶蚊子嗡嗡地说起来。

你难道不是我的人呀?

靳语堂起身品一品这句话,才弄明白曾荪亚的意思。感情他靳语堂是他曾荪亚的人,所以靳语堂丢人,丢的也是曾荪亚的人了。

要不是这会儿站在外头,营房里灯火通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走过来一队值夜的兵,他就想马上香一下曾荪亚。

数你嘴甜。

靳语堂说着,牵起曾荪亚走进去。

 

带的行李已经放进了他的房间,白副官很有眼力见地早早弄走了手下,只有小白跟他两个人站在门口。二人看见靳语堂跟曾荪亚之间连着的手,一起挪开了眼。

天色不早,都早点歇吧!白副官,给他安排个房间,让人给打热水。一路辛苦。

白副官点一点头,靳语堂带着曾荪亚从他身边进了屋,小白朝里面张望了一下,门却不客气地关上了。

放心,他又不是妖怪,能把你们少爷蒸了吃。

他们都这样了,想怎么吃,还不是你们少校说了算?

哎——你倒是有点意思,跟我来吧!白副官笑一笑,领走了小白。

 

曾荪亚进了屋,还是一脸要睡不醒的模样。靳语堂把他牵到床边,按着他的肩膀,他就很听话地坐下去了。

换衣服吧!我去打点热水你洗洗。

多打点。曾荪亚叮嘱。

嗯!我去了。靳语堂摸摸他的脸,到屏风后提了个铜脸盆出去。

热水房的老兵看见靳语堂,连忙把盆拿过来给他满上。

他回到房间,看见曾荪亚还在那坐着,只是已经换上了小方格的白绸睡衣。

也不等我回来,靳语堂察觉自己话语里的可惜,顿时笑了起来,连忙脱了外衣去搓面巾。

曾荪亚起身过来走到他身后,唰地一下圈住他的腰。

洗脸,别闹。

曾荪亚的脸热热地贴在他的背上,靳语堂觉得一阵烧。

不想洗,每次困着洗了脸就没困劲儿了,不洗。说话的热气顺着衬衫跑进去,令人心痒难耐。

靳语堂丢了面巾,背过手去抓开曾荪亚的胳膊。

不放,就不放。

就你那点儿力气,你不放……又怎么样?

靳语堂轻而易举地把人捞到跟前来,用手整着他在自己身上蹭乱的头发。

你想想啊,火车上多脏啊?都不知道打哪儿来的人,从各地带来的尘土都在里面了。

嗯……曾荪亚听着男人的话,手又跑到那韧劲儿十足的腰上圈着。

那你给我洗罢!把脸一抬,活儿就交给他了。小玩意儿眼睛眯眯地看着他。按你说的,要是洗不干净,你待会儿就吃一嘴的土呗。

说道这里还得意起来,撅一撅嘴。

赶紧拧了面巾盖上去,靳语堂心里叹气,这是多不知道死活才这么撩人呢?

却听见曾荪亚在下面哈哈地笑了起来。

哎……哎我说,语堂,在车站,你怎么不计较脏?土吃了几口啦?

靳语堂把面巾扯下来,揪着那湿热的面唧唧的下巴,一口含上去,没两下男孩就软在他身上,攀着他背后的长长的手指都带不上一点劲儿。

还说么?还笑?靳语堂在他耳朵旁说,牙咬着黑鸦羽毛一样的鬓发扯一扯。

你……怎么这么坏了?曾荪亚闭着眼,鼻子里面咻咻喷气,耳朵尖又红得透明了。

这会儿才想起来问了?靳语堂抚着男孩的背,绸缎滑溜溜的,让他想起无遮无掩的白皙的肌肤,却要更暖,搂着便叫人丢不开手。

你在上海的时候怎么不先问问,你走进门,话没说两句,倒先想着锁门,就不怕我坏了。

噫~~~~曾荪亚抬手去捂靳语堂的嘴,到被他咬住手掌心的肉。

我当时就想啊!这个曾家三少爷,看着不咋地,胆儿倒是挺肥,怕不是拿豹子胆儿喂大的吧……

靳语堂拽他的手,嘴唇贴住脉门,夜色的眼眸炯炯地看着他。

是……是你不要脸,大白天的……

那又怎么样?靳语堂品着曾荪亚的唇瓣,再一次把他吻得气喘吁吁。又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做成的事。

别说了……可别说了……

曾荪亚小声地哀求起来,用手捂着耳朵。我不要做人的呀?你坏极了,我都后悔过来了。

你真后悔了?真的?

靳语堂拽他的手下来,两人对眼看着,一阵儿终于让曾荪亚受不了了,嘤地哼唧了一声,伸手抱着男人的头亲下去。

 

靳语堂觉得自己嘴里都是从曾荪亚那里吮来的蜜糖,迷得他脑子发晕。正想着是先关个吊灯还是干脆就这么把他裹挟到床上去了,谁知及其突地被人一推,蹬蹬后退了两步站住。

方才还醉在吻里的曾荪亚火急火燎地撇下他跑到行李箱前去。

愣着做什么,来帮忙呀!他喊他。

靳语堂摸不着头脑地过去帮他放倒了行李箱,曾荪亚噼里啪啦地手上打开一个,又吩咐他,还有一个,都打开。

靳语堂帮他开了箱子,却被曾荪亚手一拦赶开。

你去坐着。

嘿?靳语堂看着曾荪亚认真的侧脸,还是听他的起身坐在椅子上。

曾荪亚在两个箱子里挑挑拣拣,一会儿起身抱着一堆东西过来,哗啦啦都放在桌上。

靳语堂伸着头去看。

嚯,好大的一堆,他只能看出是一堆山一样高的盒子。

 

曾荪亚一个个盒子拿出来放正了给他看。

这个是洁士的香皂,给你备了五块,用完了吱声给你寄。别用肥皂洗澡,那多伤皮肤啊?本来就风吹日晒的了。肥皂也有,美丽牌,张妈说这个洗衣裳最干净。这是广生行的花露水,等夏天了,参进去水里面洗澡,就没有蚊子咬你,要是已经被咬了,抹上一会儿就不痒了。

我一个当兵的啊,弄得一身香像什么话?靳语堂打开盒子,拧开花露水闻了一下。这不是你用的味道么?

是呀!那你还嫌弃?曾荪亚恶狠狠地瞥他。靳语堂讪讪地放下来,又被塞了个圆铁盒在手里。

这是……茄力克?靳语堂仔细一看,来了劲儿,连忙打开,小心拨开明晃晃的锡纸,露出里面雪白的烟卷。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的烟了,是直接从英国漂洋过海来的,一个银元只有五十只,等闲人吸不起这样的上等货。

曾荪亚一把抢过去,盖好了盖子放在桌上,却又拿出七八听来。

这是十听,一半自己抽,另外一半么,军中总有要上下打点的时候,留着当个防备。

灯光下,曾荪亚低着头,脸粉红粉红的。

这里还有五条绿锡包,是给你平时抽的,平辈论交也递得出手。箱子里的十条红锡包便宜,你就拿去赏给别人好了。这里还有刮胡刀,刀片给你配好了,这也是进口的。

还有酒,太沉了都在箱子里,你自己看着办。

这个大蛤蜊里的可不是蛤蜊油,是东北的貂油,专治冻伤,出门带上。

朝桌上一放,贴着标签的蛤蜊滴溜溜转起来,曾荪亚又拿出一条格子纹的围巾,打开了拿出来,朝靳语堂脖子上随便绕一绕,又手指着桌上的玩意儿。

还有带来的红肠腊肠卤牛肉烤麸什么的吃的,你要是吃不了,就散给兄弟们,想来他们平时吃不到好的,总要记你的情。

曾荪亚的手指捏着男人的耳垂,小声说,那你平时偷着吃点好的,他们也就当没看见了,是么?

靳语堂的心已经成了油锅里刚捞起来的油梭子,滚烫酥脆,曾荪亚的手指捻着他的耳朵,就嘁嘁喳喳地碎了满地,酥酥香香地腾起一股热气。

荪亚……

靳语堂把他拽过来,摁在自己腿上坐着。

怎么?这是我娘平时做的,我爹其实不抽烟,但娘总是买一些烟回来备着,说是给我爹圆人情的。我弄错了吗?

曾荪亚搂着靳语堂的脖子一脸懵然,男人浅笑着,抚着他的嘴角,吻上去,亲了又亲。

你要给我当家了,是不是?

曾荪亚红着脸,却摇摇头。

我们家……要回北平了,怕以后没有这么容易来,给你多带点东西。

 

屋里就悄然没了声息。

靳语堂讶然地望着曾荪亚,男孩低眉顺眼,很有一些垂头丧气的意思。

再没有更清楚的了,靳语堂意识到他心上的人很快要举家北上,与他千里相隔了。

静静地这么呆了好一会儿,靳语堂大手一伸,搂起曾荪亚的腿弯站起身来。曾荪亚抓紧了男人坚实的肩头,痴痴地看着他。

靳语堂抱着曾荪亚快步走到床边,轻轻把他放在床上,伸手捏开了风纪扣。

一颗,又一颗。


河蟹的厉害请移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0291238722089


他把他的手拿起来,一个个亲着他手指的关节。

荪亚,我真想啊……他含着他的手指,我真想拿把刀子,剖开这胸口,把你放进去。

把我的小玩意儿放在心口里头,把我的小糖罐儿放在心口里头,把我的小花儿放在心口里头,叫你看我的心是怎么跳的,怎么一脉一脉地泵着血,怎么为了你打起了哆嗦。

荪亚……荪亚……

他含着他的嘴唇,听着他哼哼的声音。

别……别啊语堂……

小家伙意识不清地说。

别那样,要是刀子割你,我会先疼死的。

 

靳语堂闭上了眼。

他落了泪。

他竟然落了泪。

这一辈子,可以死而无憾了。

他不忍说,只是动着,搂着他的男孩,直到他在他怀里尖叫着撒出来。

·待续·

评论(5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