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白夜追凶】【周巡/关宏峰】《对峙》END



不喜勿入。

白夜追凶同人

唯势均力敌,方可称为对峙。

————————————————

赵馨诚说起周巡“有个好师父。”的时候,周巡笑得跟要打人之前一个样。

这种话私下说说也就算了,无非是酸劲儿上脑而已,可以一笑而过,毕竟两个人现在差着等级,先走一步的周巡可以允许赵馨诚口头上这么别他,反正也不掉块肉。

但当着关宏峰的面儿那就不一样,仿佛当面剥他脸上的皮,既疼且痒,让人打从心底里不舒坦。

如今大家嘴里喊的,关队周队,好像彼此之间相当平等,其实谁不知道呢?要不是关宏峰走了人,周巡现在还得在汪儿那位置上打熬。

平等什么的,不存在的。

就连周巡自己有时候都会中招,自从关宏峰回队当顾问,说着事儿冷不丁就发现自己正在听凭他的吩咐,周巡做这个,周巡做那个,得嘞,跟以前半斤八两,差不离儿。

要是没有关宏宇那个事的话……

然而怎么可能没有呢?那不但是个事儿,还是个大事儿,撇不开,扇不落,就在跟前晃着,扎你的心,也不是一刀捅下去前后贯通的,而是细细的插进去,拧一拧,对了,就跟那个雨夜车震连环杀人魔一样,用的开窗器,三角形的,戳进了太阳穴,九厘米,脑仁儿都抽抽着疼。

人跟人之间的关系,别人怎么想他不知道,但周巡心知肚明,他从来没想过跟关宏峰要闹成这样。

这样儿的,成天两人一对面,目光一交接,就在寻思着对方在想什么,思考什么,算计什么。

他其实不爱这样的。

人非不能,只是不为尔。

翻垃圾我来,动脑你去。多少年了,两个人就这么过来的,师徒也好,搭档也罢,早已习惯了这样,周巡更喜欢从地上弹起来,一脚把坏家伙们踹到墙上,或者趴在地上出溜出去。

人都有本性,本性难移,那个一点就炸的炮仗,到现在也还是爆竹,当了支队长也没什么改,就像对关宏峰的感情。

也像对赵馨诚这人,多少年了,看着就能来气,见面两句话戳出一团火,也真是没谁了。当初在警校就看他不顺眼,果然是来拆台的。然而也只能笑一笑,周巡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跟他争言语,也忒没品。

溜一眼关宏峰,那人仍然是七情不动的一张脸,该说什么是什么,该问什么问什么。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再看看旁边的小姑娘。周舒桐纯洁的脸上还有微微的浮肿,或许哭过,又或许只是睡不着,这是个倔强的孩子,未必就会因为之前卧底的事儿哭一场,但因为这样,更让他不落忍。

只是他是不会后悔的,身为刑警,哪儿来后悔的时间?他上警校去逮小姑娘的时候就下定了决心,更早的时候,怎么利用关宏峰的专业能力,怎么顺道摸查关宏宇的下落,怎么让老刘适当的时候来打岔坏事,心里面已经掐过了。

老刘跟关宏峰都不会希望小姑娘呆在一线,可那又怎么样呢?都说了,她是个倔强的孩子,这种孩子,没有人拉得住她回头。

真令人心疼。

他希望她别出事儿,但是很多时候,人的希望与发生的事总是背道而驰。

就像那个什么什么“墨菲定律”说的,你越不想来什么,什么就越来找你。

是不是应该去朋友圈转发个锦鲤呢?或许就能来点好运气?然而是没有的,这么严重的连环杀人案,那个破记者就是漏出去了。

区里那些官僚就适合大下雨天的深夜里被开窗器戳死。

但这种话也是不能真说的,哪怕已经发生了模仿案也不能说,政治是要讲的,老刘是惹人厌,但是很多时候,队里没他也真是不行。

只能查下去,尽快,尽早,他们只有一周的时间解决这个案子,否则不只是把关宏峰搞回队里的自己,连领导都要跟着脱衣服。

这身衣服,就像床上躺的情人,就算日常有再多的不妥,日子久了也就过成了爱人,嫌弃的时候嫌弃,再不舒坦,也不愿意换了,当警察的人,那身衣服就过成了一部分的命。

刑警这份工作,总是会遇到很多事,让人感慨生活之戏剧性,远远超过了电视剧。那些播放器里的喜怒哀乐,奇情狂欲,放到现实中没有最离奇,只有更离奇的。

当初刚到支队的时候,他的跟周舒桐一样是个毛毛头,冷不丁的看到个尸体能吐出前天的早饭来,现在什么不能拌着尸臭往下吞?

还记得那时候关宏峰说的,生活是最有戏剧性的。然而谁知道呢?突然他们就活成了一出剧,还得是破案题材的现实剧,关宏峰站在一头,他站在另一头,两人中间隔着万丈深渊。

谁胜谁负,谁会掉下坑去?

新人啊,一茬儿不如一茬儿。

闻着尸臭味这么说的时候,关宏峰回他,那时候你也一个样。

那时候。

这么一想,到好像过去了半辈子一样,刚出警校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怎么越过老刘接任了支队长,他是不会跟关宏峰说感激的,可两个人又怎么可能不说就不知道了呢?谁是谁一手一脚的带出来的?

就连现在算计关宏峰的招儿,也是给他教出来的。

那么,能赢吗?怎么赢?又到底,想不想赢?

周巡尽量让自己沉迷于案件,沉迷于侦查,甚至沉迷于翻垃圾,不要去想最后的结果,警察是不会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靠的都是事在人为,是一次一次的熬夜辛劳,是不放弃的执着。

关宏宇,到底在哪里?

关宏峰一定知道,但他也一定不会告诉任何人。

毕竟他,面冷心狠,对自己更狠。

盯着他,总会有破绽。人可以隐瞒一时,却不可能隐瞒一世,藏,是藏不住一个永远的。

可就连这个,也是关宏峰教的。

周巡脸上沾了冰冷的雨水,掩去一些思绪的痕迹。

这个世界上,谁不是在负重而行呢?他笑起来,点燃一根湿润的烟。

而关宏峰并没有过多地观察周巡。

周巡是个看起来大大咧咧却心思缜密的人。

这心思是他帮忙一点一点缝成这样缜密的,于是现在拿来算计起他来。

不过在周巡心里,案子永远是第一位的。

为了破案,周巡什么都能干,包括让他回来。

当然动机没有那么纯粹,怀着打草搂兔子的心思。

那也没什么,这就是给了他机会。

为了宏宇,哪怕这个机会长着一张陷阱的脸,他也一样会往下跳。


只是偶尔也会有些叹息。

怎么就这样了呢?那个拿着枪站在他身后穿警服的年轻警察,怎么就成了可怕的对手?

“师父”,他以前也是这样叫过他的。

而他偶尔想说“巡啊!”,当然是在心里,太亲密了,不符合他为人处世的调性。

于是还是叫老周吧!一不小心,就都老了。人和关系都是这样。

背锅的小汪在周巡嘴里也是汪儿,提醒他曾经也想这么喊一声,但大概是不会有了。

他养鱼。

老虎吃肉。

会不会有一天,他被自己养的鱼咬了手?

老虎会不会不知道,但周巡,要是不小心,恐怕真能让他啃下一块肉来。

一个优秀的刑警,必然不是个好相与的对象。

周巡在走廊上笑着跟他约法三章,仔细一看,笑不及眼底。

就算宏宇清白了,两个人还能回到过去吗?

背对周巡走进暗巷时,他额头上的汗都能滴下来。

一起走的人,是否终究要背道而驰?

目前而言,他们还在对峙局面。

一颦一笑里,一言一行间,你来我往,试探不停。

关宏峰知道,周巡手里的枪,已经冲着他,瞄准了。

一切就看,在他开枪之前,能不能查出真相。

周巡,曾经的小警察,已经和他势均力敌了。


·完·


评论(11)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