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13(慎入,邪道) 不知道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叶少你的不知道和刘皓的不是一码事啊……


13

 

刘皓在“你怎么来了”和“肚子疼”之间选择了后者作为问题。

对于叶秋这种人而言,来或者不来,不过是一个选项问题,毫无执行压力,况且既然叶秋已经到了,这个提问便毫无意义,反而似乎显得他对于叶秋的举动毫无心理准备一样。

男人都讨厌在判断能力上遭受质疑,刘皓瘫在沙发上看着电脑里的游戏直播视频,眼珠子微微朝厨房方向移动。

厨房就在客厅的边缘,一室户基本没有任何隔断,叶秋穿着纯黑色的衬衫,袖子挽到胳膊肘,穿着灰色的菱形格的围裙,灰色的系带挂在有力又修长的脖颈上。

叶秋缓慢而有耐心地搅动着锅里的粥水,一圈又一圈,皮蛋和瘦肉混合后的芬芳噬人心神地漫溢在整个房间里。

专心的男人帅到无法理解的程度。

刘皓自暴自弃地想着,在沙发上继续挺尸,一直到叶秋走过来用汤匙喂他一小口加了香葱的粥。

 

粥水已经熬得几乎成了糜,喝米油的感觉,咸而且鲜。

刘皓舔了舔勺子,听见叶秋的笑声。

“看来真的饿了!”

刘皓觉得这句话好像对一只猫或者一条狗说的那样,他想反驳,又被塞了满口,就变得无从抵抗。

人感觉疼痛和饥饿的时候最为脆弱,刘皓吞咽着热乎乎的粥,伸手想把碗拿过来。

叶秋拒绝了。

“不行,着急吃会烫着舌头。”

于是一口口地喂下去,勺子拿起来要吹一吹才送到嘴边。

“太腐败了……”刘皓一边吃一边说,“我觉得我像个废物。”

然而小心翼翼地想着,感觉是连他的吐息都一起吃下肚子里去,难怪热烘烘的,肠胃如此满足。

“只有不是废物的人才会有这种内疚感。”叶秋把剩下的碗底递给刘皓。

“听起来像是夸奖啊,叶少。”

“人心永远不会满足,如果已经够高了,还要再上去一点,摸到天也不算完,最好把头伸出去,DUANG地一声突破天际。”

“噗……”刘皓差点把最后一口粥喷出来,他狼狈地擦拭着嘴角,“好端端的说什么笑话。”

“不是笑话,是真话。”叶秋说,把喝完的碗拿走,又盛了两碗过来。

 

两个人一起吃着粥,游戏主播的声音传来,传递着一种看似激情满载的百无聊赖。

刘皓继续软软地摊着,叶秋在洗碗筷。他感觉身体比较温暖,以至于开始犯困。

叶秋擦干手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抬眼看着电脑上的画面。

“对职业选手来说有点小儿科了!”叶秋说。

“但是网络游戏主播对潜在客户群的影响很大,他们受人爱戴,尤其是小朋友们,”刘皓皱着眉,组织着有点开始涣散的意识,“我在想能不能利用一下。对于现代人来说,偶像不一定要如何实力超群,越靠近自己能够做到的极限,甚至实力并不强大,越容易让人产生学习和前进的欲望。”

“你一直在想这个?”叶秋的手指捻开几颗纽扣。

刘皓看一眼衬衣的缝隙,不动声色地朝他那边靠了靠。

 

“别人都上门抢客户了,总要想点办法吧!”刘皓扁了一下嘴。

“对方的优势和缺陷分别是什么?”。

“和我一样专业竞技出身?价格比我们更低?缺陷应该是他们构思得太简单,从教学技术和流程方面,我们应该会比他们更深思熟虑。”

“你确定?”

“嗯!”刘皓点了点头,“虽然属于技术培训,但是我和老扬在考量的时候把我们的事业始终归类为教育范围。你知道市场上作为战队,吐故纳新的情况更多考量的是人的天赋,而天赋只是成功的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就在于学习和整合进步的能力和方式方法,我们有专门的教育心理学专家加入。”

“我也观察过我哥所在的这个行业,至少在你们那个年代里,教学的方式和方法的确不是战队工作的重点,很多时候要依靠自我天赋和意识,这和侧重于学习的培训学校是不同。”

“对吧!我也这么觉得……就算是意识,也还是需要进行学习的,战队里更侧重于实战……当然和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短暂有关。”

“有不同的偏重很好,”叶秋说,“我记得喻文州就不是一个在你们职业选手非常看重的手速上天赋很好的类型。”

“战略和大局观也很重要,”刘皓说,“所以我也希望我们能够对这些方面有一定的发掘,教出来的是有选手视野和思维方式的孩子,而不是单纯的‘游戏天赋好’的孩子。”

“游戏竞技包罗万象,未必只有动作类游戏……”刘皓继续说道,“在我看来,游戏是可以涵盖人的生活和文化方方面面的,竞技的类目可能是动作和即时战略最吸引人,但未必就只有这种类型。”

“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培育人才的根本是教育,你想做的不是培养技工。”叶秋摸了摸刘皓的脖子。

“是吧!”刘皓自嘲一笑,“我始终学不会你哥那种只要胜利的纯粹,想得太多了。”

“不过是不同类型而已,他做选手时期的目的和你现在的目的是不同的,”叶秋说,“你需要做的其实不是竞争。”

“不是?我们的学员要被抢走了哦!”刘皓偏头去看叶秋。

“有一种看法认为,商业竞争就是一个阴谋,”叶秋笑起来,用手指缠了一下刘皓的头发,“大量可以用来提升质量和服务的时间与能力被无休止地运用在与同业竞争上。比如商场的疯狂打折,两个近似产品互相竞争降价。虽然最后引来了临时的客流,但并不是可以持续的举措。”

“这个道理我也懂,但是如果对方用这种手段从一开始打击我们,而我们如果无视,结果就是第一个寒假班都开不起来,再加上以讹传讹就完蛋了。”

刘皓朝叶秋靠过去,慢慢从他肩膀上滑下去。

 

“客户虽然是容易被煽动和眼光短浅的大众之一,但是他们背叛起来也会有同样的速度和动力。”叶秋微微一笑,“尤其是在当他们发现自己的选择不值得的时候,他们背叛时有多快,之后对你的支持就有多有力。”

叶秋张开手掌,用手指托住刘皓的脸,慢慢放在自己腿上。

“不要直接跟对方钉是钉铆是铆的直接对干,你应该表现出宽怀大度,毫不犹豫,并且……你很高兴现在有了空下来的位置安插你自己亲友的孩子。”

“卧槽?”刘皓抬起头看着叶秋,“你行的啊……这比直接对干阴险多了啊!”

“我说的是竞争容易造成无意义的虚耗,你说这话又不算是假话,尽量在宣发的时候突出你们的优势就可以,毫无必要去贬低对手。贬低对手的话,不就表示你心慌吗?”

“……话是这么说,也太阴损了。”刘皓刚才脑子一转就知道叶秋什么意思,一旦他这么说,要走的家长和持观望态度的家长都会惊慌不已,很显然,失去已有的和还未得到的做比较,正常人都会选择保住已有的。

悄无声息就逼人做选择,在话术上叶秋的确狠得多。

 

“跪地求饶和虚张声势都是没用的,重要的是真实的实力,吹嘘的不会成真,被低看的终究会被证明,实力的表现就是不计较的底气,你要做的就是让你们的实力名副其实而不是吹嘘。”叶秋伸出食指,弯起来,刮了一下刘皓的鼻尖。

刘皓朝后退了一点。

“现在我觉得你很可怕。”刘皓说。

“我哥就不可怕?你不是也阴他阴得不亦乐乎吗?”

“这就他妈没意思了啊!”刘皓撇撇嘴,“在你看来我这种挑衅你哥的行为不就是虚张声势吗?”

“跟一只猫在老虎面前炸毛差不多吧!”叶秋笑起来,“但是敢于挑战也算很强了,虽然手段不甚光明了点,方法错误,但勇气可嘉。”

“这不就是蠢的另外一种说法?”刘皓抠抠头,“我觉得你就是特意来黑我的。”

“说实话不算黑。”

 

 

“……我胃痛刚好点,能不能不说这个?”刘皓垂下眼眸。

“有时候……”他说,“我有时会想,到底我哪里做得不够?为什么所有人对我和对叶修不一样?”

“你为什么要跟我哥一样?”叶秋反问。

他注视着眼前刘皓微颤的嘴唇。

“我一直想问你,有意思吗?”

刘皓抬起眼看着靠近自己的叶秋,摇摇头:“我不知道,可能我就是想……”

“但是一个人本来就不可能跟另一个人一样。”叶秋蜻蜓点水一样碰了碰刘皓的嘴唇,“我都办不到,凭什么你能?”

“……”刘皓突然语塞。

“做你自己不好吗?”

“不好,不够好,我这么觉得。”

“所以呢?除了你的人缘不是很好,你的战术和反馈速度好像分都很高,你想怎么样?DUANG地突破天际?脑袋伸出去觉得你最高?如果头上还有云,还有天,你怎么办?”

“我不知道……”

“你还真是贪心啊!”

叶秋的声音从身体内部透出来,带着奇妙的厚度。

 

 

 

“你知道秋天的金花鼠吗?”

“嗯?”刘皓疑惑地回答。

“算一种松鼠吧!小型动物没办法冬眠,所以会在秋季拼命的储存坚果。”

“好像有一点印象。”

“到处藏粮食甚至自己都忘记了,春天到来的时候很多坚果就发芽了。”

“这不是做白工吗?”

“总觉得不够,结果自己也没落了什么额外的好,毕竟它需要和适合的并不用那么多。然而贪婪和欲望让人类进步……只是也会给个人带来痛苦。”

“不好意思,改不了,我现在也想把学校越做越大,开个分校什么的。”刘皓呵呵一笑。

“不用改,”叶秋抬起手,抚了抚刘皓的眼角,“爱恨贪嗔痴,或者七宗罪,只要是人都不能幸免于难。”

“叶少,你到底想我怎么样?”刘皓推开他的手。

“我也不知道,”叶秋笑着,微暖,“接到你电话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开始贪心了,所以这个问题,我现在也没办法回答。”

“……”刘皓无声地抬起一边眉毛,耳朵迅速地热起来。

“别变好了,”男人靠过来,在他耳边热烘烘地说,“再好一点,我会更贪的……所以,还是算了吧……嗯?好不好……” 


基友给我的叶二少真好看呜呜呜

评论(38)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