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12(慎入,邪道) 不爱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一个小东西


12

 

大概这个世界上说着操你的人,最后都会变成被操的那一个——BY,刘皓。

 

刘皓躺在床上想着,床单散发出被加入滴露的清洗液清洁过又被阳光照射过形成的清新气息,和某种男人心知肚明的腥味混合在一起,变成一种充满不安的甜美。

叶秋在他身边靠着床头,裸露的上半身在调整过的日光色灯光里让人联想起沉静瓶中的蜂蜜。

“爽吗?”叶秋问。

“所谓声音听起来很想要是什么意思?”刘皓抬起身子,把下巴放在他大腿上。

“在厕所的时候?”叶秋闭着眼睛,一副在养神的样子,“从电话里,你听起来有些欲求不满。”

他伸手拿起床头的手机,按下播放键。

刘皓在听到自己声音的一瞬间弹起来抢走手机并删除了录音。

“很情色。”叶秋安静地看着他,目光里带着微微的笑意,“这种需求是很值得欢迎的。”

刘皓把手机丢回床头柜,再度趴下来。

他突然想起那个枕头,于是下了床,打开柜子。

撕开包装后空气欢愉地蹿进包装,宛若感慨地发出满足的嘶声。刘皓拍了拍枕头让它重新变得蓬松,把它丢给叶秋。

叶秋抱着那个白鸭绒的枕头看了看,放到自己身后。

“谢谢!”

“一个枕头而已。”

刘皓在地板上找到自己的内裤,重新穿起来。

叶秋拉住他的胳膊,让他坐在床沿上。

 

这是一个高层小区,刘皓的租屋在二十七层顶楼,这种高度隔离了大部分杂音。

屋里很宁静。

叶秋的拇指滑过刘皓胳膊内侧敏感的皮肤,在那个地方激起细小的颗粒。

刘皓朝他慢慢地倾倒过去,有些无奈但并没有考虑停下来。

叶秋吻着他的嘴唇,用一种不大不小的力度。

“谢谢是因为你让我进入了你的领地。”叶秋的嘴唇在很近的地方缓慢地说着。

“你也让我去了你家。”刘皓移开视线,叶秋长得和叶修很像,但是他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分辨这对双胞胎。

“那不一样,”叶秋说,“那只是我其中之一个家,但这里……”

他的手指在刘皓的颈后摩挲着。

“对于一个认为自己缺少很多东西的人而言,分享比较之拥有更多的人要艰难很多。”

“听不懂。”刘皓有些恶意地否定,“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秋笑起来,笑声来自震动的胸膛。刘皓朝下靠过去,伏在男人身上。

“所以,你喜欢我吗?”

“不爱你。”

“我没问那个。”叶秋精准地反驳。

他反手拍了拍身后垫着的枕头。

刘皓闭上眼,认为自己表现得并不想回答。

“就当是喜欢好了,是什么样的喜欢?”

“不知道。”

刘皓说。

“像睡在很舒服的新枕头上吗?”

“叶少,有人说过你话很多吗?”

“我倒是很喜欢你的,难免话就会说多一些。”

“……”刘皓翻了一下身,落在另一边的枕头上。

他朝叶秋背过身,过了很久都没有感觉到男人有任何动作,他忍不住回头去看,发现叶秋正在盯着他,他有些恼怒起来,扯起被子捂住脑袋。

英俊的男人再度发出那种让人不快的低频的笑声,一个吻落在他的脊梁上,轻柔而温暖。

 

叶秋在第二天天还没亮就离开了。

他关门的声音吵醒了刘皓。

他趴在那里眨了眨眼睛,缓缓地爬上叶秋睡过的枕头,把脸沉到里面。

心跳得好像要直接破开肋骨蹦出来。

额上的伤口抽搐疼痛。

叶秋离开之前亲吻过那里。

那块皮肉宛若要背叛他的意志一样响应着男人的亲昵碰触。

 

在那位总是关心别家事的投资人再度询问之后,蓝灵和刘皓不得不出来见第二次面。

“可能是因为你有男票的缘故吧!暂时我认为你是相对最安全的相亲对象。”蓝灵画着烟熏妆,及腰长发绑成高高的马尾,飒爽的白色窄袖衬衫有着缀满蕾丝的领口,七分马裤下踩着猩红的绑带高跟罗马凉鞋,和嘴唇一样的颜色。

“在教育培训这边我有一些熟人,遇到问题时我可以帮上忙。”

她含着一颗棒棒糖,在嘴里转动,呼吸中带着甜蜜的果味,“对我们彼此来说这种约会都有一定好处。”

“我不排斥帮你打马虎眼。”刘皓对蓝灵说,“尤其有可能投资未来人情的情况下。”

蓝灵笑了笑,搅动咖啡杯里的冰块。

“你将来怎么打算?别会错意,我是指结婚,或者跟父母出柜。”她漂亮的眼睛打量着刘皓。

“如果我们只是互相约会利用的对象,为什么要讨论这么深入的问题?”

“交浅才能言深?”女孩耸耸肩膀,“或者,”她喝了一口咖啡,“我觉得我们可以聊聊这些,毕竟勉强算一类人。”

刘皓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感觉自己并不讨厌蓝灵也没有很想跟她关系变得亲密。

“……其实只是这样干坐着有点闷而已。”蓝灵笑着摇摇头,“这个理由怎么样?”

“比其他的要好。”刘皓坦诚地告知。

“你怎么打算?”蓝灵再度问道。

“暂时我还不需要太担心这件事,男人在这方面比女人有更大的便利。以现在的情况而言,就算再过十年,我结婚的事才会让父母感到紧张。”

“是啊!男人在这方面运气是不错的,”蓝灵捧着咖啡杯撅起嘴,“但是你的男票会怎么想?”

“他不是……”刘皓欲言又止。

“你们只是炮友?”蓝灵有些难以置信地问他,“说实话,看起来不像。”她很认真地说道。

“看起来和实际不一定一样。我暂时不想出柜,也没有打算跟他有什么发展。”

“真的?”女孩问他。

“真的。”刘皓回答。

 

就在寒假班马上要满员的时候,另一个电竞培训班在中环轰轰烈烈地立了起来。

扬升在网上看到消息,怒气冲冲地开着车去了一趟,回来后把对方的招生海报砸在会议室桌面上。

“什么意思,我们去找他们的时候说没空来当老师,原来是想自己做掌勺。”

刘皓已经在网上看到了对方大面积铺撒的广告,看着面前海报上被PS抠像出的笑意盈盈的主教练的脸,想到自己和扬升提着礼物上门请求对方来担任学校老师时被拒绝的场景,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这种事情也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已经拉到了投资,那就证明有市场。”

“老刘,你什么意思?”扬升的目光里有火。

“不是我什么意思,我觉得这证明我们选择这个风口是正确的,战队只能找到一些特别优秀的天才苗子,但一来苗子的出现也需要一定的训练环境,二来从事电竞行业的专业人员仍然缺乏,我们的眼光正确,被市场认可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就会出现跟风者。”

刘皓离开座位,去冰箱拿了一瓶冰冻矿泉水递给扬升。

扬升把矿泉水接过去,皱着眉紧张地道:“不管怎么样,竞争已经形成了。带现在有人抢生意,必须拿出个办法来。”

“那是当然的。”刘皓说。

“一定要处理好。”扬升说。

“一定。”刘皓点了点头,“我会尽量想办法,总之先观察一下。”

 

 

火大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夜里。

刘皓没有吃晚饭,他只是喝了一杯牛奶。

他坐在电脑前看着反复播放的竞品投放的GIF广告,一旁报名学员QQ群里跳动着相关的讨论。

刘皓紧张地盯着那个对话框,选择适当的机会去插一下嘴,用一种恰当的方式和语言来稳定已经报名的家长和孩子的心情。

“靠!”

当一个家长在群里发出“明天带孩子过去那边看一看”的语音信息之后,刘皓终于把鼠标砸了出去。

一个电池咕噜噜滚到他的拖鞋旁。

刘皓捏着鼻梁,紧紧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了数次。

他站起身关掉显示器电源,拿起手机,犹豫片刻后拨通了叶秋的电话。

“叶少,如果用不借助你和你家的关系,你能不能帮我一下?”

“什么事?”叶秋在那边问。

“就是一些……经营上的事。”刘皓停下来,过了一会儿才继续下去,“算了,忘了它。”

他挂上电话,双手撑在桌边,低下头。

他撑得住。

刘皓慢慢蹲下去捡起电池,把鼠标重新装好。

他坐回去,打开显示器,思考着打下小心翼翼的言辞,感觉胃部有些抽搐。

 

刘皓熬了整整一夜,暂时劝住了萌生去意的学生家长和学生们已经是凌晨三点的事,之后他试图睡一下,却根本没办法睡着。

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刘皓还是没有胃口吃任何东西,他打了个电话跟扬升大概地说明了一下自己做了什么,然后木然地灌了两杯开水。

十二点时他感觉胃像被人用手掐住一样疼痛,于是躺在床上蜷缩起来,但这并没有带来任何改善。

他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进厨房,打算给自己熬点白粥,门铃响了起来,他头昏眼花地捂着肚子,弯曲得像个虾米一样难受地打开门,看见身穿dior浅驼色大衣的叶秋站在门外。

 

刘皓想说点什么,但脆弱突如其来。

他眨了眨眼睛。

眼泪簌地流下来。

 

 

叶秋伸出手,抚上刘皓的后脑,把他按进怀里。

“小东西……”

叶秋在他耳边叹息…… 


·待续·

评论(1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