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11(慎入,邪道) 相亲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久别那啥啥?


11

学校很快开了起来,进入十月时,由扬升带头,开着商务车领着一帮元老四处看房子。

办公场所要有办公场所的样子。扬升这样说的时候真是一脸春风得意,投资到了账户上,说话腰都挺几分。

人人都是兴奋的,毕竟都不是在学校里的小孩子,过宿舍集体生活多少有些别扭,上班见了下班还要见,总有一种工作阴影挥之不去的感觉。

不过虽然有钱,还是需要节约,租房的地点选在地铁交通短站区间最后一站,不管是前往郊区还是朝市中心都相对方便,而房租又不那么贵得让人眼前一黑。

虽然有同事提出邀请,刘皓还是没有选择跟人一起住,一来是不想跟人一起居住的时候出现任何矛盾干扰了工作时的心情,二来是想偶尔来个人时候方便一些……

他并不是很想去思考,到底会有谁来这个带厕所和厨房只有二十平的小屋,答案越明显,越不想去揭盅。

刘皓的行李很简单,几套换洗衣服,电脑电脑椅,几本当时买来写BP方案的书,都是之前就有的。

这个年月房东都会准备好所有东西,租清水房经常不到东西齐备的房屋一半的价位,从消耗的时间和空间上看就是血亏。

唯一的奢侈的添置是买多一个枕头,靠着看书的时候比较舒服。

是跟同事一起去宜家买回来的。刘皓付账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回答问题。内容大抵上是:“是不是交了女朋友要多买一个枕头啊?”之类,但是一直到他付完帐一起吃完饭也没有谁来问。

也是,不过是多一个枕头,会想那么多的人只有他自己。

刘皓站在房间里,推开衣柜门,把被密封袋封得扁扁的枕芯扔进柜子角落。

额头上的伤已经好全了,胶布已经撕下来,疤痕很明显,但再晒一晒黑也就不会太引人注意。

枕头暂时还是一个就够了。

他拉上柜子的门。

 

叶秋站在落地窗前,美联邦既老迈又充满活力的都市街景映入眼帘。

“你确定?”长相相当有亲和力的医生坐在旋椅上发问,“叶,大部分人保存自己的精子是为防范于未然,但东方人中在你这个年纪的人很少这么做,毕竟他们很少会承认自己……你明白的。 在我们机构的记录中,女性可能会更多一些。”

“我不需要防范于未然,”叶秋看着街道上忙碌行走的人们,“布莱克医生,我很肯定将来会用到它,而且一定会通过你们机构进行使用,只是时间还不能完全定下来。”

“那,如你所愿。”医生耸耸肩,拿起桌上的电话吩咐助理拿来合约。

 

国庆之后的日子刘皓过得相当忙碌,虽然距离寒假还有一些时间,但是假期培训的师资安排和招生广告已经开始进行。

这种忙碌刘皓是喜欢的,他跟扬升去拜访了一些一直留在业内执教的同侪,这些职业选手担当培训老师的名气对于在市场上打开电竞培训学校的名声是很有用的,哪怕只是假期班,毕竟每个选择让孩子尝试走电竞这条路的时候都希望他们得到最好的培养。

扬升从头到尾没有提及叶修,这让刘皓觉得很有些感激,毕竟如果扬升说希望叶修出现的话,他就只能尴尬无比地去见一次叶修,当然他也可以去叶修所在的城市然后说个谎,不管是哪一种无疑都会令人难以忍受。

偶尔刘皓会觉得扬升是不是听说了什么,但他强制自己不要试图去搞清楚这件事,很多时候清楚的事实远远不如稀里糊涂而心知肚明的状态。

在这忙碌的阶段里,他更不愿意情绪变得更多更杂乱。

Z董跟扬升见了一次,追加了极少的投资,但是扬升回来的时候表现得相当兴奋。从扬升那里刘皓得知Z董的行动是一种类似投资方向标一样的东西。

“Z董不需要投很多钱,只要一点点,他背后的人不会做很显眼的事,他们只要做出判断自然有人跟上来抬轿。”扬升激动得抽了好几口烟,弄得头上所有的洞都烟雾弥漫。

“是的吧!”刘皓笑了笑,他大概可以想象这种情况,哪怕学校做不起来,带头大哥的面子至少给到了。

至于Z董是不是介于叶秋的面子决定投资,刘皓同样不乐意多想,虽然他之后摸着手机把叶秋的号码调出来看了很久,但还是没有拨过去。

在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里,两个人并没有互相联络彼此。

时间进入十一月份时,寒假班招生顺利进入收尾阶段,有一位投资人来沪上,扬升拉着刘皓去跟对方吃饭。

“扬升是家庭幸福了啊!听说生了个儿子?”投资人年纪比较大,笑眯眯地喝着鲍鱼粥,“小刘怎么样?立业了,还没成家?”

“有些忙……”刘皓想说还没来得及打算,扬升的手在桌下按住他的肚子。

“正在盘算,成家立业,其实先成家再立业才对,我们小刘也想要尽快定下来了。”

“是哦是哦!”投资人悉悉索索地喝着粥,“男人嘛!想法总是很多的,有妻儿老小就要安定很多了!”

“那是那是,”扬升一直稳稳地按着刘皓,“我妈正好有个认识的,正打算介绍介绍。”

“可以可以。”投资人眯着眼睛,“做事业要风风火火,但是搞起来了,就要安安稳稳,定下心一点一点做好。”

 

投资人吃完饭就去赶下一轮应酬,酒店门口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扬升给刘皓点一根烟。

“怎么打算?”扬升深深拔了一口,烟从鼻孔喷出来,又被他挥手打乱。

刘皓从烟雾里看扬升:“我以为就是说说的。”

“哈!”扬升笑起来,搂住刘皓的肩头,“我还是很希望你定下来的。”

“这样?”刘皓说。

“不然呢?”扬升拍去刘皓肩头的雨水,“事业有成又不想成家的男人,多少有点让人信不过。”

他伸伸懒腰,啊啊地叫出声,回头看刘皓:“其实我没意见,婚姻是一座城,有的人就是不想进去。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没意见的。”

“我只是觉得还早。”刘皓靠在柱子上,后背透进来一股凉气。

“那也可以准备着。”扬升也靠上去,瞥一眼刘皓,“迟早的事,早点准备,至少是个态度问题。”

“你说是就是吧!”刘皓低低地笑起来,“难道你妈真的要介绍人给我?”

“难道不是?”扬升给他一个反问句,丢了烟头,朝停车场走去。

 

扬升的母亲是一个非常热情的阿姨,然而她似乎没有预料到这场相亲的两边都不太有兴趣。

地点是某个网红咖啡屋,选择的时间是下午茶。

刘皓躺在巨大的豆袋上瘫软地坐着,所有人都保持一个非常丧的姿势,稍微软下去一点,都可能不能一下子站起来。

在这种毫无形象的地方毫无形象地见面,结果一般就是要么极好要么极坏。

要么互相给予了绝对的信任,不怕被看到丑恶随性的姿态,要么就是根本不在乎给对方什么感觉。

出身极好的蓝灵穿着粉色配粉蓝色的洋装瘫在对面,她戴着卷曲的黄色假发,指甲上装饰着一群小白兔和蘑菇,朝自己的拿铁咖啡里放糖浆。

“别看我这么可爱,其实我是个铁T。”蓝灵给刘皓看她胳膊上的小老鼠,“说起来你有没有男票?”

同一种人面对面的时候总是容易无所遁形,不管隐藏得多好都一样,按照蓝灵说的就是有着相同的气味。

“不算有。”刘皓叹了口气,他的烟瘾有点轻微地冒出头来。

“再忍忍,”蓝灵也叹了口气,她转动着咖啡杯,转过头去看玻璃外商场里来来去去的人,“最起码要从时间长度上表示一下我们至少交流过,很有诚意的那种。”

 

并没有互相多招呼太多,大部分时候两个人都在疯狂的刷微博和发微信,刘皓感觉既无奈又轻松,他爬起来表示自己要去一下洗手间,蓝灵晃晃杯子。

“去吧!罗密欧。”她吸着咖啡说,“你去了我再去,我也快憋死了。”

被憋死的是烟瘾还是别的什么呢?

刘皓踏进洗手间,打开隔间门,走进坐在马桶上点一根烟。

大商场的厕所也无法逃脱低级下流小广告的荼毒,门上贴着“请勿乱涂乱画”的贴纸,贴纸上满是各种各样的涂鸦。

在“我爱你,周长青”下面是用黑色记号笔写的粗蛮的留言,“额想要,1383414……”,左边是“帅气大哥陪你一夜不寂寞”配图看不清脸蛋的健身半裸男的下品小广告。

刘皓用夹着烟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那些文字,收回手,眯着眼再抽一口。

手机开始震动。

刘皓摸出来,没来得及看电话号码就接通,以为是来监督的扬升。

 

“在哪里?”

他听见叶秋的声音。

“厕所。”

他下意识地回答,闭上眼睛,感到一股热流从小腹蹿了上来。

 

刘皓坐在豆袋上,蓝灵在对面频繁地看表。

叶秋穿着银灰色的风衣从咖啡店门口走进来,单肩背着黑色PARAD公文包,服务生想上前,叶秋摆摆手表示不需要服务,径直朝刘皓这一桌走来。

蓝灵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叶秋,朝刘皓做了个“喔!”的口型。

叶秋看了看刘皓和他面前的清咖,望向蓝灵,微微点了一下头,朝刘皓伸出手。

刘皓有些莫名,但还是伸出手去,叶秋把他从豆袋里拉起来。

失去人体重量,豆袋里的颗粒朝中间陷落,发出沙沙声。

叶秋注视着刘皓,抬手抚了一下他额头上愈合的伤口。

“结账了吗?”

叶秋问他。

“点单的时候就结了。”

“他请的!”蓝灵插话,手指刘皓。

“走吧!”

叶秋抬起刘皓的下巴,吻他一下。

 

“等等等等……”刘皓在直行电梯前甩开叶秋的手,“刚才什么情况?”

旁边推着婴儿车的大妈兴味盎然地朝刘皓看了一眼。

他深呼吸了一下,把旁边的安全门推开走进去,叶秋跟着他进去。

刘皓有些烦恼地靠在墙上:“怎么回事?”

“你接了电话,在厕所。”

“我在厕所接电话和刚才你的举动有关系?”

“有。”

叶秋抬起手,胳膊撑在墙上,渐渐靠近。

“你的声音听起来很想要。”

“什么?”刘皓问完才意识到叶秋说了什么。

他不知如何回答,舔了舔嘴唇,又用牙齿咬了咬。

“所以,其实你不想吗?”叶秋的表情有些意外。

“什么?”刘皓抬起头,眉头纠结在一起。

“你决定吧!”

男人在他耳边呼吸着,声音低而诱惑。

 

刘皓摇了摇头,试图清醒一点。

随后他用双手抱住叶秋的头,用力地啃下去。

“操你,叶秋,”他含糊不清地说,“操!”


评论(1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