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10(慎入,邪道) 错误 肉沫儿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该吃那啥就那啥


10

叶秋穿着黑色的内裤,因为光太暗淡,就显得特别的黑。

像个黑洞一样。

刘皓漫无边际地想着,手伸进去,摸来摸去。

叶秋的手落在他头顶,手指穿过他的头发,掠过耳郭,在耳垂上捏了捏,滑到他下巴上,抬起来,吻落下去,他朝前面把手撑出去,还被套在裤子里,一时之间也拿不出来。

吻是柔软的,舌尖也是,有烟草的味道,是自己抽的烟,那种味道并不香甜,其实不抽烟的人会觉得难闻,然而他也不想问叶秋是不是反感……对了,他自己也抽的!所以无权让他改变。

况且是叶秋自己选的,他要他,那么就没办法了,他是个老烟枪,打游戏的男人们少有不是的,有女的在,稍微收敛一点,那也是一丁点而已。

然后,手里硬了。

就算有烟的味道,不好的味道,也一样硬了。


刘皓有些激动起来,叶秋吻得深了,舌尖纠缠着令欲望沸腾。

这样的秋季的夜,逼仄的破落的房间并没有影响到男人对自己的兴趣,这可耻的愉悦让刘皓变得有些难耐。

他加上另一只手,想拉开叶秋的皮带,叶秋的手从他的领口探进去,抚着他的背。

刘皓抬起头,他的脸在发热,是阔别已久的热度,他已经快要不记得这种温度了,是在什么时候有过呢?想不起来,或许是第一次跟别人亲吻的时候。

叶秋的手拨弄着他背后的皮肤,手心比背后更热。

吻结束了,又落下来,这次在他的眼皮上,嘴唇的力量是温柔的,但还是带来一些疼痛的涟漪。

“疼……”刘皓呢喃着,他的声音带着一种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娇气。

而叶秋顺着他受伤的痕迹吻下去,他昂贵的西装裤顺着腿滑落在地,露出矫健的肌肉。

刘皓放开了叶秋,朝后面靠去,叶秋解开他的衬衫,他本来就只穿了衬衫去吃烧烤。

靠着马桶水箱,刘皓注视着叶秋的手,和叶修的手指一样,叶秋的手指修长而动作优美。

他打开他的纽扣,一颗一颗地。

刘皓呻吟着,他有一种幻觉,在这低暗的光里,叶秋剖开了他的胸膛。

胸口有大片的瘀伤,在昏黄的灯光的混合下呈现为可怖的阴影,叶秋微微地皱着眉头,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刘皓的胸部,柔和地推挤。


痛苦与快感几乎是同时降临的。

刘皓无力地瘫软下来,他注视着面带不快的叶秋,发现他的眼睛在这样昏暗的环境中显得异常的透明。

两个人都一言不发,叶秋停了下来,他脱掉自己的衣物,捡起裤子扔到洗手台上,然后把刘皓剥光。

他弯下身子去抱他,这里没有浴缸,只有可怜的喷头和淋浴帘,刘皓顺势站起来,软软地靠着男人。

帘子被拉起来,叶秋冲洗着刘皓身上那些烧烤留下的烟火的气味,以及他自己身上的味道。

冲洗的时间没有很长,刘皓躺在床上时,两个人都带着劣质的沐浴液的气味,像两个走动的香水瓶。

卧室的光亮了一些,但也只是一些而已,大灯竟然是坏的,能打开的只有墙壁上那个老得要命的玻璃壁灯,刘皓觉得它的样式看起来大概比他的年纪都要大一些。

叶秋叹了口气,长长的。

他不知道在叹息什么,或许是太小的床,又或许是旁边湿润的毛巾散发出来的象征干净却有些难闻的味道。

叶秋低下头,在刘皓身上按着,那些瘀伤在经过一些时间以后看起来变成深色,看起来远比当天晚上要可怕。

“像在身上纹了地图一样。”叶秋检查着刘皓伤痕遍布的身体,他把他翻过来,揉了揉他的臀。


这种揉面团一样的方式让刘皓咬住了嘴唇,然后他又被翻回来,叶秋用手按压他有瘀痕的地方,似乎想要让那些看似恐怖的伤势缓和一些。

刘皓觉得尴尬,他感到疼,也感到兴奋。


最近LO很严,避免河蟹请: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1583097627015


结束的时候刘皓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他安静地躺在揉的乱七八糟的床单和被子里,自己看起来也乱七八糟。

叶秋走进洗手间,哗啦的水声传来,刘皓吞了吞唾沫润泽干涩的嗓子,叶秋拿着热毛巾出来擦拭他,一遍又一遍,然后走进去清洗自己。

刘皓躺在床上等着,叶秋走出来,爬上床,把刘皓拉过来一些,盖上被子。

老空调呜呜地吹着风,伪装成这小房间里循环着新鲜的空气。

刘皓拥抱着叶秋细瘦有劲的腰,枕着他的胸膛,伪装成自己拥有一个可靠而让人安宁的男人。

他闭上眼睛,觉得这是一个美好得让人心痛,所以只能浅尝辄止的梦。

而叶秋看着从地球另一面传来的信息,手指抚摸着刘皓蓬乱的头发,听他呼吸渐沉。

他低下头,小心地撕开一点胶布,检查刘皓额头上伤口的愈合情况,又贴回去,按一按,轻轻落下一个吻。

待续


评论(1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