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09(慎入,邪道) 请客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9

刘皓一大早就离开了叶秋所住的小区。

当他站在街上时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这是哪里,只好用手机打车叫了一辆的士。

他当然应该回宾馆,然后继续去要钱,虽然鼻青脸也肿,但在遥远的地方还有人在等待一个结果,不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就不能只是紧着自己。

他这样想着,看见路边有个便利店,走进去买了一瓶水,店主是个老太太,收钱的时候多看他两眼,并没有因为他脸上有伤就表现出害怕。

他转过身走出去,听见老太太在后面跟他说话。

“小伙子,没事早点回家歇着,好好养养。”

刘皓当做没有听见一样,他吸了吸鼻子,接了电话,坐进开到面前的车里,报了个地址,一路无话。

回到宾馆收拾了一下,刘皓打个电话给昨天的介绍人。

“李哥,你说还有两个投资人今天带我去认一认。”

“……你昨天那个样子,还能行吗?”介绍人的语气是疑惑的。

刘皓叹了口气,笑起来:“钱的事,投资的事,不行也得行啊!”

“那你昨天那么暴脾气!”介绍人忧心忡忡地说,“你等我过来先看看你。”

“行!宾馆见。”

 

挂了电话,刘皓到洗手间去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脸,虽然看起来还是很糟糕,但总觉得比刚才要好那么一丁点。

他扒着头发瞧了一下额头上的伤,就贴胶条的位置看怎么都会破相。但是他竟然觉得不是很在意,并不是因为作为男人受伤没有关系,而是想起了叶秋。

昨天晚上只会比现在的他看起来更惨,既然那样都没有关系,那么破相也没有什么所谓。

刘皓冲着镜子笑了笑,回到屋里。他静静地在连锁酒店廉价的沙发椅上坐下,望着雪白的墙壁。

 

已经不是当年。

他这样想。

 

当年,叶修刚离开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可以大展拳脚……

不,是更早的时候,他认为自己是可以赢叶修的,他不但可以赢,还可以成为一个非凡绝伦的人,可以在自己喜欢的电竞道路上走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成就。

或许是那种后者会追到,但是前无古人的成绩。

是的,他相信自己是特别的,所以无所谓达到这个目标要用怎样的手段和方式。

并没有什么挣扎,给别人套小鞋也好,更多的想着自己也好,从来没有所谓的后悔的感觉。以来是知道没有用,二来是相当地清楚,这是为了爬上更高的地方。

然而并不是那样的。

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着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佛祖。

没有那么伟大,甚至谈不上在这个社会上成为一个“成功”的人,哪怕是过最平凡的生活,说不定都要耗尽力气。

 

于是。

于是!

终于开始感受细微的东西,就像变回了婴儿时代,连母亲的抚摸对柔嫩的皮肤都是难以忍耐的痛楚,也因此开始感觉到自己降低标准之后是多么容易被讨好和满足。

即便只是肯定了叶秋不在意他破相这种屁大的事情,竟然也能够产生相当程度上的安心。

且喜悦着,并为这喜悦而悲伤。

 

介绍人进门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刘皓露出一个笑容,扯得伤口疼。

“不怪我没跟上去吧!”介绍人当时看到两边打起来也蒙了圈,一开始拉扯一下,后来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再然后刘皓和地中海去了医院,他就干脆回了家。

也打了电话,但是刘皓的手机在充电,并没有什么回复。

刘皓摇了摇头,笑比哭难看地小心问:“郑董的事……对今天的会面有影响吗?”

“要有事我就不过来了,”介绍人伸个懒腰打了个呵欠,“没睡好,昨天你们的事差不多算我朋友圈地震了吧!郑董这个人,风评一直不好,大家都说他迟早有一天栽,没想到就在昨天。”

刘皓当然记得叶秋在医院对地中海说了什么,之后怎么样了他并不知道,但听到介绍人的话也不至于反应不过来。

“他今天一早坐最早的飞机离京了,”介绍人别有深意地看着刘皓,“小刘,说实话,你的能量很大的啊!这样一声不吭是不是不太好?”

“没有啊!”刘皓辩解,“只是点头之交而已,如果不是昨天闹得太过分了,也不会这样。”

“倒也是!”介绍人点点头,“昨天那个架势,说不定你就得上医院躺几个月的,难怪人家要干涉一下。那走吧!我跟另外两位投资人约好时间了,一口气都见了吧!”

 

跟着这位介绍人上了他的车,刘皓就知道他其实根本没信刚才的话。那些行为举动里透出来的小心和语气里陡然增加的亲热劲儿都证明了他的推测。

刘皓自然乐得装傻,累了一下午辗转两个地方,投资人没有不刁钻的,但是这一次不太一样,两个人都没有太折磨人,不但表示要投,甚至其中一个还提及比较具体的操作方式。

成面并不小,刘皓揣摩了一阵,介绍人送他回宾馆时也这么说,心头大事算解决了一半,他回到屋里放松下来,躺在床上想,多半还是因为叶秋。

一旦决定了会继续下去这种肉体上的关系,他反而对于彼此之间的影响更加在意,尤其是在事业上的。

事实上就是那样,不管叶秋给还是不给他利用,实际上都会都会造成波动,就像水在石头的表面流淌,看起来石头是固定的,但是千百年后大概就冲刷成了圆形。

刘皓想了想,拨通了叶秋的手机。

 

叶秋在办公室里接了个电话,他正在看报表,电话亮起来,是叶修。

“刘皓是怎么回事?”叶修开门见山地问。

“是谁说的?”叶秋把报表放下,大班椅转一圈,面向落地窗。

“这种事你还用问我?”叶修淡淡地说,“怎么了?”

“他想搞一个电竞选手培训学校,找过Z董,这两天上帝都拉投资,遇到个坏东西,昨天打起来了,差点出人命。”

“我说的不是这个,是你。你是怎么了?”叶修还是淡淡地。

叶秋沉默片刻。

兄弟之间,尤其双胞胎兄弟之间,有的东西是很难隐瞒的。

“就那样了。”叶秋终于说。

“哦!”叶修说。

“哦?”叶秋反问。

“你想要建议?”叶修反而有些奇怪了。

“不想。”叶秋低低地笑,“只是觉得我们毕竟是兄弟。”
叶修那种说走就走的德行,其实他也有。

是的,就那样了。

值得吗?会怎样?有没有未来?要如何发展?都不去想,他也是会这样的。

 

挂了电话,叶秋换保密手机拨了个国外电话。

“下个月我会过去一趟,是的,有需要,我已经下定了决心。“

叶秋说着,那边刘皓的电话打进来,这边就迅速挂掉了。

“明天晚上有空吗?跟你道个谢。“

刘皓说。

 

刘皓坐在烤串摊的空位上,旁边热火朝天的穿梭着大嗓门的服务生。

“六号——六号的烤腰子!”

“这儿的!”刘皓喊,一盘两个腰子丢过来,冒着油泡,散发着迷人的香味。

叶秋在路边停下车,刘皓朝他挥挥手,他走过来坐下,刘皓把盘子朝他推一推。

“吃!趁热。”他说,“请你。”

叶秋看着腰子,眼神略深了一些。

“这样不好。”他说,“可能会会错意的。”

“没错。”刘皓把头扭过去,看烤串师父面前冲起来的热辣的橘色火焰,“我开好房了,在对面。”

 

叶秋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小的宾馆房间。

逼仄到可怕的地步。

坐在床上腿一伸,还伸不直,就能踹到电视柜。

房间里没有什么古怪的味道,但能感觉空气有些湿。

拉开落地窗帘一看,窗外是蓝天白云,然而连窗户都是画的。

顶上窗帘杆子后面才是真·窗户,一个长方体小小的换气窗,总觉得冷不丁会有人在那探个头。

“洗澡!”

刘皓说。

“身上都是烤串味儿。”

叶秋走进洗手间,又走出来。

“睡袍呢?”

他问。

于是刘皓和他一起走进去,架子上只有浴巾和洗脸毛巾,在不很明亮的灯光里散发出一股消毒水味儿。

“不穿了吧!”刘皓尴尬地看着叶秋说,“反正,都是要脱的。”

叶秋盯着他。

“靠……”刘皓说,“我昨天就该回去了,今天住宿不能报销。”

叶秋还是盯着他。

“想省钱不行啊?”

刘皓说。

叶秋抓住他的衣服,把他拎到面前来,吻他。

洗手间窄到令人心碎,刘皓后退一点,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

真是糟糕透了。

他想。

伸手拉开了眼前叶秋的裤链。


评论(28)
热度(87)